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 txt-第0281章 詭異幼體閲讀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如果林一菲还活着,那么这件事幕后的主谋,多半就是她。
如果戴娜是主谋,她没有道理把墙洞开在对面床铺的墙体上,毕竟那是林一菲的地盘。
那个宿舍,只有她们两个人住。
四张床铺,两人默认各占一边,各自分享一边的两张床铺和柜子以及底层的书桌。
如果墙洞的秘密只属于戴娜,她几乎没有任何理由开在林一菲那边,导致暴露风险无限增大。
虽说有一种安全叫灯下黑。
可从逻辑上,这很难成立。
更何况,林一菲阻止同桌上她床铺的举止已然表明,她应该就是在隐藏某种秘密,生怕暴露这个秘密。
根据同桌的回忆,床铺上并无异常。
那么秘密何在?
除了墙面海报后面的墙洞,还有什么?
只是,连续两天天灾,整个世界几乎同时陷入一团糟,通讯中断,原本通过网络可以源源不断得到的信息,现在完全是眼前一抹黑。这么一来,要确定林一菲是死是活,原本很简单的一件事,现在却变得很是棘手。
当然,现在当务之急,倒也不是找到林一菲,而是把那两个诡异虫卵送回行动局研究一下。
如果这两只诡异虫卵真的那么重要,不管是林一菲还是戴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说不定,这两只虫卵还能成为诱饵,引得她们从暗处来到明处。
江跃陪着罗处等人走出校门,罗处等人先上车,江跃准备最后一个上。
一只脚刚踏入车门时,江跃忽然顿住了脚步,车门顺势一关。双手在车顶一压,身体从车子这边直接窜到另一头,同时飞起一脚踹出。
他这一脚踹出的同时,墙头一道身影正好扑到。
这一切就像是预演过似的,竟然严丝合缝,恰到好处。
那身影面对江跃这飞起一脚,势头顿时被阻,双手一探,赫然是锋锐的利爪往江跃的小腿狠狠抓去。
江跃的云盾符本身防御力就强,再上他的肉身经过灵气的一次次洗礼,这利爪未必能对他造成多大伤害。
但是谨慎起见,江跃并没有去硬刚。
小腿轻轻一摆,顺势在那利爪上一点,借力打力,那利爪的攻击顿时偏离,反而差点抓向了自己的大腿。
这时候江跃已经看清楚了,这道身影正是先前逃遁的戴娜。
戴娜那双眼珠子,散发着野兽一样的凶光,就好像江跃他们要带走她的生命似的,不顾一切要抢夺回来。
之前在女生宿舍门口,戴娜根本不和江跃他们硬拼。
而这次,戴娜却跟换了个人似的,喉咙中发出尖锐的嘶吼,就像一头发了疯的猛兽,豁出性命也要干到底的架势。
江跃倒是不惧。
他显然看出来,戴娜异变后的身体,确实远超常人,尤其是四肢异变出锋锐的爪牙,对普通人而言绝对是杀伤力惊人。
可戴娜异变的时间终究太短,看得出来,她的战斗技巧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看似凶悍的攻击,其实破绽很多。
江跃在速度上不落下风,对付起来,其实并不难。
面对戴娜凌厉的攻势,江跃看似不断躲闪,不敢直撄锋芒,其实这是他麻痹对手的策略。
他不担心和戴娜交手,却担心戴娜一言不合又溜走。
现身的戴娜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躲在暗处,随时偷袭的戴娜。
罗处等人也很快反应过来,纷纷跳下车来。
尤其是罗处,知道戴娜的目标是那只储物箱,自然不会放在车上,而是夹在腋下,有意无意往空旷的操场方向跑去。
江跃见罗处如此有默契,心里更加有底。
也不急着跟戴娜死斗,只是缠着戴娜,不让她靠近罗处等人。
储物箱里那两只虫卵,对戴娜而言显然非常重要。在和江跃的缠斗中,戴娜的注意力至少有一多半是被罗处他们牵着的。
都市神算子
很快,罗处他们便已经抵达操场。
而江跃有意无意放了点水,让戴娜既不那么容易靠近罗处,又有机会往操场那边追去。
这么一来,战场很快就转移到空旷的操场。
校门内,高翊老师带着一批觉醒,纷纷涌向操场。
大家都是聪明人,明显已经形成了默契。这是要在操场包围戴娜,在空旷的地方,让她无法借助地形逃脱。
一旦在空旷区域被包围,戴娜将无路可遁,只能硬拼。
至尊 狂 妻
戴娜不知不觉,就陷入了这个圈套当中。
储物箱被罗处放在操场中间,罗处和两名手下,已经荷枪实弹,站成三个方位,将戴娜的去路封死。
江跃则不急不缓地兜在戴娜的身后,并没有过分逼迫。
戴娜龇牙咧嘴,之前只是四肢异化,而此刻,她的头部也完全异化,一双完全不似人类的双眼,散发着浓浓凶光,死死盯着那个储物箱,喉咙中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
异化的双脚窄长,长长的利爪在地面不住刨着,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去死!”
戴娜双脚在地面狠狠一蹬,整个身体再次形成标枪形状,如电钻似的朝罗处他们发起冲击。
这一招,之前戴娜就使用过。
“开火!”
罗处大吼一声,手指在扳机上连连扣动。
他的两名手下几乎是同时扣动扳机。
罗处他们的枪支弹药,可不是警用枪支,是经过改造的枪械,口径更大,子弹也是特殊的银弹。
跟冰雹似的子弹倾泻而出,对着这么大一个目标形成覆盖射击,就算戴娜的移动速度再快,也没有子弹那么快。
子弹砰砰砰射出,虽然不少没有命中目标,但终究还是一些命中的。
噗噗噗!
戴娜那鳞化的皮肤,防御力其实比鳄鱼还夸张。一般小口径的子弹打在上面,恐怕还真只能擦破一些皮毛。
可这大口径的银弹却大不一样,不但穿透力强,破坏力大,而且对邪祟怪物有加持的伤害力。
戴娜这人形冲击钻冲到罗处他们跟前十米左右的距离,便被这倾泻而来的弹雨给打傻了。
要说这异化后的身体,确实是强悍。
便是如此口径的银弹,也未能彻底打穿戴娜的身体。但是子弹命中戴娜后,却嵌入了戴娜的肌肤血肉,强大的冲击力还是打得戴娜全身疼痛,血流如注。再加上银弹本身对邪祟具有加持的腐蚀力和灼烧力,无疑是双重打击。
虽然没有击穿,但却造成了实质的伤害。
趴在地面,戴娜身上至少多了七八个伤口。每一个伤口都在流着血,看上去显然伤害极大。
戴娜眼中的凶光却丝毫不减,还想挣扎着起来,继续往前冲。
只是,这个级别的伤害,对她异变后的身体终究是造成了实质伤害。
加上失血,她挣扎着站起来时,全身明显有点难以支持,轻轻地摇摆起来。
也就是异变之后肉身强悍,换作普通人,哪怕是觉醒者,中了这么多枪,只怕早就倒在血泊里难以动弹,死得不能再死。
罗处他们趁此机会,已经换好弹匣。
“戴娜,投降吧!”
罗处高呼道。
戴娜身体摇摇摆摆,再也站立不稳,噗通一声,又趴倒在地。
即便如此,她的四肢还是保留着向前爬动的姿势,看上去好像还不屈服。
只不过,这时候任谁都看得出她的虚弱。
江跃叹一口气,心里却无半点欣喜。
要说这戴娜确实沾了血债,死有余辜。可看这情况,江跃估计,戴娜只怕也并非主动选择堕落,而是身不由己,被人操控而已。
高翊老师见状,也快步跑了上来。
蹲下查看了一下戴娜的情况,缓缓摇头:“不行了。”
就在这时,戴娜异变的头部,獠牙在慢慢收缩,身上的鳞化状态也在慢慢消除。
不多会儿,头部到躯干,躯干到四肢,异化状态彻底消失。
就在异化状态消失的那一瞬间,戴娜腹腔下侧隐隐出现了一丝诡异的隆起。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体内蠕动。
嗤嗤嗤!
就好像布匹被撕裂一样,戴娜的腹腔从里到外,竟然缓缓出现一道裂缝,就好像有什么减弱之物从里边划开一道缝隙,要从里头钻出来似的。
这诡异的一幕顿时让人看得面色大变。
“大家小心!”
嗤!
肚皮上的肌肉彻底被划拉开,血水从雪白的肚皮溢了出来。
下一刻,腹腔里头探出一只出手,跟螃蟹的螯似的,划拉开肚皮的肉,慢慢从腹腔中蠕动出来。
很快,这玩意就有一半探出腹腔。
仿佛本能有一种危机感,这玩意探出一半时,挥舞着那只螯,像是在示威。看着十分诡异。
罗处上前,挥出匕首直接斩在那螯肢上。
啪!
螯肢当即被削掉了一半。
“我来!”
高翊老师手中的棍棒盯上,弹出尖刃,在那蠕动之物上狠狠一扎,直接顺势拽了出来。
这时候大家才看清楚这玩意长什么样子。
大家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绝非现有的已知物种。
这玩意身体看着像虫子,但肌肤表层却跟癞蛤蟆似的极为恶心,全身黏黏糊糊,却长着螯肢一对。
最恐怖的是头上居然长了好多只眼睛,那眼睛就跟人类的眼珠子似的,看上去竟然好像是开了智的生物,而不是浑浑噩噩的物种。
高翊的尖刃用力往地面一扎,将这古怪玩意钉在了地面上。
即便如此,这玩意还是不死,全身依旧倔强地蠕动着,那只没有被斩掉的螯肢,疯狂地挥动着。
江跃认真查看着此物。
看得出来,此物的块头并不小,虽不如一个初生婴儿那么大,但看着至少比成年人的巴掌更大。
此物从戴娜腹腔深处钻出来后,戴娜便已经没了声息。
毫无疑问,这玩意是把戴娜当成了母体。换句话说,它是借助戴娜的母亲,孕育生命。
现在大家看到的,应该还只是刚形成不久的幼体,因此行动缓慢,全身防御力也不强,被高翊直接扎穿。
每个人心头都浮起疑云。
望着那只储物箱,想到那两只诡异的紫色虫卵,难道里头也是这个东西么?难道借助母体,可以让这鬼东西成长速度更快,孕育速度更快?
江跃想起那两位惨死的受害者,她们身体的母体器官是被摘除掉的,同时被摘除的还有眼珠。
看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可惜戴娜已经没了生命气息,很多疑团一时间无法解开。
戴娜的死,线索链暂时是中断了。
那么,剩下林一菲,她会否才是这里头的关键?
不管什么情况,现在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将两枚紫色虫卵和这蠕动的幼体送回行动局研究。
这一路,再也没有人来骚扰他们。
顺利回到行动局,罗处第一时间就去见了行动局的周一昊局长,然后带着虫卵和幼体直奔行动局的实验室。
东西到了行动局,江跃也就相对放心多了。
事关重大,江跃相信罗处一定拎得清。
实验室对外界肯定是不开放的,哪怕江跃跟行动局关系密切,也绝不允许接近。
老韩不等江跃离开,一把拽住江跃,问起了情况。
江跃将前前后后的事梳理了一遍。
老韩一拍大腿:“这么说,这些凶案其实都有内鬼?”
“说内鬼也不准确,但一定是凶案现场附近的人,常态情况下,绝对不会暴露。”
“所以,这种案子的关键,是不是找到现场的虫卵?”
“可以这么说,但也有一种情况,就是所有虫卵如果都找到母体的话……那又如何去找?”
“哎,所以事不宜迟啊。”老韩叹道。
线索已经提供了,江跃不可能事必躬亲。他心里还挂记着其他事,便率先告辞了。
江跃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回了扬帆中学。
连续的诡异案件,让扬帆中学人心惶惶,哪怕校方尽了最大努力安抚,但是效果还是不佳。
童迪见到江跃返回,快步凑了过来,一脸凝重道。
“班长,我刚才冥想的时候,又梦到七螺山那只巨大虫卵了。”
“梦到什么?”
“我感觉它很愤怒,巨卵内部出现巨大的动静,好像有无数幼体在里头闹腾似的。是不是,我们激怒了它?”童迪的问题,让江跃脸色顿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