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第三卷總結相伴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先说一下,这最后一章其实是我决定作废存稿的时候就已经写好的,如果没有请假,当天下午六点钟就应该是这一更,第三卷也就算是正式结束了。
只不过后来我重新调整了思路,作废第四卷开头部分,还在第三卷结尾的时候增加了转会的详细描写。
但不管如何,这一章我保留了下来,只是做了一些修改,删减了一些和现有剧情冲突的部分,增加了全新的段落。
仅这一章我就可能修改增删了大约五六次——直到昨天晚上加入自动更新之前都还在改。
虽然改的很多,但都是增删内容而已,对结构和主题思想,还是非常满意的,该交代的都在这里交代了,该收束的也都收束了,该怀有希望的还有希望。
之前在请假单章里有朋友说我夺冠之后对各方反应描写不足,像是流水账一样。
我为什么没有在夺冠之后重点描写各方反应?
因为我要在最后一章描写各人的反应啊……如果在联赛夺冠之后写了,现在再写不重复了吗?
有何意义?为了多水出一两章来?
夺冠之后这一卷还没结束呢,但也距离结束不远了,如此近的篇幅内同样的事情写两遍,完全没有必要嘛。
本来按照我原来的计划,写完搬家之后就该是最后这一章的。
这一卷以买新房子作为开头,最后落在搬家上也算得上是首尾呼应了。
哪想到最后我对胡莱去哪支球队的选择出了问题,迫不得已推翻重写了这段剧情,所以才在搬家之后又加了一段转会的剧情。
还好加的不多,就三章,否则情绪都要不连贯了……
不过因为更新不够快,追更的话会体验稍微有些不好。不过大家回过头来再一口气看的话,应该就会好很多。
说一说整个第三卷吧。
第三卷写完了,照例用WORD看一下字数,七十一万七千字。
和前两卷的字数差不多,章节数也差不多。
能够如此巧合我自己也没想到。
我也没有刻意去控制字数或者篇幅,情节写到哪儿就在哪儿结束。
现在回过头去看,其实这一卷七十万字也没写几件事情。
大的剧情也就是卷首的U23亚洲杯剧情,中间有打王献科的剧情,接着是奥运会剧情,奥运会回来就是夺冠剧情了。
夺冠那场比赛写完,后面的其实都是余韵。包括转会都只是小剧情而已。
重要的故事剧情也就这四个,夹杂其间的都是一些小插曲。
要按照“不水”的写法可能四十万字就写完了。
在奥运会剧情之后,有一些读者已经开始迫不及待想要看转会去欧洲之后的故事了,但我还是按照计划把后面的联赛夺冠剧情写完、写满。
因为不这样写,怎么才能表现出书中世界那些人对胡莱去欧洲的期望呢?
最后怎么才能有他在机场那么多人来送别他呢?
毕竟胡莱可是在这一个赛季中帮助球队获得了中超冠军,他自己也收获了最佳射手,还破了施指导的纪录。有这些成绩在前面,才能凸显他在目前国内足坛的地位。
整整一卷铺陈的情绪要在最后收尾集中绽放出来,就不能太急匆匆。
反正这一卷的结尾我很喜欢,不仅仅是对第三卷进行了一个收尾,也是对整个前三卷做了一个总结。
联赛的最后一轮比赛也是如此,我采取了两场比赛并行描写的做法,很多时候甚至让胡莱刻意地消失在描写中,就像他这个前锋的特质一样——比赛大部分时候你都可以看不到他,不在意他,忘记他,但最后时刻,最关键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在最要命的位置。
绝对狂神 小白菜
有人说拖?
我不觉得。
两场比赛一起写,从开球哨到终场哨,一共八章,拖吗?这可是本卷最后一场比赛,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是很多人命运交织在一起的一场比赛。
这卷初期的那场超级杯,一场比赛我都写了十一二章呢。
在这最后一轮联赛中,有多名主要角色需要表现,只用八章来写他们我觉得我已经足够简练了。
夺冠之后为什么国家队换帅的事情我一章就拉过去了?换帅过程被我用一个新闻公告解决了,我没写威尔森和足协的交锋,写了固然可以水字数,却会破坏最后的节奏,冷却从最后一场绝杀开始酝酿的那种情绪。让故事变得支离破碎,模糊焦点——这里我后来加的转会剧情稍显多余了点,如果我把转会放到最后一场联赛之前写,那么卷尾的这段情绪效果会更好,更集中。
可惜了,这就是没有足够多存稿的弊端啊……要是我还能有个三十万字存稿,那么在大家不知不觉间恐怕我就已经完成了自我调整和修改。
通过这次修改也想让大家知道我写文是什么状态,为什么存稿一直多不起来……
有人说你就写两章,平均两个小时一章,给你六个小时还写不出来吗?
真写不出来。
每天打开文档先改昨天写的错别字,如果有什么地方描写不对,情节不对一样也要改——这次改文是大改,而平常的小修小补一直都有。
改完头天写的东西之后再想今天的内容,怎么切入,怎么开头,写到章节最后落到什么点上,以什么情绪收尾……这些都是让我绞尽脑汁的东西。
乌贼说他每天开始写之前常常要在电脑前坐上很久才能开始写。
我和他差不多,但他是一旦想好就能很顺利写出来。
我不行,我中间时常会卡。
角色说一句话我都要想半天,怎么说才好,以什么形式说会更好……在这个地方角色做出这种举动会导致什么结果,再往后又会带来什么影响,伏笔要不要在这里就埋下?
想要表达一个意思,有一种现成的方式了,但会不会还有更好的方法来表达?
就像是你玩游戏,当你选择了A,会引发的剧情和你选择B所引发的剧情就完全不同了,但选A好还是选B更好呢?
身为作者,就得不停地做类似的选择题。
这次的问题就是我选择了A,并且按照A选项的前提写下去,写着写着发现不对劲,于是只好推翻倒回来,重新选择,选B,后续剧情便得根据B选项重新调整。
之前所准备和写出来的内容全都不能用了,废掉四章稿子对本来就只有四章存稿的我来说,简直就是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说回到写作本身,作者是有创作高峰的,而其实属于我的创作高峰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想要写出高质量的东西,就必须舍弃速度,用更多的时间在电脑前一点一点去磨,和自己较劲。
而且仔细想想……我好想从来就不是那种速度和质量都兼具的作者。
当初写《我们是冠军》我一个星期才更两章,甚至是一章。
写《冠军教父》时,我每天一更,雷打不动——除了汶川地震时请假断更过。
也就是写《禁区之雄》和《胜者为王》时速度快一些,但风格不同,写作的方式也不同。况且单论文本质量的话,写的最快的《胜者为王》肯定不是我所有作品里最好的。
写了快十八年的足球小说,这么多年只在一个题材里打转,我不知道起点有多少作者能够像我这样。我也不得不说,我的创作生涯确实是在走下坡路的,会逐渐的质量和速度都提不起来,失去商业写作和读者共情的嗅觉,写一本扑一本,写一本扑一本,然后彻底退出这一行,消失不见……
如果没有《禁区之狐》这本书,我可能就真的会这样。
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上本书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创作激情在消褪。
写了那么久的足球小说,哪怕再怎么热爱足球热爱写作,也有激情耗光,审美疲劳的一天。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每次完本一本书,就会休息很长时间的原因——以前的我顶多休息一个月,哪能一休息就是半年啊?
人要服老,也要尊重客观规律。
还好我在《禁区之狐》这本书上重新找到了感觉,我不能说我的职业生涯第二春了,但最起码现在的我还有很多话想要说。
而倾诉欲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以前我写《我踢球你在意吗》和《我们是冠军》是21岁到23岁,写《冠军教父》是从24岁写到26岁,算是把自己人生前二十多年的积累说给你们听。
现在我想把我人生26岁到40岁的阅历积累说给你们听。
于是有了《禁区之狐》这本书。我相信大家一定可以从里面看到很多我对生活和足球的态度与想法。这些态度可能和当初我写《我们是冠军》和《冠军教父》时都不一样了。
现在对我来说,最起码写好这本书远比爆发更重要——我所谓的写好是写出一本可以经得起时间考验,经得起反复推敲的书。而不单单是订阅有多高——我不是说订阅不重要。订阅高当然好,但如果说要让我抛开质量提速爆发来把订阅成绩拉起来,那我真的做不到。既然心有余而力不足,那就做个取舍,质量优先吧。
我知道现在网络小说IP难卖,体育足球小说的IP就更难搞了,版权改编我做不了主,身为一个作者,我所能做的也仅仅就是把这本书写好了。
在这本书以后的日子里,我也会秉承这个想法去写的——质量第一,数量靠后。
说到这里,虽然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我还是不得不再说一遍:如果觉得追更太痛苦,大家可以开着自动订阅养上,比如在重要比赛的时候养着,等更完了一口气看。
你好我好大家好。
不要说什么“明明是高潮被你拖得毫无激情了”。
不是我拖,是我每天就能写这么多,产出有限,还有可能写了也白写——全部作废了。
实际上如果倒回去把那段剧情一口气看完的话,会觉得一点都不拖,每一个字都不浪费,每一个出场的角色、说的话、对他们的描写都是有意义的。
关于我自己说完了,接下来说一说小说本身。
这一卷,胡莱结束了他在国内的全部征程,出发去往欧洲,开启他人生中的一段远行。
尹吾的那首歌我从写秦林退役的那一章开始一直听,反复听,只听着一首歌,听了许多天,写完了第三卷,又重新写了第三卷的尾声部分,一直到现在,在写这篇总结的时候还在听。
其实这首歌不口水,旋律也称不上朗朗上口。但我就是喜欢。
在写到秦林退役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把这首歌完整地用到最后一章的结尾,因为这首歌的歌词实在是太适合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了,是对这一卷结尾部分的总结和对胡莱未来的展望。正好可以起到承上启下的衔接作用,犹如电影里的转场一样。
胡莱背负着那么多人的期望远行,不就是为了追逐他心中的梦想吗?
但因为梦想而远行并不仅仅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也会有艰难险阻,这不是一次唱着歌儿蹦蹦跳跳的郊游,而是一段需要勇气和运气的艰苦跋涉。
正如歌中所唱的那样:
“可远方也有酷暑寒冬,有风雨的夜,泥泞的路。”
同样,尽管有这么多艰难险阻,我们这些书里书外的人也还是会期望胡莱一路无恙,多些坦途,少些曲折,多些喜悦,少些愁苦。
他是书中的“全村人的希望”。
颠倒异界的杂货店 化玄
也是书外的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
从一个被人嘲笑排挤的中学生,一步步成长为一个能够承载所有人希望的“天才球星”。
我用了两百三十万字来展现他是如何做到这一切,如何完成这种转变的。
放到我上本书《绿茵峥嵘》,这个字数已经快要完本了,而现在也不过才走出国内足坛……
但我并不觉得节奏慢,我个人觉得这前三卷我写的非常好。
就该是这样,一个人的成长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一个天才也不是直接就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他应该有来路,这样才能有去路。
二百三十万字,我写出了他的来路,接下来我要写他的去路。
我不知道会写多少字,但我一定还是会尽量按照前三卷的这种感觉写完整,写透彻,写的让人信服,让人真就觉得在那个平行时空里有这么一个人、一群人,发生着那些事情。
而我,只是一台莫得感情的摄影机,将之全部忠实记录下来,呈现给电视机前的观众老爷们看。
这是一场大型真人秀,这里面的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真人,而不是NPC。
就像我反复强调董文一定要坚持让欧洲俱乐部给出一个他认为符合胡莱身价的报价,哪怕这种做法在书中很多球迷看来是没必要的,存在极大的风险,不讨人喜欢。
但我还是写了。
因为我认为董胖子他就应该是这么一个人。他有他的立场和看问题的角度,他会坚持一些他认为应该坚持的事情,而不是成为一味给主角服务的NPC,只要涉及主角的都是“好好好”。
还有李自强。有读者看到现在,觉得胡莱已经事业有成,证明了自己,李自强没必要老是看不惯他。
但要我说,他对胡莱的看不惯不是在足球事业上,而是在女儿李青青身上。作为一个早年丧偶,独自把女儿拉扯大的父亲来说,任何一个企图靠近女儿的男人,都会被他当做敌人。不管这个男人有多优秀,哪怕家财万贯,富可敌国,名动天下……作为父亲,该炸毛还是会炸毛。
这种不爽和是非对错没关系,是一个人的感情。
而感情这玩意儿是不讲道理的。
不要说“这样不对”“不应该这样”。
没有什么对不对,应不应该。
可能直到最后,李自强都不会发自内心的喜欢上胡莱,接受胡莱。但那有什么关系呢?让一个人保持他独立的人格和思想不好吗?
总之,这就是我在写这本书时的一个创作态度。
而且我也很开心地看到这本书的成绩始终是在向好发展的,哪怕进步的很慢,但确实是在变好。
现在高订过九千,朝着一万去了。
均订也过了六千,是当初我目标的两倍。
我想,作为一个纯架空,一开始缺乏代入感的故事,还能有这样的成绩,足够让我有信心继续写下去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包容。
这本书一开始我就说了算是任性之作,你们还能让我继续任性的写,令我感到无上满足。
这本书写的很累,经常写到后半夜,绞尽脑汁一天也就写两章。
可看到自己的成果,还是挺开心的。
我会经常翻过去重新看我之前写过的那些情节,看大家的本章说,然后一个人捧着手机傻乐。
我觉得自己所构思创作出来的那些东西,能够被人读懂,就是创作者最大的幸福。
很显然,我和你们是有这种默契的。
我与狼王有个约会
谢谢大家!
感激不尽!
请大家继续期待和欣赏胡莱这次远行中的风景。
※※※
PS,根据我自己的统计,胡莱职业生涯到目前为止已经在正式比赛中一共打进了一百二十一个球,两个半赛季的职业生涯,算上联赛、足协杯、国家队、国奥队的各种正式比赛进球,一百二十一个球,这效率还可以吧?
后面有彩蛋章给大家看看我是怎么在写书的过程中做统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