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i4h超棒的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起點-第0706章 馬岱到漢中相伴-llt73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张鲁在这些事上并没有太过纠结,又捏着胡须道:
“大祭酒,小女琪瑛拜师之事,还望再考虑一二。”
赵达放下手中的茶杯道:“不敢欺瞒师君,琪英在修仙一道上天赋不错,只是时机未到,故而暂且未曾收下。”
张鲁点点头,这种事确实是需要机缘的,不可强求。
“那就不打扰大祭酒清修了。”张鲁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道:
“凡尘之事太多,不知我何事才能如同大祭酒一般,如此潇洒出尘。”
“日后终究会有机会的。”赵达宽慰了一句:
“不出三五年,师君兴许就有了时间和机遇。”
张鲁点点头,也并未放在心上,只是转身出去了。
仙缘可不是那么好求的。
赵达别院的大门外,此时站着一群焦急等待结果的人。
门被打开,张鲁从院落走出来。
杨松等人皆是拱手问好。
“敢问师君,占卜结果如何?”
“大吉大利。”
杨松以及众多杨家子弟面色一喜,此事大有可为。
只有阎圃面色难看,这怎么就大吉大利了呢?
赵达他是不是与杨松勾搭好了,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那师君称王之事,是否要请半仙算出一个黄道吉日?”
杨松准备赶紧把这件事给操办起来,好好规划一番,皆是自己又将迎来一大笔收入。
“孟池,称王此事,休要再提。”
张鲁即使心有不甘,但是也不敢逾越规矩。
这话说完之后,外面的人都愣了。
既然是大吉大利,那为何就不称王了?
阎圃本想着私下底再劝一劝,未曾想主公竟然做出了决断。
杨松也只能拱手称喏,心中则是开始怨恨阎圃,坏他好事!
有猫贵妃
他有些不明白,既然占卜的结果是大吉大利,为何就不答应了呢!
但此时不是好时机,待问清楚缘由之后,再做定论。
赚钱大计,绝不能半途而废。
將軍高高在上 疏朗
众多杨家子弟见大哥杨松没在言语,便不在出声。
众人跟随张鲁慢慢往一旁的县衙走去。
“师君。”有祭酒一路跑过来拱手道:“城外有数人,自称是关西使者,特地前来拜会师君,请求入城。”
张鲁心下更是惊诧赵达的占卜之术,如此灵验。
要知道挖到玉印,以及去找他,乃是自己临时起意。
而且才刚刚说完关西会有人来联合自己,就应验了。
“速速把人请到我府上。”
张鲁点头,表示知道这件事了。
他身后的众人对于关西来人是有些诧异的。
就在几个月前,曹操在渭水大败韩遂、马超的十万大军,夺取关中。
关西联军死的死,降的降,剩下的退到陇右。
作为使者的马岱,扮作客商从武都郡经过阳平关,进入汉中,一路东行,到达南郑县。
知与谁同归
他发现汉中的富庶不是说说的,有人甚至还给他们指了指,要是没钱吃饭,可以去义舍,那里有肉有米。
这种情况在陇右甚至关中都是见不到的。
一路前行,到了张鲁的府外,众人下了马。
马岱只带了两个随身护卫进去。
三人在门口脱了鞋,放下刀,这才进入厅中。
“扶风马岱见过张师君。”
张鲁摸着胡须瞥了一眼马岱,点点头:
“将军远道而来,乃是客,请坐下饮茶解解乏。”
“多谢。”
马岱这才坐在席子上,瞥了一眼张鲁的部下,见他们个个冷漠,没有笑脸,心下有些了然。
看来是对己方抱有戒心。
他全然不知事赶事了。
杨松等人奉献玉印想要鼓噪张鲁称王没成功,此时更是难有什么好脸色。
而阎圃则是对于这帮关西诸将,心中没有什么好期待的,一帮丧家之犬,迟早会被曹操消灭。
尤其是董卓作为关西军的初代首领,那更是让人心生反感。
后续领袖也皆是反贼的形象,故而士人对关西军的观感都不好。
现在关西军失败了,想要拉汉中下水,莫不如早些断了主公的念头。
故而全场下来,没有一个人对马岱是好脸色。
张鲁也不废话,直言问道:“将军来此,所谓何事?”
“特来与张师君结盟一事而来。”马岱微微抱拳也说明了来意。
“结盟?”阎圃出声道:“为何要与你关西诸将结盟?”
“去年曹贼命令驻守洛阳的司隶校尉钟繇进攻汉中之事,公可是有所耳闻?”
“此事我自是知晓。”阎圃摇头道:“此乃借口,不过是想要逼反你们关西诸将罢了。”
三神之水神
“有人装傻,那我便无话可说。”马岱也不理对面的阎圃。
杨松一听阎圃反对结盟,当即出声冷笑道:“原来阎功曹,是心向曹贼啊!”
“你,一派胡言,我自是为主公着想。”
阎圃心中一惊,可是方才表现的有那么明显?
张鲁制止了两个人的争论,摸着胡须道:“马将军请说。”
马岱微微拱手道:“去岁我关西诸将三月云集潼关抵抗曹贼,可惜粮草没有支撑到冬季。
本想割地请降,曹贼假装答应,可是之后又屡次率军袭击我等,这才导致大败。
足以见得曹操他是言而无信之人。
先前我大哥马超数次打的曹贼几死,若是我军粮草充足,定然不会有渭水之败。”
马超的勇猛,厅内的众人也是清楚的。
曹操运气稍微不好,那就真的死在了马超的手中。
“如今我大哥已经领兵占据了陇上诸多郡县,陇西、南安、汉阳、永阳等等,积蓄反曹力量。
若是能与张师君联合起来,将来必定能互惠互利。”
农门财女
张鲁知道马岱说的在理,若是韩遂马超被曹操剿灭,那一下步就是攻略汉中蜀中。
尤其是刘备进入益州了,那曹操铁定会染指汉中。
汉中位于益州北部,北横秦岭邻关中,南亘巴山连三巴,地势颇低,有汉水从秦岭巴山东西横贯流过。
地形险恶,易守难攻,是进入益州的咽喉要道!
自己虽然接受了朝廷的封号,但保持了汉中的独立。
曹操既然打出了攻打自己的口号,那想必一定会实行起来的。
汉中地势虽然险峻,可张鲁觉得没有曹操那些南征北战将士精锐。
若是与一些强援结为盟友,也算是有备无患。
“马将军所言在理,容我考虑一二。”张鲁摸着胡须没有立即应下。
“来人,摆宴。”
马岱只能微微拱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种事挺正常的,至少张鲁要跟他麾下的谋士仔细商量一番,才能最终做出决断。
“张师君,我麾下还有数人未曾进食,能否赐些酒食果腹?”
马岱又请求了一遍,自己在这大吃大喝,让一帮亲卫在外面久等,绝非好事。
“些许小事,马将军尽管放心。”张鲁对马岱的这番做饭,心中更是满意。
酒足饭饱之后,张鲁派人把马岱引到馆驿休息。
厅内众人就开始了商讨,要不要与马超结盟一事。
“主公,此事万万不可。”阎圃直接拱手道:“马超乃是冢中枯骨,迟早被曹操所破。”
“那师君就该冷眼旁观其余势力没落,到时候没有外援帮助师君。
投降曹操后,岂不是如了你的愿?”
杨松继续阴阳怪气,就一口咬定阎圃心向曹操。
反正谁心里怎么想的,那谁知道啊。
谁能把心里话写在明面上。
杨松则是拱手继续道:
“师君,我觉得师君理应与马超结为盟友,我等在汉中设立义舍,过路人尚能可以吃喝。
今日马超前来请求结盟,我等岂能拒之门外?”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张鲁点点头,却是这个道理,况且他心中也认为要与马超结盟。
被曹操攻打的恐惧,一直都萦绕在他的心头。
若是马超能够继续盘踞在陇右,或者复攻关中,那必然会像以前一样,成为汉中的屏障。
“师君,况且若是陇右被曹操平定,那他一定会来攻打汉中的。”
杨松倒是没有危言耸听,这都是明眼人都能预料到的事情。
张鲁其实从赵达那里出来之前,就已经决定要联合马超了。
只是想要摸一摸手底下这些人的想法。
阎圃抵触自己称王这件事,确实是为自己好,但是拒绝与马超联盟的论调上,初衷怕是不那么的纯洁。
张鲁自知自己仙缘不多,是因为沾染了太多的凡尘之事,不能一心向道。
“此事容我再想想。”
张鲁点点头,便转入内室,修仙去了。
结盟只是一时之事,但修仙是终身大事,总归是要坚持的。
“阎功曹,你怕是想要另觅新主啊!”
系統重生之國民男神
杨松见张鲁走进内室,与阎圃一同走出院子,小声道。
“些许诽谤之语,还是与主公说去吧。”阎圃一甩袖子,直接就走了。
穿越之绝世女皇 随风落
杨松哼了一声,领着众多杨家子弟往自家走去。
破天傳說 永遠天涯
“大哥,此事我们当真是要与马超等人结盟?”杨昂小声问了一句。
他生怕大哥是故意与阎圃唱反调,所以才会鼓动主公说这事的。
“我自是真的要与马超结盟。”杨松摸着胡须道:
“尔等想想,若是曹操占据了汉中,我等还有这般富贵权势吗?”
杨昂点点头,大哥不愧是大哥,说的话,总是一针见血。
“那称王之事,是否还要继续?”杨柏小声问了一句。
“此事日后再提,且待我打探清楚之后,再做决断。”
杨松对于张鲁拒绝的缘由,很是奇怪,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要说张鲁是忠于大汉朝廷的,那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否则也不会屡次杀害汉中使者。
其中必有蹊跷,杨松踱步慢慢思考。
马岱回到馆驿当中,走来走去,一时间心忧忧虑。
他自是听说了刘备进入益州之事,关平随同,那说明三弟马铁也在。
况且叔父与刘备本就是同为衣带诏的大汉忠臣。
但是现在帮助刘璋抵御张鲁,若是想要得到刘备的支援,那必定会通过张鲁。
现在张鲁对待己方的结盟还是有些犹豫,后面在与刘备结盟的话,马岱就没有说出来。
第二日,马岱领着两名护卫在城中继续闲逛,发现这里的夷人与汉人相处的还算融洽。
至少不像是凉州汉羌胡人杂居处,动不动就刀剑相向的。
然后就打探到了半仙之体赵达,大祭酒,听闻很受张鲁的信任。
还有杨松颇受张鲁的信任,只是此人十分贪财。
这次本就带了金银,前来贿赂人,还带了一些当初刘备送给自家叔父的夜里猛。
可惜叔父他病重,无法享受,如今为了大业,只能暂且拿出来。
马岱决定先去拜见赵达,毕竟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很好解决。
可是对于他们这些信教之人,那还是先摸摸底。
偏偏不說我愛妳
可是一到赵达的门外,就发现有许多人都想要求见。
门外的小厮丝毫不见一丝的烟火气,钱也不要。
只需把名帖递给他,他给送进去,若是大祭酒想要见你,自会见的。
每日只见三个人。
马岱对此倒是无所谓,求人办事,在外面等着,正常的很。
赵达翻着帖子,见的扶风马岱的名字,摸着胡须差人请进来,今日与马岱有缘。
门外的众人见一个魁梧的汉子被点名,皆是有些难受。
未曾想今日最后一人真的不是自己,看来自己的仙缘还没到。
众人不吵不闹,早就习惯了,自是默默退去。
马岱则是一脸懵逼,怎么自己就成了有仙缘的人了?
况且这个五斗米教,他连教义都不清楚!
马岱跟着小厮进入庭院,只见一个潇洒出尘的人坐在竹凳上沏茶。
远远看去,热气萦绕,宛如仙人一样!
“小子马岱,见过大祭酒。”马岱上前几步,急忙行礼。
“坐!”赵达笑呵呵用竹镊子放下茶杯,端起茶壶给他倒茶:“且先饮一杯。”
“多谢大祭酒。”
马岱喝了口茶,只感觉这茶跟以前喝的都不一样。
“真香啊!”
马岱由衷的赞叹了一句,差点让他以为仙茶就是这个味道。
赵达微微一笑,从每日三个人的饥饿营销,到别具一格的沏茶,让人静下心来,早就演练了不知多少次。
尤其是经过张家三代的努力培养,汉中此地修仙氛围很是浓重。
赵达这个半仙之体,在此地,意外的受欢迎。
如今,自是一股世外高人的模样。
“眉头紧锁,将军可是有烦心事?”
马岱瞪大了眼睛,神了!
这都能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