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1ngsm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156章 調兵遣將閲讀-b1f34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主公不想耽误今年冬天的准备时间,让我去一趟朱提实地看看,督导他们屯田兴修水利,正月里就回来,不会误了婚期的。这个月你自己小心,回我封地整治家里内务就是了。”
夫君個個都是狼 景一寶
从刘备那儿回来,李素当然要先跟婚期临近的未婚妻打个招呼,说明情况。
蔡琰果然微微有些失落:“都寒冬腊月了还出远门?征西将军还真是能使唤人。我给你准备出远门的冬衣吧。”
李素笑着爱抚:“别担心,你这还是第一年来成都过冬吧?不知道南方暖和,等到了朱提,会比这儿更暖的,你就当我是去南方猫冬了。过几年,等道路畅通了,带你去昆明人的牧麻县、滇池县过冬都行,那里四季出暖花开,赶在开春天热之前回来就好。”
他也是尽量消除未婚妻内心的不安感,所以告诉他南方不冷。
事实上,也就犍为郡的僰道县比成都温暖一些,但朱提郡的朱提县还是比成都略冷一些的。气温并不能单纯看纬度,也要看地形。
僰道(宜宾)位于四川盆地的南部边缘,还是暖湿的盆地气候,朱提(昭通)就是山区气候了。得到堂琅(曲靖)、滇池(昆明)才会比僰道暖和得多。
李素自己也是很惜命之人,他比其他穿越者都更敬畏南中的热带病和瘴气,所以就算刘备不懂行逼着他去那边效命,他也会有选择性地接受。要是赶上天气热的季节,逼着他去都不去。
以后几年,只要还没到“天下有变”需要出关,李素早就把自己每年的工作行程安排得明明白白了:春夏秋在天府之国的蜀郡住九个月,过冬去云南。
百鳥朝鳳 肖江虹
跟家里人交代完之后,李素就得准备幕僚。因为他分身乏术要两头跑,本人不在的时候就得找副手继续推进工作。
他想了想,先去了一封快马书信,送到巴郡垫江,让屯田都尉国渊走长江航线到僰道跟他会合,往后朱提郡的基建整治就要指望国渊这个在嘉陵江流域有屯田修水利经验的老手来长期主持了。
嘉陵江沿线的航运中转集镇,北侧那些今年上半年钓鱼城战役时就已经贯通。所以国渊现在主要的工作场所,是钓鱼城收复之后,从钓鱼城到江州之间这一段,他才会驻扎在垫江。国渊走后,垫江那边的后续工作就交给他师弟程秉处置,反正从零到一才是最困难的,后续萧规曹随、扩大再生产所需的才能ꓹ 就没那么高要求了。
大儒郑玄手下那些门徒,学虚礼学问的太多了ꓹ 刘备用不上那么多礼法型人才,能转经济建设就尽量转型经济建设。
为了给国渊打气,李素在书信里也没少画大饼ꓹ 表示到了朱提主持工作之后,就可以升他为“屯田校尉”ꓹ 将来南中治理大成,天下有变ꓹ 还可以升为“典农中郎将”。
这些官职反正都是原本历史上曹操给屯田官们设置的职级上升通道ꓹ 就好比P7P8P9一路上去。历史上的枣祗、国渊、韩浩都做过典农中郎将。
仙緣
刀劍神
不过现在刘备阵营的官位还没通胀,李素自己都还挂着“使中郎将”,当然不可能给屯田官都瞎几把封中郎将。
所以这个大饼怎么也得等一波王允杀董、官位贬值才能兑现。
处理完了朱提那边的幕僚,李素还需要找一个他离开期间当好“蜀郡长史”的人。
一时之间他手头也没什么闲着、可靠、随时能用的,想来想去,只好把一直跟着他当教书先生的诸葛瑾找来家里吃个饭。
……
“子瑜,你跟我多久了?”李素也不跟马仔客气ꓹ 饭桌上直接开门见山。
诸葛瑾谨慎地想了想:“快两年半了。”
李素揉了揉太阳穴:“我原先是不是说,让你教令弟和糜威他们学业ꓹ 教满三年ꓹ 再让你出仕的?”
诸葛瑾还以为李素是在为如何履约烦恼ꓹ 连忙表示如果没有官可以做也不用着急:“府君以信义为重ꓹ 瑾感激不尽,不过是否出仕并不要紧。听说蜀郡平定、杜氏被灭之后ꓹ 有许多失去师从的学子ꓹ 转归蔡公和顾元叹门下求学。
这也是要紧大事ꓹ 事关征西将军能否彻底笼络蜀地士子人心。如若他处无缺,我想带着二弟三弟和糜威ꓹ 去蔡公那里,我好帮元叹兄做点事,二弟三弟也好在那边继续学业。”
李素不由笑了:“你还当我找不到官给你做?是事儿太多怕你做不了——我跟主公说了,先任命你为蜀郡郡丞吧,毕竟你刚正式入仕,资历太浅,直接当郡长史太过了。干几年,干得好了,再升你长史。令尊在世时也不过是郡丞,你现在起步就是郡丞了,好好干。”
当初之所以跟诸葛瑾说要教弟妹读书三年,是因为诸葛珪死后,诸葛兄弟按儒家孝道礼法必须守孝三年。所以这几年里诸葛瑾都是跟着李素打白工,李素给他生活费,但不给他正式官职身份。
但谁都知道所谓的三年其实就是二十七个月。诸葛珪是188年秋天死的,现在都190年年底了,已经额外超出一两个月了。
等过完年,诸葛瑾就19周岁了,诸葛亮也12周岁。这两年半跟着苦学历练下来,诸葛亮也成熟了不少,虽然还不能正式当童工使唤,也能偶尔出出主意。
诸葛瑾闻言,果然感恩涕零:“先父一生也只做到郡丞,瑾如今刚刚入仕,府君就授我郡丞,这……这如何克当?已然太高了。”
李素拍拍他肩膀:“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实际上不算是刚刚出仕,毕竟帮我打杂打了两年,该当的。”
诸葛瑾:“卑职一定勤勉做事,不负府君重托。”
李素还拿出几卷草稿,都是未来几年他设想的种田内容,吩咐道:“蜀郡也才刚刚收复,所以第一年以与民休息为主,不要大兴土木大搞扰民之事。我这里有些妙法,强行推广恐怕百姓也不领情。
你就先在我的封地郫县,找那几个作为我食邑的乡试点起来。那些都是我治下封户,一切本来就该无条件听我的,试点推广不会有阻力。等郫县试点得好,屯田、钱粮都比别处丰足,贸易也兴盛,周边各县看到甜头,就会主动模仿,到时候再推广就没那么多阻力了。
反正我们一切求稳,不必急于一时。那些新奇的善政,第一年在郫县,第二年推广到蜀郡,第三年到推广到犍为、广汉,也不急嘛。”
李素有的是时间稳扎稳打。
有眼無敵
诸葛瑾也觉得这个节奏不错,恭恭敬敬接过李素的种田方案,准备回去跟弟弟一起慢慢研究。
李素又在成都花了一两天时间准备,然后就带着护军都尉典韦和一些随从,坐船去僰道了。
典韦跟李素混了这么多年,一直再做牙门督也有点掉价,所以李素趁着益州平定这一波升官,把他升为了护军都尉。
汉制各个杂号将军以下,都是可以设置自己的护军都尉的,属于各个将军的幕府,而非朝廷官职。李素自己只是中郎将,按说不能跟开幕府的将军那样配置,但刘备给了他特别优待,已然给了李素自己“开府设幕府幕僚”的事实待遇。
去的路上因为是顺流而下,船开得非常快,三天就走过了大半个岷江,从郫县抵达僰道。
当初拆犍为郡南部五县为朱提郡,拆分后犍为和朱提的分界线,就在僰道。
出了僰道县城后再往南沿着长江溯流而上,就出了犍为地界,长江东南岸是朱提郡,长江西北岸是越嶲郡。
……
李素抵达僰道的时候,不但僰道县令过来拜见,居然连刚上任两个月的朱提太守庞羲都主动来了。
庞羲的驻地朱提县离僰道可是有三百五十里直线距离,走水路或者山路绕一绕还不止——百度地图量一下宜宾到昭通有多远就知道了。
所以庞羲这个出迎可谓是战战兢兢,说不定他还以为李素是来卸磨杀驴清算他的、刘备封他朱提太守的承诺要不作数呢。
李素对此非常满意:“庞太守对政务真是勤勉,没想到竟能翻山三百五十里来迎,相比征西将军交代的水利、道路整治事务,庞太守会竭力配合的了。”
庞羲惊弓之鸟地回答:“不辛苦不辛苦,我也不是翻山来的,是坐船沿羊官水顺流而下,在僰道上游三十里处汇入泸水至此,一路还算方便。都督到此,地方自当配合。”
羊官水后世叫关河,是一条从昭通市区流向宜宾上游、汇入长江的小支流。这条水路相对平缓,也没礁石险滩,所以如果只是想沟通昭通、宜宾两地,走这条河是最好的。
但此河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最上游源头就只到后世的昭通市区,然后就断了。
为了实现李素打通水路直达昆明与曲靖之间的要求,还是得开辟金沙江中段的航路,然后转入涂水,那才是一步到位。
趁着庞羲主动提到这个话题,李素也不客气了,直接顺着往下说:“走羊官水多不方便,主公此番让我来,就是看看能不能趁着冬天疏通泸水航道,来年秋收之后,我军要肃清抵达建宁郡滇池县的商道。”
庞羲陪着小心确认:“征西将军要远征滇池那些昆明蛮?那……大军和军需,都要通过我们朱提么?”
庞羲内心暗暗叫苦,好不容易被发配到朱提,还以为能就此当土皇帝富家翁了,怎么依然还是战略重地兵家要冲呢。
没办法,只好小心伺候李素这个庲降都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