8fqqz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美食從和麪開始討論-第1534章 我勸你好自爲之【4500字】讀書-htjzd

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一品豆腐这道菜,主要看的是卖相,不过涉及到具体的评价,自然还是要品尝一番才行的。
不然的话,光凭借外表来打分,万一味道方面有什么缺陷,这就成大型翻车现场了。
所以,这道菜一般情况下都是先观察卖相,通过卖相来确定菜品的大致分数和评价,然后再品尝一下,看味道和口感方面,到底是加分还是减分。
再讲究卖相的美食,最终还是要吃进肚子里的。
所以品尝,是评价一道美食无可避免的一步,也是品评人最享受的一步。
因为再美妙的视觉体验,也没有直接接触,直接把食物放进口腔中慢慢咀嚼来得过瘾。
老爷子装了一波逼之后,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对郑光耀说道:“老郑,这里就你岁数最大,当年还曾经是厨师长,你先尝尝。”
说话的工夫,这道一品豆腐就转到了郑光耀面前。
為師與爾解道袍 清風渡
老爷子关掉了桌子的转动功能,盘子稳稳的停了下来。
郑光耀也没拒绝,作为鲁菜师傅,对清鲜类的菜品太有经验了,而徐拙做的这道菜也足够雅致,让郑光耀刚刚就有些一尝究竟的念头。
他拿起勺子,从豆腐的边上轻轻挖起一勺带着一丁点儿馅料的豆腐,然后送进嘴里,慢慢品尝起来。
“嗯……这道菜不错。
豆腐入口爽滑,有点吃果冻的感觉,但却没有果冻那么弹牙,整体来说非常润。
再加上淡淡的咸味和胡椒味,让这道菜吃起来很顺口,有点吃蛋羹的感觉。
小拙在做的时候应该加了猪油,香味儿很足。
豆腐里面的馅料也很不错,吃起来鲜香味美,咸味并不浓郁,跟豆腐掺在一起恰到好处。
总体来说,这道菜做得非常完美,我年轻那会儿,可没有这水平。”
说完他把盘子往旁边一推,对身边坐着的戴震霆说道:“老戴你也尝尝,小拙这手艺可真是不错。”
就这样,大家轮流着品尝了起来。
每个尝过的人,都对豆腐的口感和味道有了新的感受。
吃之前,他们已经预估了菜品的口感和味道,然而等豆腐入口之后,才发现预估的有些不足。
魔女天嬌美人誌 潛龍
味道居然有点超乎想象。
这下,大家总算理解刚刚徐济民为什么要装逼了。
要是自家的孩子有这么高天赋的,怕是天天拿着大喇叭在街上广播。
他们一边品尝一边聊着一品豆腐,而厨房里的徐拙则是开启了批量制作。
这道菜相对来说比较清淡,而且食材丰富,口感一流,所以徐拙已经决定,把这道菜作为店里的主打菜上新。
也算是给新店开业一个好的彩头。
新店开业,肯定有各路人马过来评测,这个时候,得尽量把A级类菜品展示出来,争取让四方食府一炮走红。
同时也让那些准备过来找茬蹭热度的人闭上嘴巴。
当然了,真正想挑刺的人,你不管怎么防范都防不住的,徐拙能做的,也就是尽量把菜品做得无可挑剔。
徐拙一口气做好了十来份之后,让服务员端着给各个包房的宾客送过去,让大家品尝。
跟老爷子那边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待这道菜不同的是,其他包房的客人,全都被徐拙这道一品豆腐给折服了。
全国各地有很多叫这个名字的菜品,但只有徐拙做的一品豆腐,才真的当之无愧。
因为不管从味道口感还是卖相上来说,都无可挑剔,特别是那滑腻腻的口感,真有点吃蛋羹的感觉。
对于大家的反应,徐拙倒是很淡定。
毕竟这是A级菜品,差不多已经是菜品中的巅峰等级了。
所以好吃到无可挑剔也很正常。
中午的生意很好,门口排着长队,还有不少粉丝特意过来,没时间吃饭,只凑在前台办了张卡充点钱,就匆匆离去。
用这种方式来支持徐拙,支持自己喜欢的偶像。
除了这些人之外,更多的还是被菜品的味道打动的顾客。
比如老杨头,看到今天的充值折扣公告,二话不说就给自己充了二十万,还表示以后逢年过节家里聚餐的时候,就不在家里做菜了,而是领着一大家子人来店里,坐在装潢考究的包房里,吃着店里精致的菜品。
这不更香嘛。
跟老杨头一样想法的,还有附近的其他邻居,大家也都办了卡,进行了充值。
陛下——本宮來自現代
今天充值有优惠,而且还送餐饮券,再加上这些人不咋缺钱,所以都充了不少钱,甚至有几个老头还凑在一起比了一番,觉得比人家的少了,又充了几万块钱。
老年人也喜欢攀比的。
一天下来,店里光充卡充了上百万,这让原本还怀疑五年能不能回本的廖志恒,顿时张大嘴巴,有些不敢相信新店的人气。
不过这对徐拙来说,完全没啥惊讶的,因为在省城那会儿,四方酒楼开业当天,生意也好得出奇,来办卡的顾客络绎不绝。
现在这种情况,只是基操而已。
三國之化龍
等过几天开始大面积宣传的时候,生意应该会更好。
有些饭店,新店刚开业就开始铺天盖地的宣传,这是为了打响知名度。
而四方食府不需要这样,知名度已经够高了,所以今天开业,宣传方面也只是常规而已。
深藏不露:世家天才小姐
市场部那边打算下周再进行高强度的宣传,因为这样可以让店里的员工假装食客在网上刷一波餐后感。
比如在知乎上提问,四方食府已经开业一周了,京城的人是怎么看待这家网红饭店的?
然后另外一个账号,冒充吃过的顾客,来一番连图带视频的精彩点评,点评结束后再让李浩的公司把热度刷上去。
这不就妥妥的出圈了嘛。
至于微博等平台就更简单了,直接把数据刷上去,同时徐拙这边配合着出两期视频,再密集的发几天微博,把店里的里里外外晒一遍。
热度自然而然就上来了。
等热度上来之后,生意自然就会上门。
毕竟人的好奇心是很强的,特别是那些有钱有闲的人,会不自觉的产生好奇心理,在某个时刻,就会产生过来打卡一尝究竟的念头。
傲世九天 韓墨
假如好处,这又多了一个帮忙宣传的自来水。
假如对方不满意,在网上各种差评,那就用小号说对方是黑粉,是水军。
这些操作现在基本上已经是网上的正常现象了,几乎所有的行业,所有的企业都会这样做。
经营方面的事儿,徐拙是不怎么过问的。
开业后第二天,徐拙在机场,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前来参加开业典礼的亲友。
比如特意从扬州过来的郑光耀和烹饪学院的领导们,比如从浙江来的戴震霆和庞世杰,比如从上海来的赵光明等等。
大家都挺忙的,不能在京城多呆,所以参加完开业仪式之后,便坐飞机回去。
毕竟徐拙也挺忙的,大家就算留在这里,徐拙也腾不出时间陪着,还不如回头不忙了,再约个时间聚聚呢。
除了这些走的人,还有一些留下来的。
无上血脉至尊 悲伤的蛤蟆
比如张跃进,他会在京城呆一段时间,好好把他弄的那个供应商联合经营的事儿给处理好。
参与这事儿的人不少,徽州的望月楼、长沙的湘满楼、扬州的第一楼、京城的季家烤鸭店、中原的赵记私房菜、魏家酒楼、徐家酒楼等等跟徐拙关系密切的饭店,全都表示会参与进来。
除了这些店之外,鲁菜厨师联盟和中原那边的餐饮行业联合会,也有不少店家感兴趣。
毕竟跟着大佬有肉吃嘛。
而且就算这事儿不成,至少还能蹭着徐拙的热度宣传一波,怎么算这事儿都不亏,所以大家都表现出了很大的热情。
从机场回来后,徐拙就一头扎进厨房里,开始忙着做菜。
一连做了三天,把他掌握的C级以上的菜品全都做了个遍,甚至连店里没有上新的菜也做了出来。
这些菜有的是送给前来打卡的粉丝吃了,不过更多的,却是进了后厨厨师们的嘴里。
让厨师吃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让他们解馋,而是为了提高他们对菜品的理解能力。
只有这样,这些厨师们才能更快的领悟菜品的真谛,做出来的菜品,也会更加地道和美味。
第四天的早上,徐拙刚来到店里,就接到了张跃进的电话。
“小拙,上午你能不能抽空来我这边一趟?我们商量了几天,打算今天签署一份意向协议书,大家都希望你能出面做个见证人。”
徐拙一听,自然满口答应了下来。
见证人这种事儿,其实前两天徐文海回去之前,已经给徐拙提过了。
这次的联合经营,假如是徐拙提出来的,自然不需要找个见证人什么的,因为徐拙的名字就是个巨大的金字招牌。
除非徐拙不打算要自己名声了,不然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名字有污点。
但张跃进不一样,张家虽然跟徐家走得近,但毕竟不是一家人,而且大家对张跃进也不太熟,这次也是因为徐拙的缘故,大家才觉得这事儿挺有奔头,不过具体行不行,真不能拍脑袋决定。
得好好考虑一下。
鉴于大家不能一直留在京城,所以就打算先签署一份意向协议,回头大家可以在群里慢慢聊。
尽可能的把所有漏洞部分都堵上,同时也尽量争取自己的话语权。
徐拙没有着急去找张跃进,而是自顾自的来到餐厅,准备先吃点早餐再说。
今天的早餐是豆浆油条,配上其他几样小吃,相对来说比较清淡,不过吃起来味道却很好。
徐拙给自己盛了一碗豆浆,里面放了两勺白糖,又夹了两根油条,盛了一小碟咸菜。
他端着这些吃的来到一个空位上,刚坐下来享受这份早餐,郭兴旺就凑了过来:“徐拙,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徐拙捏着炸得香酥的油条咬了一口,好奇的问道:“发现什么了?”
郭兴旺说道:“我发现北方很多人居然是甜党!”
徐拙:???
他还以为这货在工作中有什么发现呢,结果就来了这么一句。
最近追窦艺琼,追得脑子透支了?
郭兴旺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徐拙面前的豆浆说道:“就拿这豆浆来说,北方人喜欢放糖,倒是南方,有好多地方都喜欢喝咸豆浆。”
徐拙笑着摇摇头:“你说的这个就太绝对了,就拿豆腐脑来说,北方好多地方都喜欢吃咸的,像中原有些地方,吃豆腐脑的时候,甚至还喜欢和胡辣汤凑成两掺,这样掺在一起吃,可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说完,徐拙继续吃了起来。
郭兴旺却没急着离开,还在小声嘀咕他的“伟大发现”。
徐拙端着豆浆喝了一口,冲他说道:“等会儿我要去宾馆那边签署一份协议,你家富婆应该也会去,你要不要一块儿去看看,顺便跟郭爷爷告个别,他好像今天中午的飞机。”
郭树英没有着急走,而是在京城多呆了几天。
一来是了解一下张跃进弄的这个联合供应的事儿,二来则是跟季文轩老爷子等人多聊聊天。
而他这次来的时候,还带了望月楼的几个运营,特意去公司那边取经,所以多呆了几天。
不过今天,他也要告别离开了,毕竟徽州那边还一堆事儿呢,而且郭树英打算明年去上海开一家新店,增加望月楼的影响力。
这些事儿全都需要郭树英来处理,所以比较忙一些。
郭兴旺一听,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啊?她昨晚在微信上问我的问题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呢,这会儿见面的话好尴尬。”
人道至真
徐拙:???
你俩开局那么好,咋就转到网恋这方面了呢?
现在创造个见面的机会,这货居然一脸见光死的表情。
啧,越来越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
徐拙一副过来的人表情叹了口气,随即问道:“啥问题啊,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能帮你回答呢。”
徐拙没有笃定说自己知道答案,而是用了说不定这个比较含糊的词汇。
原因就是,他的人设实在是太出名了,出名到他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处理感情问题,所以干脆一笔带过。
郭兴旺说道:“是这样,昨晚琼琼问我,吃豆浆豆腐脑或者豆花的时候,是选择甜味好还是咸味好,我当时脑子一抽,说了个鸡肉味儿。
结果她就不依不饶,要我做给她吃。
徐拙,你能不能帮我做出来,我觉得很有研究价值啊。”
徐拙:“……”
我已经第三次无语了。
人家问你个问题,你居然走神到这种程度。
幸好你家富婆脾气好,要换成网上那些擅长用钢丝球的富婆,这么漫不经心的敷衍,绝对会给你来一次酷刑。
他起身,拍了拍郭兴旺的肩膀说道:“我劝你好自为之,反正我是帮不了你了。”
饭后,把早上的工作安排妥当后,徐拙便溜达着去了不远处的那家被张跃进定为根据地的宾馆。
—————
他到的时候,张跃进他们正在吃酒店提供的自助早餐。
等大家吃完后,便一块儿来到会议室,开始签署那份意向协议书。
徐拙作为见证人,刚把名字签上之后,系统的提示音突然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叮,宿主促成行业进步,特奖励B级川菜菜品——鸡豆花,恭喜宿主。”
徐拙:啊这……
这不就是窦艺琼要的鸡肉味的豆制品吗?
凤煞天下,狂傲世子妃
这算不算是量身定制?
不过狗系统最近一直薅川菜的羊毛也是挺有意思的,下次总不会给开水白菜的做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