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kws精品都市小说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討論-第六百六十五章 薛仁貴出手熱推-etz21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程百万,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想要配方,做你奶奶的春秋大梦去吧!”
叶宵大声的吼完后,直接将记录配方的纸张丢入了烤炉之中。
“住手!”
见到这一幕,程百万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虽然只是一张纸,可是那上面记录的东西十分重要,就算花银子都买不来!
“哈哈!这个东西还是失传的好,免得落得心术不正之人的手中,那就是百姓的灾难!”
超级预言大师
叶宵病态的大笑起来,面对周围一个个目露凶光的敌人,毫无畏惧之色。
極品全才天王
“你以为毁掉就能阻止我了吗?老夫昨夜与你说过,只要是老夫想要的东西,还真的是没有得不到的,配方你应该看过吧?放心,只要你不完完全全的说出来,我保证你不会死!”
“来人,给我按住他,从他的脚开始,一寸一寸敲断他的骨头,直到他说出配方为止!”
骨头硬?在他这里根本就行不通,你敢跟我硬,那我就敢敲断他,不信的话,咱们就试试。
恋恋囧婚:网恋有真爱
“大清早的就这么扫兴,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垃圾?”
就在众人打算动手之际,赵寅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随意的打量一番,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仁贵!敲断他们的腿丢出去,敢跑的,杀无赦!”
赵寅缓步向赵二憨身边走去,轻声的下达着命令。
虽然现在薛仁贵不在他的身边,但他知道,薛仁贵一直都在暗中保护他们!
“是!”
一道声音回荡后,大厅之内突然多出一道人影,快速向人群中扑去。
“咔嚓……咔嚓……嗷……”
在程百万没回过神的时候,耳边就传来阵阵骨骼碎裂的声响,仔细打量后他才发现,这些声音都来自于他带来的下人!
“放肆!你……”
见到这一幕后,程百万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在杭州境内,居然有人胆敢对他的人下手,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啪!”
不等程百万说完,一只厚重的手掌便抽打在他的脸颊上,直接将他掀翻在地。
程百万懵逼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在杭州境内,大唐的疆土上,居然有人敢动手打他。
豪門狂少 雨陽
“咔嚓!”
就在他准备骂娘之时,双腿上就传来剧痛的感觉,直接让他昏死了过去。
“聒噪!公子让你吭声了吗?”
薛仁贵冷冷的扫了门外一眼,如同门神一般站在门口。
“公子,这下你闯了大祸了,这程百万,惹不得啊!”
趁着这个功夫,赵二憨赶忙跑了过来,一脸的担忧之色,甚至都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势了。
“赵老伯,您没事吧?”
赵寅一脸担忧的望着赵二憨,根本没觉得收拾这样一个跳梁小丑有什么问题。
深爱萌宝贝 夏琳心
“公子……快……带上夫人,快点走,不然会出大事的。”
眼下的情况已经彻底得罪了程百万,甚至连缓和的余地都没有了,就算将配方交出去,也不可能缓解彼此之间的关系。
“无妨,一切有我在!”
赵寅仔细打量赵二憨,生怕他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
他也没有料到一个烤鸭配方竟然会为赵老伯招来这样的祸事,好在他还并未离去,不然的话,他恐怕会内疚一辈子。
“公子,俺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可是程百万的背后,站的可是当朝的国公大人,咱们斗不过他的。”
盛唐刑
赵二憨有些着急。
如果再不走的话,公子的一家老小将会受到牵连的。
“呵呵!是吗?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做他背后的保护伞,只要他敢伸手,我就敢将他的爪子剁了,赵老伯,今天我将话放这,这件事情,我管定了!”
赵寅有些意外,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能碰到勋贵的爪牙。
但是不巧的是,他是当朝驸马赵寅,整个大唐中,谁敢跟他叫板?
“公子,俺知道您不是普通人,但您千万不要犯傻呐!退一步海阔天空。”
叶宵也被赵寅的果断吓了一跳,若不是亲眼目睹公子身边的侍卫出手,他都不知道,看起来憨厚的仁贵,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去做点薄饼过来,咱们边吃边聊!”
赵寅看了一眼外面的围观群众,显然正常营业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不如放轻松聊聊天。
他并没有命人驱赶围观群众,在他看来,凭借程百万的为人,想必这些年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干,百姓们应该早就对此人深恶痛绝才是。
“公子……我……这……”
叶宵都要哭了。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心情做饭?
公子打断了程百万的腿,后果将是多么的严重,他根本都不敢想!
“看来还得我亲自动手!”
赵寅无奈的摇摇头,缓缓起身向后厨走去。
他自己不吃可以,但是,他还有一众女人没有吃饭呢,若是让她们亲自过来,自己恐怕就要遭殃了。
“都让一让!这里出什么事情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衙役的声音,紧接着一队衙役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
妻約已過,請簽字
当看到,醉仙楼门外躺在地面上的人群时,脸色不由大变!
“程掌柜,您没事吧?究竟是什么人狗胆包天,敢对您动手?这是不想活了吧?”
见到程百万后,衙役赶忙小跑过去,一脸急迫之色。
“是老子动的手,你待如何?”
薛仁贵瞪着牛眼轻蔑的撇了衙役一眼,一群只知晓阿谀的小人罢了!
“大胆!来人,给我绑了,押回大牢!”
见到真的有人敢承认,衙役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直接对着不远处的同伴们,下达了命令。
鳳凰涅槃:遺女蛻變
極道年少 朱二少
“是非不分,目中无人,你们对得起身上的这身衣服吗?”
面对手持铁链的衙役,薛仁贵开口怒斥。
“放肆!大胆刁民,居然口出狂言,给我拿下!”
他的话彻底激怒了这个衙役,身为衙门的人,他们全知晓程百万的真实身份,所以他们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维护他。
哪怕就是程掌柜的不是,但是那又能有什么关系?
谁让人家的靠山厉害呢?
社会就是这样,有钱、有人、有靠山,你就是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