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0hh0g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1061 花樣彩虹那啥相伴-7hzif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桥头一马就算再殷勤,也无法改变斯图亚特·范尼对日本的固有印象。
王尔德就算再傲慢,斯图亚特·范尼想在鲸湾待下去也要小心翼翼看王尔德脸色。
别说王尔德,鲸湾市政府随便一个工作人员都能让斯图亚特·范尼束手无策。
话说桥头一马为了讨好斯图亚特·范尼也是不惜血本,为国联工作组准备的办公楼位于鲸湾市最繁华的商业区,周围环境优美交通便利,办公楼后面还有一大片草坪和花园,可以供国联工作组举行个宴会,或者是来个室外烧烤之类的娱乐活动。
最让斯图亚特·范尼惊喜的是,地下车库里还停着两辆狄赛尔汽车,桥头一马特意声明,其中的一辆供斯图亚特·范尼本人使用,另外一辆供工作组所有成员共同使用。
虽然不是更体面的勋爵汽车,但是也已经足够让斯图亚特·范尼和他的团队成员满意了。
当然生活中不可能处处都是惊喜,不顺心的事肯定有,比如虽然搬出了桌山酒店,但是国联工作组依然没有摆脱布拉德办公室的监控。
布拉德办公室特工还是很守规矩的,他们并没有进入桥头一马为国联工作组准备的办公室,但是办公室一前一后两个出口都有工作人员控制,只要国联工作组离开办公室,依然处于布拉德办公室的控制中。
“弗雷堡到底发生了什么?”斯图亚特·范尼这几天想尽一切办法打听关于弗雷堡的消息,不过斯图亚特·范尼没有找对人,他询问的那些人,要么是茫然不知,要么是讳之莫深。
“你问这个干什么?”桥头一马没有直接回答,斯图亚特·范尼顿时兴奋起来,很明显桥头一马了解情况。
“只是好奇。”斯图亚特·范尼不解释,他并不清楚桥头一马的立场。
对国际联盟示好,并不代表着就要和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作对,这两者不是一码事。
甚至对于日本来说,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明显比国际联盟更重要。
现在日本政府正在试图从南部非洲购买各种重要的工业原料,以满足日本国内的工业需求。
不过南部非洲的工业原料价格并不低,毕竟南部非洲具有强大的工业能力,生产的工业原料也不是那种没有经过加工的原始资料,最起码也是经过初步加工的半成品,所以交易方式是个大问题。
日本倾向以生丝换取南部非洲的工业原料,南部非洲还没有同意,以中部三州为代表的谈判团,更倾向于以兰特交易。
主要还是因为对尼龙的研究还没有取得根本性突破,否则根本就谈都不用谈,在南部非洲面前,日本政府没有多少底牌。
“弗雷堡确实是很不寻常,不过这并不是国际联盟的工作范围吧——”桥头一马似笑非笑,日本人的钱不好拿,斯图亚特·范尼现在还不理解这一点。
开玩笑,用组团卖那啥换来的外汇,肯定不能这么轻易浪费。
“关注,国际联盟有关注的权利。”斯图亚特·范尼有自己的理解。
“关注”这个词语的含义很多,主要看怎么理解。
“呵呵,我也不太清楚,你知道的,我是大日本帝国驻鲸湾的官员,不负责奥兰治州。”桥头一马果断拒绝,就算桥头一马是日本政府驻布隆方丹官员,只要弗雷堡的事和日本无关,桥头一马也没有插手的权利。
啊,不对,就算和日本有关,桥头一马也只能协调,没有能力插手干涉。
“那真遗憾!”斯图亚特·范尼无奈,日本人也是狡猾狡猾的,在这个问题山肯定不敢得罪南部非洲。
三天后,让斯图亚特·范尼更无奈的事情发生了,斯图亚特·范尼没有等来前田泰志的释放,反而等来了自己的调令。
国际联盟总部对斯图亚特·范尼的工作很不满意,将斯图亚特·范尼调回国际联盟总部工作,国际联盟在鲸湾的工作由斯图亚特·范尼的副手布莱克·麦克亚当负责。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接到调令后,斯图亚特·范尼在办公室大发雷霆。
如果就这样离开鲸湾,斯图亚特·范尼会很遗憾,他还没有搞清楚弗雷堡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逼迫王尔德放下骄傲卑躬屈膝,没有来得及感受鲸湾悠闲惬意的生活,甚至没有来得及感受下桥头一马送的狄赛尔汽车。
布莱克·麦克亚当和其他成员不说话,他们都聚集在斯图亚特·范尼的办公室里,等着为斯图亚特·范尼送行。
“该死的,这是可耻的投降行为,这是国际联盟在向南部非洲投降,做出这个决定的人一定是疯了,他该被送上海牙国际法庭——”斯图亚特·范尼歇斯底里,海牙国际法庭也是国联的一部分,负责对国际纠纷的审判。
这个“审判”,是国际联盟赋予海牙国际法庭的权利,并没有受到各国政府的承认,所以海牙国际法庭的判决效力,实际上取决于各国具体的执行能力。
说白了就是别指望海牙国际法庭能主持公道,舰炮才是保护利益的唯一方式。
“斯图亚特,冷静点,这是德鲁蒙德爵士的决定。”布莱克·麦克亚当提醒斯图亚特·范尼不要太过分,有些东西自己知道就行,诉诸于口那就犯了大忌。
“哈哈哈哈,布莱克——现在我要叫你麦克亚当先生了是吧,刚才你还叫我范尼先生,现在就成斯图亚特了?”斯图亚特·范尼这时候才知道人情冷暖,都说人走茶凉,这人还没走呢茶就凉了。
“我现在也可以叫你范尼先生,但这并不代表是我对你发自内心的尊重,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你要尊重别人。”布莱克·麦克亚当不客气,其他成员看向斯图亚特·范尼的眼神也是充满鄙视。
“艾赛亚,帮范尼先生收拾一下东西,然后送范尼先生去机场,其他人到我的办公室开会——”布莱克·麦克亚当开始进入状态,斯图亚特·范尼担任负责人的这段时间,工作根本毫无头绪,布莱克·麦克亚当要拨乱反正。
“哈,好啊,我会在日内瓦期待你的好消息——”斯图亚特·范尼哈哈大笑,不过这时候没有人再听他大放厥词了,其他人都去布莱克·麦克亚当办公室开会,只有来自英国的艾赛亚还留在斯图亚特·范尼的办公室里。
艾赛亚留下来,主要目的恐怕也不是帮斯图亚特·范尼收拾东西,而是监视斯图亚特·范尼,不要带走不属于他的私人物品。
无论如何,斯图亚特·范尼总算是有机会感受一下狄赛尔汽车的舒适性,也算是不虚此行。
就在斯图亚特·范尼黯然神伤的时候,布莱克·麦克亚当正在布置任务。
“现在我们应该能搞清楚,国际联盟在南部非洲的地位了,之前我们犯了一些错误,试图用国际联盟逼迫南部非洲屈服,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想想世界大战期间南部非洲做出的贡献,我们的任务是协助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将西南非洲——哦,现在叫迪亚士——将迪亚士管理的更好,而不是给迪亚士带来麻烦。”布莱克·麦克亚当端正姿态,想想国际联盟的秘书长才是位爵士,南部非洲可是有一位侯爵和一大群伯爵子爵坐镇的。
英国的爵位,肯定和前田泰志的那种爵位不一样,前田泰志的家族在日本就算是公爵,在欧洲的地位恐怕还不如一位男爵。
“我们确实是该摆正心态,在南部非洲,我们没资格骄傲。”韦恩·瓦奥莱特这个妹子三观正的很。
“说实话,我都想不出我们有什么资格在鲸湾指手画脚,也就是鲸湾在南部非洲,如果鲸湾是在欧洲,那么肯定会成为人人向往的度假胜地。”维尔莉特·奥尔科特最近和布拉德办公室的一位男性安保人员关系密切,昨天晚上有人在桌山酒吧遇到维尔莉特·奥尔科特和那位安保人员在喝酒聊天。
当时维尔莉特·奥尔科特看上去很开心。
“现在已经是了,你们没有发现吗,鲸湾的酒店总是爆满,伦敦到鲸湾的船票一票难求。”韦恩·瓦奥莱特表情夸张,和气候温暖湿润的南部非洲相比,冬天的英国就是各种空虚寂寞冷,以及糟糕的空气。
“好了两位女士,能不能停止赞美南部非洲,我们正在讨论工作呢——”布莱克·麦克亚当无奈,女人真的是感性动物,好感莫名其妙的说来就来。
“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团队里年龄最大的凯尔森认真,要在南部非洲打开局面并不容易。
“我们首先要改善和鲸湾市政府的关系,如果我们想打开局面,没有鲸湾市政府的允许可不行。”布莱克·麦克亚当抓主要矛盾,这个活并不容易,布莱克·麦克亚当准备亲自负责。
ps:想搬到一个夏天不热的地方去居住,多远多偏都无所谓,冬天多冷都不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