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5ze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交易師-第832章 覃飛的顧慮-nipwu

超級交易師
小說推薦超級交易師
覃飞这才恍然大悟。
“我说呢,原来是让我去……盯着那几个女人啊?行,我去,保证不会让那几个女人得逞。”覃飞眼神玩味的说了句。
“呵呵,只怕老大的那位学姐,一见到覃老大,便转移目标,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了呢。”周毅嘿嘿一笑,打趣道。
旁边那群女生一听这话,登时心中一紧。
覃飞呵呵一笑,说道:“是吗?那就尽管放马过来。”
女生们一听,更急了,恨不能晚上全都跟着去,保护覃飞,免得覃飞被女妖精害了。
安安在一旁欲言又止。
陈伟注意到她的异样,问了句:“怎么了?”
“也……没什么,我刚刚联系了一下我那位同事,她一听说郑经理知道点内情,很激动,恨不得立马过来采访郑经理,被我拦住了,郑经理下午还要工作,哪有时间接受她的采访啊。我刚刚也跟郑经理说过了,郑经理说,晚上可以请我那同事一起吃个饭,大家边吃边聊。”安安给陈伟解释道。
陈伟点点头,郑军鹏的安排合情合理,没有问题,那安安刚才为何那副表情?
不等他问,安安就自己坦白了:“我本来……想叫着覃经理一起的。”
安安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头也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羞答答的样子,还偷偷瞄了眼覃飞。
覃飞在一旁一脸懵逼:“采访?采访什么?叫我去干什么?”
“是陈总安排的,说让我以前的同事报道一下天宇的事,我……我就是想着……覃经理可能也了解点情况,一起去的话,也能有些帮助……不过算了,既然陈总这边也找你去,那你还是跟陈总一起去吧。”
安安一副幽怨的表情。
跟其他女生一样,一想到陈伟拉着覃飞去应付那个女妖精,她这心里边就别扭。
冷血閻王 變異者
还不如让覃飞跟她们一块呢。
只是陈伟的决定,她也没办法反驳。
陈伟看看安安,又看看其他几个女生,然后又看看覃飞,无奈摇头一笑,说道:“看来覃哥还真是个香饽饽啊。”
“没办法,就是这么受人欢迎。”覃飞臭屁的说了句。
下午的时候,国内的这几个品种都没有太大的波动行情,陈伟又看了看国际原油。
现在油价是在二十五美刀左右,前两天最高的时候都涨到二十九了,这两天反弹势头已尽,开始掉头往下走了。
不过前两天陈伟手里的龙创股票还没出来,钱都套在里边,也没法进原油。
看了会儿走势,陈伟便在二十五美刀摆上了空单。
名门公子:小老师,别害羞 miss_苏
国际原油期货是全天交易的,除了早上五点到六点这段时间是结算时间外,其他时间都可以交易。
腹黑王爷在上:… 十三姨(书坊)
但是,一般晚上九点到半夜这段时间,成交是最活跃的,也是量最大的,原油行情也基本是在这个时间段走出来的。
其他时间虽然也能交易,但是成交量很小,也没有太大的波动。
所以大部分做外盘的,都会选择在晚上九点到半夜这段时间操作,很少有白天做的。
陈伟这也是没办法,晚上又要去应酬,还不知道几点结束呢。
万一今晚再耽误了,那就只能等下周才能进场了。
周末再出个消息啥的,周一直接一个低开,那陈伟就哭了。
所以,陈伟只能现在摆上空单。
只是不敢摆太多。
一来是这会儿成交量太少,他要是摆太多,可就直接把价给压住了,那样就更难进场了。
蛇眸繁花
二来,虽说原油大概率会下跌,可资本市场上从来就没有百分百的事,要是陈伟一直盯着盘,那倒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原油真涨上去,他也不怕。
可现在不行,他人出去喝酒了,单子挂在这里,一旦原油涨上去,那他就算有技能,也没用了。
陈伟只挂了一千手,这样既不会压住盘面,原油涨上去的话,他也不会亏太多。
收盘之后,陈伟开着车,带着覃飞,两人来到一品海鲜酒楼。
经理早就知道陈伟今天晚上在这里订了包间,早早的迎候在这里。
陈伟可是连家的女婿,年纪轻轻便身价过亿,这经理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亲自领着两人进了包间。
武碎虚空 油炸包子
尹老师跟单琦都还没过来。
单琦是去接尹老师他们几个了。
本来陈伟说他去接的,不过单琦说她正好顺路,就没必要再让陈伟跑一趟了,陈伟也就没再坚持。
经理也没多叨扰,吩咐服务员在这儿好好照顾着,便告辞出去了。
“明天录制节目?”
服务员给两人泡上茶,覃飞喝着茶,随口问了陈伟一句。
我的艷遇生涯
奪寶奇兵 廣陵侯
“嗯,上午差不多就录完了。周日晚上播出。”陈伟也喝了口茶,回道。
他对茶还是没有太高的品鉴力。
办公室里倒是有不少好茶,但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很少喝。
不是不喜欢喝,而是根本就想不起来喝茶。
渴了就直接喝白开水。
有时候安安会进来特意给他泡好茶,他都忘记喝。
覃飞倒是很喜欢喝茶,而且跟陈伟老爹一样,就喜欢喝那种很浓很浓的茶。
服务员泡的这茶,他喝着太淡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
二青 来不及忧伤
“电视台,网站,报纸,呵呵,应该够楚昭云焦头烂额的了。不过,楚昭云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咱们还是得……有个准备啊。”覃飞抿了口茶,说道。
陈伟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说道:“嗯,所以,我打算让安安把你的经历好好写一写。”
“我的经历?”覃飞眉头微皱,继而便醒悟过来:“你是担心,楚昭云会拿我做文章?”
“如果我是楚昭云,我肯定会的。”陈伟说道。
覃飞点点头:“的确,拿我来做文章,打击天润的声誉,那徐议长心有顾忌的话,很可能也会取消天润的试点。只是,把我的经历写出来,能有效果吗?毕竟有些事情,不能说的太直白啊,牵连太大。实在不行,我就先离职吧,反正都是些表面的东西,也无所谓。”
陈伟却是摇了摇头,不同意覃飞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