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笔趣-第二百六十一章:曲宜宮閒談鑒賞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万沛儿自然没有把时辰弄错,不过既然她这么说了,在场的人也不会非要把帖子拿出来验证,随即沈落也跟着打了个圆场,如此,就算糊弄过去了。
待沈落坐定,便有人接着先前聊到的话题说话了。
因不知之前众人聊了些什么,沈落便没插话,只是想着方才万沛儿的话,她在脑中飞快反应着姜夫人是哪位夫人。
边想着,沈落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在场的人,很快发觉定昌侯府杨鸣的正室夫人并未到场。
杨夫人没来,但定昌侯府的车驾却停在宫门外,看来来曲宜宮的不是侯夫人,而是杨鸣家中的二房妾室。
姜夫人……沈落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是叫姜雪羽。
药香
后头转了别的话题,沈落就偶尔跟着说一两句,但大部分的功夫她是在观察众人的神情,看有没有举止奇怪的,算是帮万沛儿防备着。
除了宫外来的几位夫人,中殿里头还坐着后宫的一些妃嫔。其中大多数位分低微,也不怎么说话,只有怡妃与沈落一样,偶尔会说一两句。
安贵人身怀大肚,没来曲宜宮凑这个热闹,舒妃参与谋反,早已被正法,渝妃失去了腹中子,现在也不会跑来看别人欢喜,揭她自己的伤疤。
这么一看,先前册封的四妃里头已经算‘折损’了两个,而怡妃虽是来了,但看着与万沛儿并不亲厚,容嫔少与人往来,今日干脆没有到访。
她们两个看着不像会给万沛儿使绊子的人……沈落这样盘算着,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悄无声息地飘过,很快,有一道目光与她相撞。
是康欣馨。
不过只是一瞬,随即康欣馨便转开了目光去。
沈落打量着她的衣裳首饰,看起来她混得还不错,从饰物规制上看,好似还升了位分,应是贵人。
如今的康欣馨说话举止越发沉稳,比起之前待字闺中之时,她的野心和狠辣隐藏得更深了几分,是以沈落初时并未注意到康欣馨也来了。
不过既然看到了康欣馨,沈落也知道她的为人,此时就不免要仔细观察一番。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是康欣馨装得很好,但沈落还是在她温柔得甚至有几分怯懦的目光中,捕捉到了一丝不怀好意。
略微思考了片刻,沈落转开脸去。
随即,众人稀松平常的话语中,一句‘郑夫人’传到了沈落的耳朵里。
“郑夫人真是会说笑,哪里是侯爷眷顾?侯爷向来是疼爱侯夫人多些,且今日进宫原是我的提议,又赶上侯夫人昨日忽然身子不适,这才便宜了我一个人今日到曲宜宮来,沾沾贵妃的喜气。”
说话的人是姜雪羽。
听她的意思,进宫探望万沛儿本就是她提出来的,而她是妾室,即便进宫也该是正室夫人魏如馨出面,可偏偏魏如馨病了,这才轮到了她。
“姜夫人你过谦了,听说夫人的儿子在怀交军中已经做到了千户郎,甚得定昌侯的喜爱呢~想来侯爷爱子及母,对夫人也定是格外温存。”
被称作郑夫人的女子再次开口说道,沈落看了一眼,这才想起来她是户部尚书郑宏伯的夫人。
随即姜雪羽颔首一笑,又说了几句客套话。
看着众人的脸色,她们似乎是对这位姜夫人观感颇佳,她也的确是举止得仪。
不过沈落总感觉这位姜夫人的目光时不时要从自己身上过一遍,或许是因为刚刚来的时候被这个姜雪羽指责了一番,故而她才生出了这样的错觉。
今日更为要紧的是替万沛儿看着她们,至于她们对自己是厌恶还是亲近,沈落暂且顾不得,是以她不再去想姜雪羽的事,只默默看着众人有没有奇怪的举动。
不知是因为人多还是别的什么,今日来的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甚至还有几位夫人,她们表现出来的欢喜不似作伪,譬如那位郑夫人,还有莱阳伯府的沈夫人。
到底这场热闹的会面闲谈平稳度过了,临近午时,万沛儿到了要用膳的时候,众人便散了。
沈落自是没有走,被万沛儿私下留着用膳,不过在众人散去的时候,沈落还是做做样子跟着一起出去了。
等出了曲宜宮的大门,众人先是一道走了一段路,随后不久便散开了去。回宫的回宫,出宫的也各走各的路,而沈落走在最后头,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
“王妃,你在看什么?”半夏见沈落直盯着一个方向看,便问了一句。
沈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半夏和华懿:“你们记得前不久万贵妃有孕的消息传遍宫里之后,皇上曾经提起过要立万贵妃为后吗?”
半夏和华懿对视一眼,半夏随即道:“记得。有一阵子朱雀街都在传这消息,不过不是因为万贵妃出身将门,立后的事便不了了之吗?”
说完这句,半夏见沈落迟迟没有接话,只好又问:“王妃,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不过听到些传闻罢了,也不知是真是假……”沈落嘟囔了一声。
半夏和华懿皆是没听清,半夏正要再问,沈落忽然转头朝着华懿吩咐道:“你跟着郑夫人,看看她一会儿去哪儿。”
两人俱是一愣,不过华懿随即便应了声,朝着郑夫人离开的方向过去了。
半夏虽是好奇,但看了看沈落的脸色,她便没说话。
“她来了。”沈落忽然道。
半夏没明白过来,茫然朝着前头看过去,这时两人身后却是传来脚步声,半夏立马转过身去,一怔。
不等半夏行礼,也没等康欣馨身边的喜儿向自己行礼,沈落保持着背对着康欣馨主仆的姿态:“怎么,欣贵人等了这么久没走,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康欣馨看着沈落的背影弯了嘴角:“怎么说也是老熟人了,王妃连个正脸也不屑于赏给我吗?”
“你如今倒是牙尖嘴利了。”沈落笑着转过身来。
宫中比外头的阴谋算计要多得多,在宫中浸润了这么久,康欣馨如今面对沈落,自认为已经是从容不迫,可等面前的人真的转过身来,她心头还是不由的一慌。
强自镇定下去,康欣馨保持着脸上的笑容:“王妃如今跟万贵妃似乎格外亲近呢……”
微微仰首,沈落半是讥讽半是不屑地瞥了康欣馨一眼,单刀直入:“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很清楚,不过既然你有话想说,有些事,我不妨好心先告诉你。等我说完,你再掂量掂量你的主意是不是好主意,有些话你是不是还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