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8wi7f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 起點-212.殺到和平(第一更)閲讀-1iefx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江湖上就发生了不少大事。
首先,是血雨千零八楼被连根拔起。
楼中的杀手全部死亡,还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则是侥幸逃过了一劫,但却不敢再自称是楼中人。
隐刃十二相也未曾能逃过,那些可怕的刺客被人挖出了身份,一个一个死在门中。
其次,因“天下劲气”一事,正道武林盟主举办了武林大会,
大会只让十多个“大势力”的人参加,主题是商讨如何收回所有的功法。
而,大会上,一个神秘黑衣人忽然出现,留下一句话:“天下需要壮大,而不需要你们来指手画脚。”
不少正道强者出手,然后连同武林盟主在内,一并被斩杀。
紧接着,不少周边门派的强者们都联合了起来,在寻找那一位不知相貌的“凶手”,喊着让他血债血偿。
可只是短短几日之后,但凡叫嚣着的人,全部死了。
于是,一个人,压得整个南方江湖没人敢再说话。
相反,那些得到了功法的武者,却开始主动地传播起了天下劲气。
就如一颗火种,丢入了草原,那么终会燎原。

三个月后。
雪下的很大。
夏极此时没有丝毫的隐瞒身份。
他戴着普通面具,挎着一黑一白两把长刀,走在古道上。
但他的兵器“出卖”了他,道路的尽头有三个人挡住了他的路。
这些人皆着白衣。
左袖为残月,右袖为烈日。
是日月山河楼的人。
挡路的人认出夏极的兵器,直接就大声质问:“我正道盟主商议收缴功法,查明真相,如果真是冤枉了他们,便是再放他们走,还他们一个公道,这有什么不对?”
夏极没有回答。
这么多年了,他知道有些话不需要再去说了,所以他拔出了黑刀。
黑刀是神兵雷火,与他有着联系,他有多强雷火就能在神兵自身的基础上,再加上他一定的力量。
一刀。
雷弧数百丈。
斩过了两个人。
他收起刀,走过剩下那一个彻底愣住了的人,问:“能带路吗?”
那人道:“去哪儿?”
夏极温和道:“你们从哪而来,就带我去哪儿。”
那人道:“好…”
一入正道圣地,就如入了囚笼,任你百般神通也不可能为所欲为,这就是地域性的大阵。
这些大阵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
防御性虽然被时间削弱了些,但却是非常强大,夏小苏要寻找十二金像也只是为了搭建出一个伪阵法。
所以夏极要去,要找死,那日月山河楼的弟子根本没犹豫,他怀着恨意把夏极带到了日月山河楼的入口。
果然,这里也是一个小世界的入口。
这是在天阳山北麓的一块岩石。
夏极默默记下位置,确保下次不会找错,然后转身就准备走。
那人傻了,忍不住问:“你不是要进去的吗?”
夏极微笑道:“我只让你带我来,没说我要进去。”
那人彻底无语了,他急匆匆地跑入了小世界里。
未几…
便是有一群着日月长袖,穿白衣的弟子。
这些弟子才冲出小世界,就发现他们要追的人根本没跑。
夏极坐在天阳山北麓的斜坡上。
这些弟子都是日月山河楼的弟子,每一个实力自都不凡,很快,他们已经围住了夏极。
为首之人问:“阁下要做什么?”
夏极问:“你们要做什么?”
那人扬声道:“为防宵小学走功法,所以由正道保管,给拥有着正义心的人去学习,不对么?”
夏极问:“你们有什么资格保管?正义又该由谁来评判?”
那为首之人还未说话,一旁的弟子直接出声道:“我们乃是正道圣地日月山河楼,我们的弟子自然有资格保管,这不需阁下过问,倒是阁下为何要杀我们的人?”
夏极道:“因为你们要带走审判的都是我的弟子,你们要去抢夺的对象也都是我的弟子,问我为何,何不先问问自己为何?”
那人愕然了一下。
夏极又问:“为什么你们是日月山河楼,就有资格?”
那人愣住了。
夏极替他们回答。
“是因为你们自认为很强吗?”
为首之人还未说话,小世界入口一阵波动。
一个裹着英气、神色如剑的白衣男子踏步而出,他身侧紧随着一个清秀的黑衣女子,两人都看似三十余岁,比此时的夏极大不了多少。
这两人和其他日月山河楼弟子都不同,白衣男子双袖皆为烈日,黑衣女子双袖则为残月。
众多弟子见到这两人,便是齐声道:“参见白日楼主,黑月楼主。”
夏极扫了扫两人,这两人实力…到十一境了,看来这样的大势力总归是拥有了火种。
黑月楼主看向前方那男人,再一撇他的刀,柳眉一挑,显然认了出来,于是她挥了挥手,对诸多日月山河楼弟子道:“都回去吧。”
诸多弟子不敢违令,便是纷纷返回。
直到这片空旷的山脉北麓只剩下了三人。
黑月楼主才道:“我听闻苏家风先生十年走遍了大江南北,阅书无数,那一本天下劲气应该就是风先生所创吧?阁下也就是风先生本人吧?”
夏极坦然道:“是。”
黑月楼主自然也了解正道的做派,“对战之前不管怎么样先给你扣一顶大帽子,你若不跪好就是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乃是日常操作,所以她竟也未曾生气。
而是平静道:“正邪两道去围攻你的弟子,抢夺你的书,你亲自下场也没什么不对,但你杀了我门中弟子,这事总需要一个交待。”
夏极道:“天下劲气虽是我所著,但我不曾留名,你若要这名,你们拿去。”
这句话一出,黑月楼主顿时古怪地看着他。
一旁的白日楼主也是懵了。
世上还有这种人?
夏极继续道:“这不过是我《万法卷》的第一篇,等到明年此时,第二篇也会扬于天下。这名我不争,你们谁要谁去拿。”
白日楼主恍然了:“你是要让普通人变强,在火劫里有自保之力,觉醒契机?”
夏极淡淡道:“不错。”
两字一落,对面两个人顿时沉默了下来。
良久,白日楼主大声道:“好!!我早就听说苏家帝师乃是不世出的奇才,闻名不如见面,果然好,好,好!!”
他连说三声好。
然后露出惋惜之色,因为他知道这名帝师并没有踏入十一境。
夏极奇道:“我确没想到两位竟是讲道理的人。”
黑月楼主道:“先生会否想过,这天下若是都学您那劲气之法,从中悟到了属于自己的力量从而变强,会否天下大乱?”
夏极道:“两位应该知道火劫会延绵五百年,那五百年…火妖会跑到哪儿?
会不会过了河,过了江?会不会灭亡所有人类?
我去过北方的劫地,所以知道火妖在不停地变强,也在不停的入侵。
这样的世,已不是乱世,而是劫世,在这劫世里,所有弱者都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人类若是灭亡了,可还有乱世?”
两名楼主沉默了下来。
良久…
白日楼主轻叹一声:“先生真乃世之圣贤,如此倒真是我等不对了。
先生放眼天下,胸怀五百年,而我等却关注着蝇头小利,为一己之私而搬弄是非,倒是落了小人行径。
此事我会和楼中说清,传令江湖正道各大门派,不得再妨碍先生的弟子传道,除此之外,还需为先生的弟子们提供帮助。”
黑月楼主好奇地看了一眼夏极,“天下劲气这本书现在还在我房中,每日翻阅总有所得,先生还有第二篇?”
夏极道:“等到问世了,我让弟子送一本过来,让楼主第一时间看到。”
黑月楼主露出笑容,然而神色忽然一肃道:“既然有恩怨,那也需有个了结。先生编纂功法,不求留名,乃是大功德之举,但你既杀我门中弟子,却还需有个交代。”
夏极问:“你要什么交代?”
黑月楼主道:“你与我过一招,一招之后,恩怨便消。”
“怎么过?”
“不用法相,我自然也不用法身,我只是看到先生在天下劲气之中对于技巧与劲道的描绘都是登峰造极,所以我便想看看。”
夏极道:“好。”
白日楼主顿时退开,让出了空地。
两人静静对峙。
缓缓走近。
忽然,两人都化作了残影,黑月楼主未曾出剑,她连鞘带剑直接斩了出去。
而在斩的过程之中,鞘已不堪锋芒,而直接碎裂。
那击碎了鞘的剑越发的无匹无挡。
这一剑,不要想躲,因为其中蕴藏了一种宿定的力量,就是斩必中。
然而,这种层面的力量,夏极真没看在眼里,他随手一挑,
刀也未出鞘,鞘也未曾破。
刀鞘直接砸在了剑背上。
黑月楼主顿时觉得一波又一波的巨力冲击而来,让她如有一种在深海漩涡里迷失的感觉。
她被带着歪了出去,剑自然也刺向了其他地方。
一刹那的交手,一刹那已分胜负。
夏极道了声“承让”,便是收起了刀。
黑月楼主神色复杂地看着这男人,她能看得出他的随意,那随意简直到了落寞的程度,他在出刀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会轻松的胜利。
所以,他出刀都显得漫不经心,他没把这当成一场比赛,而是一个过场。
黑月楼主冷声道:“风先生既然如此强大,不如我们真真实实地来较量一场。”
夏极摇摇头:“不了,我没十一境。”
黑月楼主这才想起来眼前之人的境界比自己低,她总算找回了尊严,于是转笑道:“无妨,以后总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