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vxg05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機獅咆哮討論-第六百二十一章 三艦匯合鑒賞-pxkt3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在亚金·杜维防线大闹一番,好不容易到达了殖民卫星孟德尔的永恒号终于迎来了得以休息的机会了。
“嗯。马丁。今天怎么呢?咖啡好像差了点。”
永恒号完成停靠作业的过程中,巴尔特菲尔德又一次拿出了一杯咖啡,慢慢地喝着。
只是,这一次的咖啡并不是他自己煮的,而是由副官马丁煮的。
从咖啡那种有异于往日的味道,让巴尔特菲尔德感觉到了副官马丁的心绪波动。
“不,队长。只是对自由高达有些疑惑了。如果真的拥有那种力量的话,单是依靠着自由高达就能够轻松突破亚金·杜维防线了吧?”
马丁想起了轻而易举便将追击永恒号的追兵解决的自由高达,不禁地产生了单是以自由高达一机,便能够将亚金·杜维防线打穿的想法。
“啪!”
刚想着,马丁便被巴尔特菲尔德拍了一巴掌。
“蠢材!你在想什么?这个世界可没有绝对无敌的东西存在。一方强大的话,那么就会代表着会更加强大的另外一方出现。那个骑士小子的自由高达虽然厉害,但从自由高达的行动来看,这小子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巴尔特菲尔德放下杯子,目光渐渐地变得凝重。
虽然之前自由高达是来掩护永恒号撤退的,但有着敏锐直觉的巴尔特菲尔德却察觉到了自由高达似乎正在戒备着什么的异样。
“嘿!算了。反正就要见到那个骑士小子了。到时候,当面问他就是了。”
外面,辅助机械臂正缓缓地将永恒号固定在港口的停泊位上。
而在永恒号的侧边,大天使号,草薙号正静静地停在那里,接受着物资补给。
“巴尔特菲尔德他们来了。”
控制中心当中,希格尔将目光从永恒号上收回,看向站在身边的拉克丝。
“拉克丝。这是我能为你所做的一切。接下来的路,只能靠你,你们自己来走了!”
希格尔的目光有些担忧。
他知道,随着永恒号的到来,克莱因派在PLANT当中,在如今那个已经被帕特里克·萨拉把控的最高评议会当中,已经不再是以前占据PLANT半边天的克莱因派了。
甚至,某些中立派还会因此而投向萨拉派。
“是的!父亲大人。一切,我们都有所所料,也有所准备。”
拉克丝轻轻地点了点头,意志坚定地回应着自己父亲的担忧。
“所以,请父亲大人不必担忧!”
希格尔看着眼前这已经变得坚毅,与记忆中当中那副柔弱模样有所不同的女儿,不禁地叹了口气。
这些变化,希格尔并不知道是好是坏。
“是吗?在安排过这里的事情后,我会返回斯堪的纳维亚。如果没事的话,我会一直逗留在那里。”
希格尔仿佛是交代后续事情那般,一一叮嘱着拉克丝所要注意的事情,那副模样就像是即将将心爱的女儿送上旅途的慈父那般。
“对了!对了!”
叮嘱了一遍后,希格尔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听说了克丽雅的事情。没想到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拉克丝却是为了我们家带回来的新成员。”
希格尔的笑容中似乎还有一些宠溺。
这与拉克丝记忆当中,与自己独处的时候,希格尔才会有的微笑。
显然,希格尔并没有因为克丽雅是自己的影印人而对其的存在感到讨厌,厌恶,反而还有些喜爱。
“是的。克丽雅的诞生是不幸的。所以,我希望能够让克丽雅拥有一个温暖的家。所以,请父亲大人务必不要介意克丽雅的影印人身份!她只不过是某些人的野心而诞生的悲剧。”
拉克丝露出了一丝不忍。
对于克丽雅的存在,拉克丝有过挣扎,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接纳。
“嗯。这个我知道的!拉克丝。克丽雅不仅仅是你的妹妹,也是我希格尔·克莱因的女儿。”
说着说着,希格尔又补充了一句。
“之前凯也跟我提到过克丽雅的事情。他说,包括克丽雅在内的影印人无法选择自己是否诞生在这个世界的权力,但是我们却有选择能否为克丽雅创造一个美好世界的权力和义务。”
说罢,希格尔欣慰地长出一口气。
“没想到在银风号事件之后,拉克丝你身边还有这样的人存在。这样很好!我也放心了!拉克丝,今后有什么疑问的话,不妨可以依靠一下凯。”
笑了笑,希格尔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让拉克丝脸颊绯红的话。
“那家伙只是以守护骑士的身份待在你身边的话,的确是有些浪费了。”
“父亲大人。你在说什么呢?”
————————
而在港口的某处会议室当中,大天使号,草薙号以及永恒号的船员正好来了一次简短的会面。
在这场会面当中,不少人都是第一次相见。
而且,大天使号与巴尔特菲尔德之间却没有了原来的命运纠缠。
因此,大天使号上的人在见到被称为沙漠之虎的巴尔特菲尔德时候,目光更多的都是好奇。
“哟。骑士。我们又见面了!”
巴尔特菲尔德左右环顾了一圈后,率先向自己最为熟悉的人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巴尔特菲尔德队长。”
雷明凯友好地点了点头。
“没错!自从沙漠一别后,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只是没想到你在那之后,还能闹出这么多事情来着呢!真不愧是守护公主的骑士!”
巴尔特菲尔德拍了拍雷明凯的肩膀,言语中尽是对雷明凯的活跃的惊叹。
“那只是迫不得已的。好了!巴尔特菲尔德队长。这是大天使号的舰长玛琉·拉米亚斯,这是穆·拉·弗拉格少校。这位是草薙号的莱德尼尔·齐萨卡舰长。这位是···”
雷明凯无意在沙漠一别后的话题上继续下去,因此岔开话题,一一为巴尔特菲尔德介绍周围的人。
可是,在介绍到卡嘉莉的时候,巴尔特菲尔德却抬手阻止了雷明凯的说话。
“抱歉!骑士。请原谅我的唐突。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必须要解决一些事情,不是吗?被沙漠上的那帮流民称为“黎明女神”的小姑娘,你说是吗?”
巴尔特菲尔德此话一出,顿时让场面僵了起来。
大天使号这边刚想做点什么,却被雷明凯阻止了。
“交给他们吧!玛琉舰长。”
未曾降落在沙漠上的大天使号自然是不会知道巴尔特菲尔德和卡嘉莉等人之间的恩怨。
因此,要解决这些事情,也只能有卡嘉莉和巴尔特菲尔德他们自己来解决。
卡嘉莉看着巴尔特菲尔德那平静的表情,那仿佛并没有对自己过去在那片沙漠上所造成的那些杀戮而感到悔恨的脸孔,渐渐地让卡嘉莉生出了一丝愤怒,但却又随即消散了。
“你是想说那是战争,那些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吗?巴尔特菲尔德!沙漠之虎!”
想起自己亲眼目睹父亲在奥布攻防战的最后,为了抵抗地球联合而选择了与辉夜一同埋葬的父亲,卡嘉莉的确感觉到一股无力。
“那是事实!如果你想要来找我复仇的话,我随时都会在这里!卡嘉莉·尤拉·阿斯哈。但是,我并不希望你的行为对我们这个刚刚组建,异常脆弱的联盟造成任何困扰。”
巴尔特菲尔德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现在,这颗心脏就在你眼前。只要你愿意的话!”
“你!!巴尔特菲尔德!被称为沙漠之虎的男人竟然是如此卑鄙的吗?”
卡嘉莉既是愤怒,又是不甘。
是的!
巴尔特菲尔德现在的话,便是以三舰同盟的名义来压制卡嘉莉,逼迫着卡嘉莉做出选择。
而这个选择,其实一早已经做好了。
卡嘉莉感到愤怒的原因,便是巴尔特菲尔德竟然用这个名义来向她施压。
“卡嘉莉?!”
忽然间,卡嘉莉转身跑出了会议室,留下一脸惊惶的齐萨卡。
“唉。看来我这个恶人是当定了!”
巴尔特菲尔德叹了口气,随即看向雷明凯。
“骑士。红白脸可不能只让白脸唱独角戏啊!也该是时候让你出场了。”
“什么情况?”
巴尔特菲尔德与卡嘉莉之间的冲突突然发生,而又突然结束。
别说是雷明凯,就连其他人都有些懵了。
“说得也是呢!凯。现在在这里的人,恐怕没有其他人当好红脸的角色了。”
旁边的穆摊开双手,表示自己也是爱莫能助了。
哪怕这家伙从一开始就看穿了巴尔特菲尔德的举动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深意。
“咳···凯。麻烦你了。”
玛琉虽然没表示什么,但也已经说明了问题。
而旁边的齐萨卡也反应了过来,但不善言语的他也是将目光放在了雷明凯的身上。
雷明凯眉头狂跳几下,最终还是接受现实,离开了会议室。
“好了!现在公主和骑士已经离开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应该轮到解决我们这些指挥官之间的事情了。不是吗?分别来自地球联合,奥布,甚至是扎夫特的军人们。”
巴尔特菲尔德环顾一周,主动地表现出和解的善意。
愤怒,
不甘,
甚至是更深层次的悲伤,
不断地充斥着卡嘉莉的内心。
哪怕是在旁人的面前,故作坚强的卡嘉莉并没有让他人感受到过多的“丧父”悲伤。
但实际上,每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卡嘉莉都难以自控地留下不争气的泪水。
如果···
如果自己再争气一些的话···
父亲,乌兹米·纳拉·阿斯哈或许就不会殉国了。
“可恶!”
埋头一路前往,来到空无一人的观景台的卡嘉莉抬起右手,狠狠地朝着厚实的玻璃舷窗砸了过去。
“呯!”
也幸亏玻璃舷窗足够厚实,只是在卡嘉莉愤怒的拳头之下晃了晃。
“虽然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但是,要是把玻璃砸碎的话,你恐怕要一头扎在草薙号的甲板上了。卡嘉莉。”
一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卡嘉莉先是一愣,后是看到那有些晃动的玻璃后,后知后觉地将右手收回到背后,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唉。就是个爱逞强的小姑娘。”
来人,并不是其他人。
而是被巴尔特菲尔德,玛琉,穆以及齐萨卡等人联手“赶”出来的雷明凯。
方才卡嘉莉愤怒地举起拳头砸向玻璃的举动,雷明凯看到了,也吓了一跳。
“这姑娘就不怕将玻璃砸碎,然后一头撞在下方草薙号的甲板吗?”
脚下轻轻一点,雷明凯便飘到了卡嘉莉的身边。
“把手伸出来!”
“你···你又想干什么?学那个混蛋老虎来向我施压吗?是的!!你也是从扎夫特那里出来的!”
卡嘉莉不肯将右手伸出,而是狠狠地盯着雷明凯。
“在沙漠上,我以为你能够成为拯救沙漠的英雄。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扎夫特的人!!而且,还向自己的同胞开枪了!!”
卡嘉莉的责难毫不意外。
或许,在雷明凯朝着扎夫特的MS,士兵开枪那个瞬间,就必然会有面对这样的责难的一日。
“是的。我不会辩解什么。那只是为了生存而开的枪。而且,在那时候,我还必须保护拉克丝。”
雷明凯看了一眼卡嘉莉背在身后的右手后,转身看向窗外的草薙号。
“如果在那时候,我有犹豫半分的话,那么,死去的不只是我,还有拉克丝。卡嘉莉,这颗殖民卫星孟德尔的深处的景象,你也应该见识到了。当时,我,还有拉克丝所面临的情况,或许是你无法想象的。”
“影印人吗?”
卡嘉莉想起她从孟德尔深处见到的骇人景象时,胃部依然还残留着当时那股翻滚的强烈不适。
“是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可是···沙漠上的人们也是为了生存,所以才···”
“PLANT上的人们,也是为了生存,不是吗?被地球联合封锁了粮食,资源的PLANT不但要依靠自身的努力去扩展生存空间,也必须在地球建立一个根据地。不管这场战争有着怎么样的名义,大义,归根究底,都只是为了生存。”
雷明凯顿了顿,又说道:
“当然。在战争爆发之前,单方面欺压PLANT的地球联合并不会为了生存而做出各种各样的行为。更多的,便是隐藏在地球联合背后的幕后黑手,想通过这场战争获取到他们所想要的利益。而这个幕后黑手,便是名为蓝波斯菊的组织。这,才是导致这场战争爆发的元凶。”
刚说完,雷明凯便察觉到卡嘉莉变得有些探究的目光。
“怎么呢?卡嘉莉。”
卡嘉莉忽然叹了口气。
“没什么。只是刚刚发现某个家伙并不会安慰人而已。算了!按照你的说法,被卷入这场由蓝波斯菊引发的战争的我们,只不过是奋力挣扎的棋子吗?”
然后,卡嘉莉伸出右手扬了扬,让雷明凯看到那变得泛红的拳头。
“可我没有将玻璃砸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