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440都市小说 我老婆是女學霸 太白貓-第四百五十章 知道婚姻登記處在哪嗎?鑒賞-dk4a4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夜,
已经降临,
林帆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穿着一条大裤衩子大摇大摆地走向了卧室,打开门就看到柳云儿黑着脸坐在床头,手上拿着一台平板电脑,不知道在翻找着什么。
此刻林帆有点不想进去,这样子实在太恐怖了…
“磨磨蹭蹭干什么?”
“要进来就赶紧给我进来。”柳云儿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林帆,言语中充满了某一种愤怒。
“哦…”
林帆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床边,正想要扑上去的时候,结果硬生生被他给忍住了,轻轻地掀开空调被子,蹑手蹑脚地钻了进去,一切都是如此的谨慎,生怕出现一丝意外。
“那个…”
“要不这件事情…找你老妈解决一下?”林帆小声地说道:“我查了一下相关制度,这类研究设备的确优先于一类实验室,而我们被暂时定性为二类,从规章制度来言…咱们的确拿不到。”
“什么一类二类就这么重要?”
“我们实验室到一类不就是时间问题吗?”柳云儿黑着脸说道:“这明显就是质疑我们实验室的综合实力,看到我们实验室就几个人,而别人上百号人。”
“哼!”
“上百人有什么用?”
“他们的研究能力有我们强吗?”柳云儿恼怒地说道:“我在顶级期刊上有很多我的文章,他们有多少文章在上面?”
“…”
“人家是以单位为参考,并不是以个人的…你的实验室目前还没有发表过任何的文章,定性为二类…已经给你很大的面子了。”林帆在这件事情比较清醒,想到的事情比处在恼羞成怒的柳云儿要多得多。
顿时,
柳云儿瞪了一眼林帆,恶狠狠地质问道:“你这混蛋…为什么总是在帮别人说话?”
“哎呦…”
“我不是在给你分析嘛。”林帆认真地说道:“咱们从整个事件里面分析…人家的确没有做错啊,在规章制度面前咱们的实验室的确没有资格,二类和一类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
“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我…我咬死你!”本来在这件事情柳云儿就很生气,结果身边的这个家伙不仅没有站在自己边上,还总是跟你讲大道理…这时候哪还有什么道理可言,任何道理都是废话。
由于肩膀和胸口早就伤痕累累了,柳云儿可以下嘴的地方只剩下了林帆的脖子。
然而,
正当柳云儿准备下嘴的时候,闻了一下他脖子散发的气味,顿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抬起头看着林帆问道:“你是不是偷偷用我的沐浴露了?就是那一瓶蓝色的沐浴露。”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书还可领现金!
“对啊。”
“你摸一下…我的脖子是不是很滑?”林帆笑呵呵地说道。
话音一落,
柳云儿头皮都炸了,愤怒地说道:“你什么时候开始用的?”
“咱们搬进来的当天晚上,就开始用了…”林帆随口说道:“这瓶沐浴露挺好的…泡沫非常多,而且洗完之后滑溜溜的,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没有洗干净。”
“你…你用了多少?”柳云儿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劲了,看着林帆咬牙切齿地问道。
“一半。”林帆说道。
“…”
足球之召唤千军
“那…那沐浴露八百块一瓶,你…你竟然用了一半。”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而且还是限量版的,我自己不舍得用,结果…结果你居然给我用掉了一半。”
下一秒,
柳云儿冲着林帆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刹那间,
不死僵屍修仙傳 蒜苗
林帆的脖子上有多了几处柳云儿留下的痕迹,用大妖精的话讲…这叫做充满关爱的牙印,然而林帆觉得只剩下了疼,没有什么爱。
龙日一,你死定了3
“宝贝?”
“对方是怎么说的?”林帆好奇地问道。
“说是可以聊聊细节什么的。”柳云儿淡然地说道:“我猜…一类二类可能是原因之一,但更多的原因是对方的价格比我们高。”
限量版恶魔劣少
“如果是这样。”
“那就没办法了,毕竟人家给的多。”林帆认真地说道:“找你老妈吧…”
“…”
“我不想麻烦她。”柳云儿摇了摇头,默默地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
对于柳云儿的倔强,林帆早就领略过了,认定的事情不撞个头破血流,肯定是不会回头的,可如果没有强大的外力影响下,大妖精肯定是搞不定的。
对此,
林帆决定明天偷偷摸摸去找丈母娘,或许身为女儿的柳云儿拉不下这个脸,但身为女婿的自己…完全不在乎。

翌日,
闪婚亿万老公:娇妻送上门 南色流年
鉆石寵妻 陸雙雙
柳云儿、宋雨溪和周峰三人就火急火燎地前往了京城。
而林帆一个人待在家里的书房,正在解决老胡留给他的那个流形方程组问题,不过写着写着就放弃了,此刻的他完全没有心思去解决什么流形方程。
思来想去,
大妖精可能高估了自己,这件事情看起来很好解决,实际上挺难的…她需要解决的不单单只是一类二类的问题,而且还要解决替代她实验室的那个机构,而这个机构背后肯定是另一股势力。
毕竟需要用到激光仪,可不是随随便便民营企业,肯定有着官方的影子,如果是官方…那么大妖精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想到这里,
林帆拿出了手机,给自己的丈母娘打了过去,结果无人接听…然后又给柳钟涛打了过去,万万没有想到,老丈人竟然摁掉了,想想也是…云儿可是顺走老丈人十来条香烟,估计老头还在气头上。
最终,
林帆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直接离开了家里。
许久…林帆骑着摩托车来到某大院门口,和门口的安保人员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交涉,然后又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一位安保人员领着他进去了。
随之就是各种的手续花了十分钟,最后才见到自己的丈母娘。
当关上门的那一刻,
林帆开始抱怨了,无奈地笑道:“姨…在工作时间见你一面,简直比登天还难呢。”
“没办法…”
“这就是流程,别说是你…你柳叔见我一面,也是各种的手续。”夏梅芳面对自己的女婿,和面对下属完全是两个状态,此刻的她笑盈盈地问道:“怎么了?亲自到这里找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打了…”
“结果你没有接。”林帆说道。
“呃?”
夏梅芳拿出自己的手机,这才发现有一通未接电话,急忙说道:“不好意思…刚刚姨在开会,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九鼎尊龙
话落,
夏梅芳接着问道:“找你姨什么事情?”
“噢!”
“是这样的…云儿的实验室向某研究所订了一台科研设备,结果…到了交付的时间,对方突然反悔了,要把这台设备给其他机构。”林帆认真地说道:“云儿知道这件事情后,气得直接去京城了…”
“什么?”
“她已经去了?”夏梅芳诧异地说道。
“嗯…”
“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里面有点蹊跷,毕竟需要用到激光仪的,可不是随随便便民营企业,多多少少会有当地的官方影子。”林帆皱着眉头说道:“这有可能是通过外界力量直接干涉的结果。”
说完,
林帆停顿了一下,一脸忧愁地说道:“云儿没有意识到这点,我怕她会吃亏…所以我来姨你来了。”
七年純純的愛戀
听到林帆的话,
夏梅芳略微的有点诧异,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婿竟然在ZZ方面的敏感度这么高,做事相当的谨慎…不像是自己的女儿,如此的草率和莽撞,竟然都不商量直接走了。
此时,
林帆看着自己的丈母娘,一脸沉默寡言的样子,顿时紧张了起来,以为这件事情很难搞定。
“唉…”
“有你在云儿身边,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夏梅芳对林帆笑着说道:“小林…以后辛苦你了。”
“…”
“这是我应该做到的。”林帆认真地说道。
话音一落,
林帆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姨?这件这事情…”
“这件事情没有什么问题,我会解决掉的。”夏梅芳点点头,淡然地说道。
“哦…还有姨,这件事…可千万别告诉云儿。”林帆苦涩地说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可是云儿的母亲。”夏梅芳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眼前的林帆,严肃地说道:“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啊?”
“我?”林帆一脸迷茫地问道:“我…我能干什么事啊?”
獸人之帶上空間穿異界 雨茶沫沫
“很简单!”
“从现在起…改口叫妈!”夏梅芳说道。
神醫俏農女:將軍請下田
林帆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冲着夏梅芳笑着说道:“妈…不瞒你说,我早就想这么喊了,就云儿一直不肯。”
其实,
柳云儿并没有这么说过,她比任何人都迫切林帆喊自己老妈叫妈,只是…现在林帆没有办法,为了讨好丈母娘的欢心,只能把黑锅甩给大妖精,反正她现在也不在。
听到林帆这么亲切自然地喊了自己一声‘妈’,直接把夏梅芳逗得花枝招展的。
“那死丫头片子…等回来了,我说说她。”夏梅芳眉开眼笑地说道:“竟然阻碍我女婿喊妈。”
“…”
“妈!”
“可千万别这样…你教育了云儿,云儿回头就教育我。”林帆急忙说道:“那个…我觉得吧,可能是云儿含羞嘛。”
“含羞什么?”
“你们小两口在一起亲热,都被我撞见过多少次了。”夏梅芳白了一眼,淡然地说道:“对了…你和云儿是不知道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在哪里?还是两人都已经迷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