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oft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五八六章 掏心窩子的話鑒賞-x0azf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燕北,包厢内。
秦禹松了松领口,非常激动地看着三个人说道:“各位,想一想重都城破时的场景吧!咱几千人进城,枪声响了一夜啊,三大家族,两大公司的人,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无助、绝望,只能看着自己人一个一个地倒下。而这种结果,是怎么造成的?为什么他们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地方,顷刻间就崩盘了?”
三人沉默。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的管理方式不对,经营方向有着重大错误,模式太老,只顾捞钱,却忘了自己的根基在哪儿!”秦禹声音洪亮的继续说道:“想一想,我刚打远山的时候,有多少民众在帮他们?部队一进城,院里在响枪,楼房里在响枪,连几十岁的老头子,都冲我们开土炮。但后来呢?我在楠木站住了之后呢?民众心里的那杆秤,却逐渐倾向了我们。我们开出了比三大家族,两大公司更好的福利,开始竞价征兵,很多人在有了选择后,就不再帮他们了。为什么?因为他们和民众之间只有单纯的生存关系和利益关系,那一旦有了更强势的势力介入进来,把这种平衡打破,他们就啥优势都没有了啊!对于民众来说,你是秦老黑当政,还是三大家族,两大公司当政,都跟他们关系不大,只要能活着就行了呗。”
“对。”徐岩听到这里,缓缓点头。
“所以,我不能复制失败者的管理模式,不然早晚有一天,还会有一个秦黑子打进川府,把我们赶尽杀绝,把你们这些核心当兔子宰,当金库搜刮。”秦禹站起身,拍着桌子说道:“到那时候,就不是没几个军官的问题了啊,诸位!”
老齐听到这话,也是如梦初醒,怔怔地看着秦禹。
“要立规矩,要改革,要完善法制,要向三大区的方向靠拢,这才是我们的出路。”秦禹看着众人,继续说道:“只有民众有了向心力,政务系统有了公信力,城镇稳定,民众有饭吃,有钱赚,有个安逸的环境,我们才能在这里长久地生存下去。真到有一天,川府夜不闭户,欣欣向荣了,那你再来一个军阀要进川府,还用你站在来号召吗?根本不用,民众自己就反抗了。顾司令为啥能在呼察凭空变出来五万预备役兵力啊?那是民众愿意捧他,知道再来一个人进呼察,那不见得有他干得好啊!”
三人听着秦禹的话,长长出了一口浊气,心里的那点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他们都不是傻子,心里清楚秦禹的意思,只有川府好了,他们才能风雨无忧,家族的安全才能得以保障。
杀军官,从大局上来讲,维护的也是大家的利益。
秦禹缓缓坐下,再次倒满了酒说道:“我知道,有个别几个人罪不至死,但这事儿出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只能重判。挠痒痒式的处罚方式,激不起民众对警务机构的信任,只能让他们感觉,这个部门就是摆设,就是出来喊口号的。法律在涉及到有功的军官,有背景的家族,就变成了人情机构,这样是个人都会抗拒的。”
都市醫道聖手
“别说了,小禹。”徐岩主动提起酒杯:“你的意思我们懂了,也能明白你在这个位置上的处境有多难。多的我就不说了,在改革、改制方面,我们徐家肯定支持。但凡有拦路的,一定严惩,绝不姑息!”
阮明闻声也举起了杯:“唉,其实我也挺后悔的。警务部门成立,我心里就明白这是要改制了,可对下面的人,约束力还是不够。说句实话,他们没,我也有责任。唉……挺愧疚的。”
秦禹看着众人,又拍了拍老齐的胳膊,脸色认真地说道:“咱们不光地方上要整顿,部队这边也要整顿。我和顾司令的参谋长有过沟通,八区的陆军大学会特意给咱们这边开一条通道,凡是咱第一独立师的军官,都可以特招入学。明天师部会给你们三家的军官下达学习命令,这次深造由历战,齐麟带队,为期两年。我先让你们家里的孩子学,等他们学完了,有本事了,再回到咱独立师,我会委以重任。”
三人听到这话,无言以对。
秦禹提杯,看着他们说道:“我就说一句,摊子铺得再大,也是以人为本。今天我是师长也好,是司令也罢,但咱们之间积累的情义是不会变的,永远都是!”
东方魅力的杀人案结束后,老李给他们三个提了官职,发了抚恤金。而秦禹又在燕北设宴,亲自陪他们喝酒,讲述川府地区的种种情况。现如今又给他们家里的孩子提了上升空间。
魔欲境 忘天
这一系列的做法,让三人真的无话可说,也充满了人情味。
说难听点,现在的第一独立师,已经不比从前了。秦禹有从龙之功,顾司令对他又喜爱有加,那即使秦禹现在卸磨杀驴,弃用阮,齐,徐三家,也不会引起什么震动。最多师部会裁去一部分兵力,三个重镇暂时会有一些人事变动而已。
凭啥这么哄着他们啊?不就是因为大家一块走过那段最难的日子吗?!
老齐看着秦禹,缓缓起身说道:“……话到这个份上,再较真就不识趣了。你放开干,我支持你。”
“干了!”
“干了!”
四人一同起身,仰脖喝掉了杯中酒。
从这一开始,川府真正的改变终于来了。部队内部整治,地面上严打,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了。
……
高門庶女
重都。
可可坐在椅子上,拿着电话冲天成分公司的负责人问道:“说是怎么调查了吗?”
超级扫描器
“医药总局那边来了一帮检察员,在办公区和厂房转了一圈,封了一些设备和科研室就走了。”负责人立马回道:“估计是敲打,可能要罚款。”
森林帝国
“那就交罚款吧。”可可淡淡地说道:“不要声张,上面让干啥就干啥。”
昆仑劫灰(昆仑传说) 步非烟
“明白了。”
邪猴
与此同时。
叶子枭站在南沪的公司里,拿着电话问道:“文部长,我们这是惹谁生气了,怎么货还给我们停了呢?”
“怎么回事儿,你心里不清楚啊?”对方笑着回道:“我也是没办法,接到上层命令了,你们自己想办法缓和一下关系吧。”
位面的旅者 被遺忘的夢想
云颠上的爱情论 赤脚踏青梯
叶子枭沉默数秒:“行,我知道了。”
武出法隨 扶余張生
“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叶子枭背手说道:“妈的,这个禾盛药业还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