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py6超棒的都市言情 紫霧山莊 ptt-第一百一十五章 殺!閲讀-ry70r

紫霧山莊
小說推薦紫霧山莊
“怎么回事?”
赵毅满脸惊讶,对陆离低声道:“这是在等着我们么?而且,怎么多出了这么多的三流武者?”
“哼!”
陆离收起惊讶,冷笑着,扫了一眼骑在黑鳞马上的五人,说道:“三流武者多又怎么样?他们二流武者才三个,而且还都是初期,远不是我们的对手。”
说完,陆离就朝坐在黑鳞马上,唯独没有穿盔甲的两人喊道:“你们俩应该就是洛天河和洛天宇吧?”
“呵呵!”
穿着紫黑色长袍的洛天河点了点头,淡笑道:“不错!正是我两人,不知阁下带这么多人来我紫雾山庄,有何贵干?”
“哼!”
陆离冷看着洛天河:“既然你们都在这里等着了,想必应该早就知道了,就不要在明知故问了。”
说着,陆离又扫了一眼紫雾卫,说道: “没想到啊!你们这小小的山庄还真不简单,不仅消息灵通,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入流武者,看来你们这里藏了不少秘密啊!”
“哼!”
洛天宇壮硕的身上带着杀气,冷声道:“我们有什么秘密干你们何事?识相的赶紧离开,否则……哼!”
“否则怎样?”
赵毅刚毅的脸上同样带着煞气,冷眼看着洛天宇:“修为不高,口气到不小,敢杀我儿,今日,老夫就让你们整个山庄为我儿陪葬。”
“儿郎们,随我杀!鸡犬不留!”
赵毅说完,一声大吼,拔出手中的环首大刀,催着马就向洛天宇杀去。
盛世婚宠之第一夫人
陆离见状,同样紧握着一把铁锏,向洛天河而去。
“杀!”
花开倾城时
赵毅和陆离身后的两家武者,同时拔出手中的武器,催马向紫雾卫杀去。
“哼!找死!”
洛天河一声冷笑,手一挥:
“紫雾卫听令!杀!”
声音落地,洛天河、洛天宇、洛泽以及离天父子五人,顿时浑身真气爆发,杀将而出。
“杀!”
在五人身后,王宝指挥着紫雾卫,以及云墨,骑马冲锋而上。
“什么?”
刚冲到一半,看着洛天河五人瞬间爆涨的修为境界,赵毅和陆离两人顿时震惊得目瞪口呆,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正在冲杀的路上。
七曜天命
“嘭!”
洛天河与洛天宇两个一流初期境界的武者,速度何其之快,眨眼就出现在赵毅和陆离两人身前,在他们还在呆滞之时,同时一掌拍在两人的心口上。
“噗……”
“嘭!”
赵毅和陆离两人一口鲜血喷出,从马上倒飞而去,摔倒在地。
“帮主(家主)!”
紧跟在两人身后的两家武者,见状,顿时肝胆俱裂,急忙下马去扶两人。
“嗬嗬……你……你们怎么……”
被自家武者扶着坐起来,赵毅口冒着鲜血,瞪大着眼睛,含糊不清的指着洛天宇。话未说完,被震裂心脏的他,就垂下了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而同样被洛天河一掌震碎了心脏的陆离,在被自家武者扶起来时,就已经断了气了。
“家主(帮主)!”
两家武者顿时乱了阵脚,慌了分寸。
“杀!”
hp重生盖勒特 离季
紫雾卫可不会管两家武者怎样,在王宝的指挥下,顿时举着长枪,刺向了这群武者。
“逃,逃,快逃!”
陆家黑衣卫统领,一个二流中期境界的中年男子,大吼一声,急忙飞身而退。
“哼!逃得了么?”
全身被紫雾甲包裹着的离天,一声冷笑,骑着黑鳞马猛冲而上,举着长枪,对着中年男子的后背急刺而去。
另一边,同样一身紫雾甲的洛泽和离歌,也是盯着两家的二流武者,各自找上了对手。
一刻钟后。
紫雾山庄的外院练武场上,除了紫雾山庄的人外,再也没有站着的人了。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三十八具尸体,洛天河皱了皱眉,对全身染着鲜血的云墨道:“叫外院弟子出来,把这里清理干净。”
“是!庄主!”
云墨敬畏地看了眼这位突然显露出一流境界的庄主,转身就去安排了。
“大哥!”
这时,站在旁边的洛天宇说道:“这漕帮和陆家的主事人被我们杀了,这两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不我跑一趟武威城,把这两家给灭了?”
“不用!”
风流财女
洛天宇摇了摇头:“这两家也不是铁板一块,现在死了主事人和这么多的武者,他们内部肯定有一番争斗,根本顾不上我们,况且,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怕他们来寻仇。”
“嗯!那也是!”
洛天宇点了点头,哂笑道。
“走吧!交给他们收拾了。”
看到外院弟子过来,洛天河拍了拍衣袖,朝庶务殿走去。
“嗯!”
洛天宇、洛泽、离天和云墨跟随其后,离歌和王宝则带着紫雾卫往内院而去。
“我滴个乖乖!原来我们庄主和二庄主竟然是一流武者啊……”
看着洛天河等人远去的背影,一个外院弟子惊叹道。
“不仅两位庄主,离统领也是二流后期的高手了,还有少庄主,竟然也是二流中期境界了。”
“错!离统领现在是执法堂堂主,应该叫离堂主。”
“对,对,对!是离堂主。”
“我的天!再加上紫雾卫的离副统领和龙威镖局的韩总镖头,那我们紫雾山庄二流以上的高手就有六位了,这可不比寻常的一流势力差了啊!”
“是极!以后我们紫雾山庄也是一流势力了,看谁还敢轻易动我们,哈哈……”
……
一群外院弟子顿时站在练武场上高声谈论着。
“行了,行了!”
赵立踢了踢地上的尸体: “干活了,赶紧干完做任务去了,不然以后只有清理这尸体的份了。”
“对,对!赶紧弄完做任务去,我那任务要到时间了。”
顿时,一群外院弟子停下了议论,急忙清理着练武场。
正午!
宁水城,宁水县衙办公房中。
“扑腾……咕咕……”
一只信鸽从远处飞来,停在了打开着的窗户上。
“嗯?”
正伏案奋笔疾书的周宋,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抓住信鸽,从信鸽腿上解下一个小竹筒。
接着,打开小竹筒,拿出一卷小纸条,打开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