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二百零一章展示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差役退了下去。
裴顺这个时候端着刚沏好的热茶回到了后衙。
“老爷,您要的茶。”
茶水被他放在了桌案上,里面的热气袅袅升起。
离开后衙时间不长的差役,再次回来,朝裴鸿一行礼,说道:“大人,小的们拦不住,这位副总兵带着人闯进来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名穿着赤色武将官袍的高个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
随大汉一同进来的,还有其他几个身穿棉甲的壮硕汉子。
这些穿甲的汉子人人腰上配刀,往那一站,身上杀气腾腾。
见自家被人旁若无人的闯进来,桌案后面的裴鸿脸色铁青。
“裴大人,莫要怪下面的人,是本将一定要见裴大人你,他们这些差役对付对付普通人还行,想要对付本将身边的这些亲兵,还差得远了。”身穿官袍的武将大刺刺的坐在了一旁的座位上。
“杨副总兵,你就这么闯进来,不太好吧!还是说你根本没有把本官当回事,觉得本官的衙门可以随意任由你杨副总兵进出。”裴鸿面色阴沉。
虽然他初来大同不久,眼前的这名武将也从未见过,可他清楚,大同只有一位叫杨国柱的副总兵。
从眼前这名武将的官袍上不难看出,此人就是杨国柱。
听到这话的杨国柱哈哈大笑了两声,旋即说道:“裴大人不要误会,本官原本没有强闯的意思,只因裴大人不愿意见本将,这才不得已之下出此下策。”
“行了,本官不想听你在这里狡辩。”裴鸿不耐烦的一挥手,旋即说道,“此事本官定回上奏朝廷,问一问大同的官员是不是可以目无法纪了。”
先前巡抚派人来威吓他一通,现在又有大同副总兵强闯他的巡按衙门,心中的怒火已经快压制不住了。
欺负人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杨国柱不急不徐的说道:“待本将说完该说的话,若裴大人还想上奏本参奏本将,本将绝不阻拦。”
“本官没空听你在这里废话,裴顺,送客。”裴鸿没有搭理杨国柱的心情,直接让长随赶人。
裴顺走过来,还没等开口,就见杨国柱身后的一名亲兵上来就把裴顺给制服住。
“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还要大闹本官的巡按衙门?”裴鸿气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抬手指着杨国柱质问道。
杨国柱朝自己的亲兵摆了摆手。
亲兵松开裴顺,退回到杨国柱身后。
裴顺急忙回到裴鸿的身边,不敢继续赶人。
“听说刘巡抚身边的幕僚杜万远来见过裴大人?”杨国柱开口说道。
“是又如何!”
杨国柱笑了笑,说道:“裴大人不必紧张,本将和杜万远不同,他是替刘巡抚带话的,而本将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本官不想听这些,直接说你的来意吧!”赶也赶不走,裴鸿只能够让杨国柱出自己的来意,好早早把人糊弄走。
杨国柱笑着说道:“裴大人还是没有明白本将的意思,本将刚刚说过,和刘巡抚还有新平堡的刘恒并不是一路人。”
“那又如何?如今你在大同的处境,比本官强不了多少,甚至还不如本官。”裴鸿不以为然的说道。
大同有总兵在,一个副总兵什么也做不了,何况这个副总兵和总兵不是一条心,处处受到针对。
这样的人,虽然有和他成为盟友的基础,可他并不想和这种无用的人成为盟友,而且他是读书人,看不起杨国柱这样的武将。
杨国柱并没有因为裴鸿的讥讽而生气,语气平和的说道:“裴大人说的不错,本将确实在大同处处受排挤,可有一样本将和裴大人不同,本将身边有兵马三千,皆是从宣府带来的精兵强将。”
“本官不感兴趣。”裴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旋即说道,“杨副总兵就是为了和本官说这些,就不必再说了。”
杨国柱微微一摇头,说道:“当然不是为了说这些,本将这次来,是为了帮裴大人解决眼前的难关。”
“胡说八道,本官有什么难关,竟在这里胡言。”裴鸿哼了哼。
杨国柱微微一笑,说道:“想要瓦解大同的官场同盟,关键点不在刘巡抚的身上,也不再大同总兵的身上,而在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的身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裴鸿来了些兴趣。
他带着使命来到大同,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成,将来有一天魏阉清算他,东林党未必会帮他,可要是帮汪文言把事情做成,就算得罪了魏阉,只要东林党愿意出手,他一样可以无恙,甚至还有机会在官场上更进一步。
如今的朝廷,想要在官场上出头,那么是魏阉的人,要么是东林党的人。
先前因为上奏了新平堡守将私自迁徙百姓去草原,他已经得罪了魏阉,只剩下东林党这一条路可选。
杨国柱笑着说道:“裴大人这次出手,肯定已经发现刘巡抚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或者说对付刘巡抚一个人,整个大同官场都将是裴大人的敌人。”
“你刚才说瓦解大同官场同盟,关键在一个游击的身上,这个游击是谁?”裴鸿没有理会杨国柱的讥讽,直接问向了杨国柱之前说的话。
杨国柱抬手往北面一指,说道:“裴大人不是还参奏了那位游击将军一本,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你是说新平堡守将刘恒?”裴鸿眉头一竖。
杨国柱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想要搞垮刘巡抚,就不得不先解决掉这个刘恒,不解决掉他,整个大同官场都会与裴大人你为敌。”
“这是为何?”裴鸿好奇的问道。
新平堡守将他也见过,除了年轻一些,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
杨国柱说道:“裴大人可知道边镇走私的事情?”
“听说过,莫非这个新平堡守将与草原走私?”裴鸿说道。

对于边镇走私的事情,很多官员都知道,甚至一些朝廷的官员还从中分润好处,只不过他只是都察院的一个普通御史,自然没有这个机会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