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七百八十一章生無人死無屍看書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闻人政看着神色莫名,一副高深莫测之态的李布衣,怔怔发呆了一会儿,最后眺望了一眼官道之上渐渐变成黑点的车队。
天下乱不乱,徒弟说的算!
穆然,闻人政猛然看向了李布衣:“师兄一直所说的天命莫非是……..”
闻人政虽然没有将后面的话语直接问出,其中的意味已经不言而喻。
李布衣既没有点头认可,也没有摇头否认,捻着缭乱的胡须同样露出一丝迷惑不解的目光。
“天道之变,连老道我都有些猝不及防啊!”
闻人政也算是才思敏捷之人,从李布衣的话语中已然明白李布衣已经从侧面告诉了自己问询的那个答案。
沉吟了良久,闻人政苍老幽邃的双眸平静的望着李布衣。
“师兄,师弟跟在你身边修行四载有余,今日有一疑问,还望师兄不吝赐教。”
“何为道?”
闻人政愣了一下,默默的点点头。
李布衣将拂尘搭在手臂之上,踩着玄奥怪异的步伐顺着官道渐渐远去。
“学道四年,道在眼前;学道十年,道在天边。
道为登峰造极,无极为极,无道为道!
老道终究是来晚了一步,你出手的那一刻,因果已经结下。
去吧,去找一下你自己的道吧!”
李布衣不大不小的声音好似天地洪钟一般响彻闻人政耳畔两侧。
看似清晰的身影,在闻人政愕然的目光之下飘忽不定的渐渐远去。
在闻人政的眼里,李布衣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赶路,然而不肖几个呼吸之间,狭长无垠的官道之上,李布衣的身影渐渐地消失不见。
无垠大地上的积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着五彩缤纷的霞光,万籁俱寂,举目望去空无一物,仿佛消失在天地间那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道在眼前。”
闻人政轻声呢喃了一下四个字,浑浊的双眸闪过一抹光芒,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目光中带着思索的意味,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北方缓缓赶去。
一日后,大雪又至,连绵两日。
随着亲兵车架的陆续北上。
一字并肩王柳明志薨逝的消息,好似龙卷风一般彻底席卷了整个北疆境内,几乎人尽皆知,向南也渐渐地辐射到了京城直隶境内,逐渐朝着京师波及而去。
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念头都是不可能。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传递着这些消息,越来越多的人从最初的不敢置信也不得不相信了。
在大龙,很多百姓或许不知道自己辖地顶头上司,一府总督,一州刺史,一县之长是什么人。
但是绝对不会不知道一字并肩王柳明志是什么人。
地瓜,冬小麦,这些高产作物,火炉,突厥的牛羊肉干,西域的美酒胡姬切实的让百姓们感受到了丰衣足食的美满日子。
而这些东西的出现,都少不了并肩王柳明志的身影。
倾城红颜王妃要下堂
朝廷自瑞安二年伊始至今,几乎是年年有战,征集粮草每年皆有。
可是近乎十年来,百姓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节衣缩食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
只晓得,好像很多年都没有饿过肚子了。
虽然吃不上细粮,但是粗粮管饱管撑,这在十几年前也是百姓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而让他们吃饱肚子的人,一是他们手里的土地,二就是并肩王上书朝廷,逐渐普及开来的高产作物。
得知并肩王柳明志薨逝的消息,百姓们从最初的惊愕不信,渐渐的悲痛了起来。
好端端的,怎么就……..
随着并肩王遭遇朝廷自杀的消息再次波及,马上就要临近新春佳节的日子里。
百姓聚集乡老家中,乡老聚集里长家中,里长又聚集到了县衙之中……
以此为始,最终各地州府的官员全都聚集到了各府总督的府中商议此事。
这件事已经不止北疆二十七府,毗邻北疆二十七府的十几个州府也被这则消息给席卷开来。
心知不妙的各地总督,立刻传书朝廷汇报了此事,并且请教处置办法。
事态已经发展到了一府总督都不敢自行决断处置的地步了。
混沌剑修
一时间,雪花片一般的文书密密麻麻的朝着京城六部衙门飞去。
早就该在家筹备欢度新春佳节的六部九卿,满朝文武此时此刻哪有心思准备新春佳节的事情,跟拉磨驴一样游走在各个衙署之间打转起来。
风云渡口。
六位身着大氅倾国倾城的风韵佳人,纵马停在了风云渡口美眸湿润的扫视着一片潦草的风云渡。
嘴唇皆是嚅喏发颤,目光中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
六女正是齐韵,闻人云舒,凌薇儿,慕容珊,三公主,云清诗,姑墨蓉蓉六位佳人。
柳明志薨逝的消息传播越发激烈,自然必不可免的传到了并肩王府的众女耳中。
众女起初跟百姓与各地州府的官员心思一样,自然是不信这则传言。
奈何传言越来越多,越来越五花八门,可谓是众说纷纭。
加上夫君最后一封书信传回王府之后,接连数日一直都了无音讯。
众说纷纭,三人成虎的传言之下,一直不相信的众女发了几封金雕传书,都没有收到任何的回音。
加上颍州城中的传言越发的激烈,众女也不由的心慌意乱了起来。
尤其是齐韵,夫君赴京之前,从夫君的神色举止之上她就已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接连三日没有收到回书,以金雕翱翔的速度已然有些不太正常了。
想起了夫君启程之前交代自己的话语,虽然还收到夫君话语中的书中,心慌意乱的齐韵几经考虑,便违背夫君的交代打开了夫君留给自己的两封书信。
看到了心中的内容,本就心慌意乱的齐韵更是花容失色,差点没有昏厥过去。
“韵儿吾妻,时局动荡,朝局难明,为夫此去,凶多吉少也……..
如若为夫有恙,务必将留书悉数散发下去,届时扶持吾儿承志继承王位。
后事之行,信中自有交代,吾儿见书便明!
你我结发十三载,同床共枕,朝夕与共…….
来生再结连理!”
齐韵哪里还不明白,所谓的留书都只不过是夫君的托词而已,这分明就是夫君安排后事的遗书。
悲痛欲绝的齐韵,虽然痛心夫君的行为却也只能强撑下来。
将一封封书信按照信封上的署名分散而来分发下去。
最终,也就有了今日六位佳人齐聚风云渡的寻夫之举。
齐韵的书信柳明志没有接到,亲兵将领孙明峰他们倒是接到了。
可是王爷早已经撒手人寰,命绝多日,此刻正躺在棺材之中等着回到北疆由王妃齐韵操持入土为安,如何回信。
孙明峰几人几经商议无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给王妃回复书信中所问的情况,只能搁置了下来,打算等到回到王府之后再行禀报。
柳明志一日前倒也听到了棺材外的齐韵来书的事情,可是担心亲兵之中还有谍影的探子埋伏,只能忍着心里的焦急强行忍耐下来,打算晚上婉言偷摸来看自己的时候让她回书给韵儿报个平安。
然而等安排好以后,女皇的传书还在路上的时候,齐韵众女看过各自的书信之后,早已芳心紊乱的纵马驰骋在奔赴风云渡的官道之上。
众女之中最为难受的便是三公主李嫣这位佳人。
颍州府跟一路上听到的种种传言,令三公主几乎心神崩溃下来。
夫君薨逝,竟然是朝廷所出手。
朝廷是谁,自然不用明说,除了李晔这位当今天子还能是谁。
一个是身体中流着血样血脉的至亲侄儿,一个是如胶似漆,百般恩爱的夫君。
虽然尚未得到证实,夹在中间的三公主已然不知所措起来,。
加上夫君薨逝的传闻,令三公主心神恍惚,一连两日粒米未食,滴水未进。
跟随五位姐妹昼夜兼程,顶着寒风凛冽马不停蹄的奔赴风云渡,早已经身心俱疲。
相比齐韵她们五女,三公主如今可谓是朱颜憔悴,毫无血色,望着风云渡萧瑟缭乱的模样,凤眸中水雾凝聚,骑在马上的娇躯摇摇欲坠了几下,终于双眸一暗,朝着雪地上跌落了下来。
齐韵就在三公主的一侧,急忙翻身下马,看着软倒在积雪中虽然没有摔伤,却因为心神疲惫,早已没有昔日风姿绰约姿态的三公主,低声长叹了一声,取下腰间的水囊对着三公主干枯发白的嘴唇送去。
五女早就发现了三公主的不对劲,也不止一次劝慰,奈何三公主心结已成,忧郁成疾,除了见到夫君出现在自己面前,再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缓和她目前的状况。
心病还须心药医。
可是夫君这个药引子如今又在何方?
六女不知道,一路上他们昼夜兼程,马不停蹄的奔赴风云渡,遇到城池也因为心急如焚的缘故绕过城池继续驰骋赶路。
早在同州之时便已经与在同州驿站的停驻的亲兵卫队失之交臂,擦肩而过。
如今赶到了风云渡,除了大战过后的萧瑟场景。
夫君柳明志可谓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