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vdfa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352 林海,雪原展示-a8x09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宗舒说的话,一向没人怀疑。
而宗舒这些说小黑、小白能打过四只海冬青,大家却是不相信。
曹宗申感到少爷这么讲,应该是安慰大家的。
尽管他和小金雕有着很深的感情,但这三十几条人命,更重要。
米花不知道两只小金雕到底与宗舒是什么关系,但感到这雕儿的确是勇敢而可爱。
她深知海冬青的厉害,四只海冬青一齐上,这对小金雕恐怕是难逃一死。
更何况,下面还有追击的金人。
一旦海冬青干掉小金雕,就一定会得到完颜萍新的指令:跟踪大宋人。
如果不尽快进入树林,他们一定会被海冬青重新盯上。
而且这个过程会非常快。
铁鹰奇案组
米花连忙催促大家,赶快进入树林。
看米花的神色,大家马上懂了,肯定还有危险在后面。
窩在山
这个危险,就来自于完颜萍的海冬青。
刚刚跑过去四只海冬青,万一再来一只到这里怎么办
拒爱首席
说不定,刚刚朝小金雕赶过去的四只海冬青,早就发现他们了,只是暂时没有得到完颜萍的指令而已。
于是,大家都一声不吭,朝兴安岭的方向急奔。
本来,宗舒还想让米花、米咕噜找个金人部落,给马喂点草料,大家伙也吃一顿热乎饭。
因为怕海冬青再度返回,或者是有新的海冬青过来探查,现在也顾不上了。
萌妻粉嫩嫩:大叔,別生氣 舞風輕
这里的草原一马平川,适合纵马驰骋。
草原上连棵大树也没有,根本是无法藏身,只有拼命朝森林里跑。
现在,宗舒也不管马力够不够,只管跑。
为了提高速度,大家把铁滑板都扔掉了,重新骑上了马。
虽说草原很平整,毕竟比不了冰面,就算是遇到一块石头,站在滑板上的人也会扑倒。
扔掉滑板,减轻了重量,有助于提升前进的速度。
两个时辰后,大家终于抵达兴安岭的东麓。
一望天空,不要说海冬青,连个鸟的影子都没有。
大家伙儿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突然,宗舒感到马鞍往下一沉,身子紧接着倒下来。
宗舒的坐骑趴到了地上,悲鸣一声,口吐白沫,死了。
马,累死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追逐,大家伙儿基本没有停,基本上是马不停蹄。
在鸭子泺短暂摆脱完颜萍骑兵的时候,停下来,喂了马一些干粮。
出鸭子泺之后,看天空中小金雕大战海冬青,马儿才休息了一下。
这一通狂奔之下,马儿终于是受不住了。
马掌没有磨坏,马力已经耗尽了。
宗舒的马刚刚死,李少言的马也不行了,也倒在地上,抽搐几下死掉了。
宗舒叹了一口气,这两匹马跟着大家伙立下了汗马功劳。
曾在河北平原上狂奔,最后将耶律不才拖垮。这次又奔赴千里,在东北的草原上狂奔。
这两匹马虽是自己的,但其实是金人培育的。
死在了这里,也算是回到了故乡。
宗舒拿出了朴刀,在地上挖了起来,大家都一齐动手,把两匹马埋了。
一宠成瘾:老婆你好甜
在埋之前,曹一手已经把四个马蹄铁取了下来。
没有趁手的工具,挖起墓坑来十分费劲,埋完马,大家已经累得大喘气。
本来立个牌子的,想想算了,完颜萍说不定会发现,而后把马给挖出来。
“走!”
宗舒一挥手,大家就往山上走。
不管有没有海冬青,暂时是不能西去了。
完颜萍下了这么大的功夫,一直想抓到自己。
她追着小金雕的方向,最后发现是被小金雕给骗了,该有多么气恼!
其结果根本不用想,完颜萍一定是疯一般地寻找!
她会把所有的海冬青都派出去,只要宗舒出林子,一定会被发现。
现在,宗舒手中没有武器了,出去被发现就坏事了。
兴安岭的东麓陡峭,西部平缓,逐步没入蒙古高原。
剩下有三十五匹马,只有再往南走,寻找了一条河,顺河而上,才顺利进入森林。
这条河流叫霍林河,发源于蒙古高原,呈东西走向,越过兴安岭,最后注入鸭子泺。
顺着霍林河的河谷,找了一处相对和缓的地方,走到了山顶。
兴安岭的特点是,顶部平坦,从山顶走反而更快。
米花的族人们大部分已回到了临潢府的兴安岭,离这里还有四百里。
走到山顶上,雪已经是齐腰深了,很是难走。
就凭这种速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临潢府。
只要走到米花的家乡,大家才能彻底安心下来。
这里山高、林密、雪厚,上哪儿找吃的去?
宗舒想起了一首歌:“跨林海,穿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这是《智取威虎山》的片断,想到了杨子荣智斗座山雕,宗舒也不禁豪情满怀。
已经进入了林子,没有了危险,宗舒干脆扯开喉咙唱了起来。
这是什么唱法?李少言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唱腔,真的是,难听!
李少言不知怎么,想到了超化赛,看了看周围,说道:“这里,不会有贼人吧?”
曹宗申笑起了李少言,这冰天雪地的,连个活物都见不着,哪里会有什么贼人?
米咕噜突然站住了,脸色凝重。
不会吧,难道这里,有熊出没?
又或者是,有东北虎?
如果有这些大家伙出现,大家伙可真的是遭殃了!
米花悄悄地说:“有贼人!”
话音刚落,周围的林子里,围绕出现了响动。
大家都没有动,周围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显然是人的脚步声。
随后,出现了影影绰绰、高低不一的人形。
不会吧,大家都惊奇地看向李少言,这厮还有这本事?能够预感到贼人?
宗舒朝李少言翻了个白眼,这厮,还真是个乌鸦嘴!
说什么,来什么!
啪,李少言给自己来了一嘴巴,祸从口出啊!
方寸杀
忽然,前方火光亮起,出现了一支火把。
前后左右又有数支火把亮起,这是一群穿着兽皮、打扮怪异的人,不像是金人。
这就好办了,宗舒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金人,只有束手就擒。
这应该是一群长期在兴安岭生活的异族人,自己和他们无怨无仇,想来也不会伤害自己。
一个头领模样的人,一声大呼。
刷刷,四周的人都现出身来,手持弓箭,弓已拉满,只待射出。
在火把的映照之下,箭镞上的反光闪烁不定,这还是上好的箭。
叛徒 中秋月明
完了,这些蛮人,不是金人,而是金人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