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8f32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 線上看-第九百八十二章 誘惑推薦-e5oqb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船坊吃力之后拍打着江水,撞击着与之相连的船坊,发出‘哐哐’的轻响声。
可不知是不是害怕弄出动静,引起了监管者的注意,隔壁船坊明明有人在,却硬是一声都不敢吭,与前方热火朝天的战鼓声、呐喊声相比,仿佛一片死寂。
船舱内的几个女人噙着眼泪,提心吊胆的等着船身的动荡平息。
那‘喵喵’惨叫的白猫在女子极有耐心的安抚之下,也逐渐平静。
等到一切归于静谧后,那抱猫的女人才接着说道:
“张将军退守沈庄之后,李国朝便率部而至。”
沈庄富甲天下,人尽皆知。
这里的人富有,城中蓄满了粮食、钱财等。
“除此之外,”抱猫的女子突然说出一番令宋青小颇感意外的话:
“李国朝也受高人指点,说沈庄乃是绝佳的养龙之地,若攻下此地,在此登基称帝,便能建不世之基业,血统能传承千秋万代、生生世世。”
宋青小听闻这话,不由啼笑皆非。
“所以半个月前,李国朝的队伍便围困了此地。”
从李国朝举事至今起,虽说早期吸引了不少民众携家带口的奔逃,可这群人只是乌合之众,李国朝既要应承当年曾经许下‘共分田、粮’的诺言,又要维持这么大的队伍,除了烧杀抢掠,别无法子。
时间一长,民众怨声载道,他已经走投无路,是必定要拿下沈庄的。
“队伍中的粮食已经不多了,而李国朝性好奢靡。”
他自小生于贫穷,却自命天王下凡,不甘于一辈子贫苦。
一朝得势,生活穷奢极欲。
部下大多喜好与他相仿,顿顿粮食铺张浪费,围打沈庄半个月不下,随着粮食短缺,军中人心已经涣散。
“所以自两日前,战事越发密集,已经有人开始商议要杀红营的姐妹,以渡过这个困难时期。”
所以这些船坊中的候选奴妾视红营为地狱,而这些负责监管奴妾的巡使权力便大到了不可想像的地步。
他们掌控这些女人的生死,一句话就可以令她们坠入地狱。
大家背地里既是有心想要争宠,争取机会得到李国朝的宠信,进入黄营之中,一跃成为人上之人。
但同时又害怕闹出太大动静,没有引来李国朝的注意,却引来这些极为难缠的监管巡使。
“您杀死的这个人,原是很有来头的。”抱猫的女子目光落到被宋青小踩在脚下的尸体上,露出既是厌恶、痛恨,却又夹杂着害怕的眼神:
“他有亲戚,是李国朝身边的近臣,全家都很受重视——”
网游之武破天下 百日蓝
如今死在这艘船上,若是被人查了出来,恐怕整艘船坊的人都要受到连累。
她剩余的话没有说出口,但其他人显然都想到了这样的后果,不由开始轻声的啜泣。
先前宋青小进来的时候还彼此尖酸刻薄说话的几个女人这会儿也不争吵了,绝望的气氛在船舱内开始蔓延。
那年纪最小的女子抱紧双膝,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带着哭音道:
“我不想进红营,我不想进红营——”
“我是侍候过大王的人。”
“侍候过大王的人多不胜数,大王早不记得你是谁了。否则怎么不封你夫人之位,还让你住在这船里?”
几女没和平超过一分钟时间,又开始彼此攻击。
那年纪最小的女子一听这话,气得眼睛都泛了红:
“总比你好,人老珠黄,没人要的东西……”
抱猫的女人冷笑着看着这一幕,眼中带着几分讽刺。
“别吵了,你们是不是想再引来人?”
她这话一说完,原本还在争吵的几女顿时噤声。
但隔了一会儿,又还像是十分不服气:
“还不是怪你?若非你的猫叫,哪里会惹出这么大动静?”
“就是!”
“依我说,这年头,人都活不下去了,更何况还要节衣缩食来喂猫?不如杀了猫,大家分食打打牙祭,既能填饱肚子,又能消灾解祸……”
“你们闭嘴!”
抱猫的女人一听到大家打起她养的白猫的主意,顿时如被碰到逆鳞,也失去了冷静。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争吵,虽说压低了声音,可是表情狰狞而凶狠,言语恶毒,仿佛对方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们其实心知肚明,真正引来了巡察的监管的是宋青小。
甚至杀死了那男人,惹出祸事的也是她。
可她一来就表现出强悍镇住了众女,竟使得这群女人根本不敢责怪她,甚至争吵之间翻起了老账,也提也不提她半句,倒令宋青小有些无语。
“好了,别吵了。”
她斥了一声,先前还恨不能以眼神杀死对方的几女顿时停歇。
“这里就是永清河,抓起尸体,将其扔进水中就是。”
几女一听这话,愣了一愣:
“扔进河里?”
宋青小微微颔首,那抱猫的女子有些迟疑:
“这样不会被人发现吗?”
“谁来发现?”宋青小看了她一眼,反问了一声。
近来战争绵延,河中尸体多不胜数,扔了一具进去,混进尸堆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只要大家闭口不言,根本不可能有人发觉此事。
“可是,可是……”年纪最小的女子结结巴巴的道:“此人来历不凡,他的亲戚是大王身边的近臣——”
她话没说完,宋青小就露出淡淡的笑意:
“船上的人多不胜数。”
天剑灭圣
光是这些关押女子的船坊便有十几艘,更别提还分了黄、白、红三营。
要想管理这么多人,根本不是一个人可以干完的事儿。
所谓的亲戚一说,最多借此身份狐假虎威谋些便利,不可能周到的处处留意此人生死。
“更何况,”她一脚踩着尸体,双腿微分,上半身倾斜下来,与跪坐在地面目光含泪的少女眼神对视:
“亲戚也分有没有用的,人活着的时候此人才是亲戚,死了不过就是一具尸体。”
散碎的头发从她脸颊两侧落了下来,将她双颊打出片片阴影:
“战乱时期,每天死了那么多人,少了一两个人,根本不会有人察觉的。”
宋青小的话带着极大的诱惑力,尤其是对于此时走投无路的几个女人来说,更像是绝望之中一根救命的浮萍:
“只要你们都不说,就没有人会知道他死在这里。”
她放柔了语气,诱哄着:
“你们几人将尸体抬出去,悄悄的扔进江中,再回来打扫干净此地,就算事后有人追究,但江水早把他尸体冲走,又有谁能查出端倪?”
到时大家都有份扔尸体,这件事情成为大家心中的秘密,彼此都会守口如瓶,自然相安无事。
几个女人顿时被她诱惑,听到这里甚至觉得很有道理,不由连连点头。
那抱猫的女子神色微微一变,像是有些诧异,又像是有些怅然、后悔,但这抹情绪很快消失,竟化为一丝兴奋。
“既然这样,我们就需要快些行动了。”
她一手抱猫,一面往那被宋青小拧下来的脑袋处走了过去,恨得咬牙切齿的将这人头抓着头发提起。
人头的脸上还残留着惊讶,仿佛并没有料到自己会这么快死在宋青小的手里。
“快点……”
她其实还是有些害怕,怀里的猫在看她提起人头的刹那,发出‘喵、喵’的凄厉叫声。
女子的手抖个不停,导致她连猫都有些抱不紧,却仍死死抓着那白猫,深怕一放手便会将其丢失。
其他几个女人都十分害怕,不知是因为对于抛尸感到恐惧,还是因为对于此人残留的恐惧,令她们哪怕赞同了宋青小说的话,却没有人敢鼓足了勇气去动那具被宋青小踩下脚下的尸体。
暴力小仙後:上神,我不下蛋
就算是那抱猫的女子催促,几人却一味的啼哭,不住的咬唇摇头,不敢起身。
“这个时候,没有人可以帮助你们。”宋青小手肘撑着自己的大腿,冷冷望着几个面露绝望之色的女人:
“可以帮助你们的,只有自己。”
她的话语十分冷酷,令得几个女人又是无助的流泪。
“越是优柔寡断,越是容易被人发现。”
她偏侧了下头,清晰的看到了少女眼中的惶恐之色:
“不如早点儿动手,还有一线生机。”
宋青小说完这话,那抱猫的女子低垂下头,以脸颊贴着猫的脑袋,一手还提着人头,没有出声。
“你们是人,并不是所谓的军需。”她语气不疾不徐,说的话却令得几个原本还在嘤嘤啼哭的女子一愣:
“身处乱世,是你们的不幸,但就算如此,也有活下去的方式。人家不把你们当人,你们才更需要把自己当成人,谨记自己并不是只有麻木认命。”
她踩了踩脚下的那具尸身,含着笑意:
“你们看,他并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可怕,事实上他也一击就倒,脆弱得很。”
吓住了她们的,只是李国朝建立起来的欺凌女人的制度。
他打压这帮女人的意志,令她们失去反抗之心。
宁愿彼此之间相互仇视,却生不出奋死一搏的勇气。
她们相互监视,既是李国朝制度下的受害者,也成为拥护者,彼此出手抓打之间言语凶狠,却不肯齐心合力,这种认命比什么都可怕,腐蚀着这群女人的内心。
直到此时宋青小的意外闯入,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平衡。
“若他不死,你们会被他抓住把柄,投入红营。”
而现在他死了,要是被人发现,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一样而已——“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拼一拼?”
宋青小的话逐渐戳中了几个女人的内心,令得原本惧怕的几女开始动摇,脸上露出挣扎之色。
“这样吧。”宋青小轻轻的叹了口气,“你们将尸体抬出去,扔进江里,若是被人发现,事情败露,反正人是我杀的,与你们无关,到时把所有罪行推到我的头上,绝不牵连你们。”
她这话一说,几女顿时像是顾虑大减,松了很大口气。
“现在,过来抬尸体。”
宋青小将她们的反应看进眼中,不由抿了抿嘴唇,又踢了踢脚下的那具尸身。
几女还有些害怕,但好在已经不再像先前一样哭哭啼啼。
过了一会儿之后,那年纪最小的女子鼓足了勇气,往宋青小的方向爬了过来。
她一动后,其他几人也跟着动了起来,试探着抓住了那尸体的手臂。
人死之后尸身极沉,可是这种沉重,却没有办法与几人心中的恐惧相比。
几女一旦决定动手,便再无退路可言,当即使出浑身力量,将这无头尸身竟抬了起来。
那抱猫的女子抬头看了一眼众人,又怔怔的看了一眼宋青小,目光之中像是闪过一丝水光。
“乔儿姐姐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决定干了这事儿之后,几人终于恢复了平静,其中一人有些不大自在的唤了抱猫女子一声。
那抱猫的女子显然也不大习惯被人如此称呼,有些扭捏的应了一声,撩起帘子出去看了一眼,接着轻声道:
“没人。”
船靠着江,两侧都是船坊,但好在其他船里的女子不敢轻易外出,深怕坏了‘规矩’引来祸事。
因此几人发出这样的动静,竟都没有人敢探头出来查看。
那尸体被几女抱了出去,‘噗通’一声顺利的扔进江水里。
只见那水波荡漾之间,很快将那尸体吞噬,仿佛一直以来笼罩在众女心中的阴影随着这尸身被抛入水中,一并都散了开去。
抱猫的女子如同泄愤一般,将人头用力的往水中扔出。
水花溅起的声响中,已经泛红的江浪将这颗人头吞并,江水冲击着人头往下,很快消失了踪影。
“原来,原来这么简单吗?”
抱猫女子将人头一扔,脸还贴着爱猫,喃喃的说了一声。
赵敏她妹倚天 骄阳暖暖
死亡大冒險 薄暮味道
她的身体跟其他人一样,抖个不停,但话语之中却说不出的轻松之意。
—————
“能有多难?”
宋青小的声音从她们的身后响起,几人吃了一惊,忙不迭的转过了身。
“难的只是打破心中的恐惧,迈出第一步,并不是做事的过程。”
只要打破了那自己给自己设立的魔障,所有的事情自然便容易得多了。
几女听闻这话,怔了一怔,抱猫的女人垂下了眼皮,掩住了眼中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