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436章 單獨溜出來讀書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倪月杉看着他,质疑的问:“你来了这里,岂不是耽误了整个队伍的行程?”
天下首富 浪子刀
“是你来了这里耽误了行程!”
倪月杉:“……”
到了太子府门口时,倪月杉还以为将看见邵乐成一个人潇洒的站在门口,然后开口打趣她,怎么还耍性子去娘家。
美食掌门人
但没有,只有一辆马车,以及她的丫鬟青蝶。
倪月杉错愕的看着景玉宸:“这队伍,是不是太简陋了一点?”
“借着送勾琼公主回苍烈为借口,出去游玩罢了。”
倪月杉嘴角一抽,还以为景玉宸是去办公的……
见倪月杉站着没动,景玉宸开口提示:“上车。”
倪月杉讶异的看着景玉宸依旧没动,景玉宸折返回来,伸手拉向倪月杉的:“走,一起出发去!”
倪月杉跟在景玉宸的身后,讶异的问:“你不是要去苍烈么?让我上车做什么?送你到城门?”
景玉宸勾着唇,开口回应:“非也非也,让你与我一同前去苍烈!我们游山玩水,快活逍遥去!”
倪月杉惊讶的看着他:“带我一起?”
“对!”
景玉宸拉着倪月杉到了马车旁,站在马车外的青蝶开口提示说:“咱们太子一直都想着找机会和太子妃你一起看看外面的风景,体验体验不同的生活,所以才想到让勾琼公主回苍烈。”
“只是一直没跟你说,为的就是让太子妃你感觉到惊喜!”
但倪月杉除了一脸的错愕,好似也没什么反应?
倪月杉看着青蝶眨眨眼,然后又看向景玉宸眨眨眼,景玉宸无奈道:“好了,别想了,上车吧!”
之后倪月杉有些晕晕乎乎的上了马车,然后坐在马车内,马车行至了城门的位置停了下来。
在城门处,有三辆马车停靠着,等待景玉宸以及倪月杉。
邵乐成嘴里叼着一根草,靠在马车旁,一脸无奈的问:“你们干什么,怎么这么慢?”
倪月杉问道:“另外两辆是谁?”
之后马车帘子被掀开,露出了景玉娥那张勾着淡雅笑容的面容,而另外一辆车,是万燕!
倪月杉错愕不已,为何去游山玩水的,会带着这么多的累赘?
倪月杉心里的想法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景玉宸好似已经看懂,他牵着倪月杉的手,说:“待会我跟你解释。”
之后倪月杉只好放下了帘子,等马车重新出发,倪月杉这才耐着性子询问:“究竟什么情况啊?”
见倪月杉十分纠结的表情,景玉宸无奈解释说:“其实也没什么,我想换取最少两个月的时间游山玩水,所以带上亲王夫妇是必然的!而长公主当初害了亲王妃,现在是去苍烈领处罚的路上,至于万燕,不过是一步棋而已!”
倪月杉听完后,已经隐约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郁闷的看着景玉宸:“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呢?”
景玉宸却是一副为难的表情开口说:“原本有这么一件事情瞒着你,想给你惊喜来着,但你现在都知晓了,便没有事情瞒着你了。”
倪月杉看着景玉宸,随即无奈说:“队伍里带着两个不太相干的人,我觉得吧,不太容易玩的开心!”
但景玉宸有这么一份心,知道讨她欢心,倪月杉还是很满意的!
“这个根本不是问题。”景玉宸对倪月杉挑着眉,那表情有些痞痞的。
另外一个马车内,段勾琼在马车的摇晃中醒了过来,为了照顾段勾琼这个病号,马车内设了一个小床位,可怜的邵乐成只有一个坐立的位置,无法得到空间舒展四肢。
见段勾琼醒来了,邵乐成关切的开口询问:“饿不饿?渴不渴?”
“不饿不渴,长公主是不是也来了?”
邵乐成点头。
段勾琼嘴角扬起一抹笑来,然后掀开了窗户帘子,朝外看去,然后她讶异的询问:“另外一个马车是谁啊?”
“是太子故意带上的人,也是那日和长公主合作伤你的人,不过这个人目前留着跟长公主反目的,你先别动她!”
段勾琼微微眯起了眼眸,嘴角扬起一抹笑来,“很好。”
队伍行驶起来,没一人喊停,到了入夜的时间,才在一家酒楼前停了下来。
之后一众人相继下了马车,没一人感觉到旅行的愉快。
倪月杉和景玉宸走在一起,邵乐成小心搀扶着段勾琼,段勾琼目光时不时凉凉的看一眼景玉娥之后又看向万燕。
她冷哼一声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
万燕走在景玉娥的身旁,开口:“长公主,我被邀请来,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景玉娥看向身旁的万燕,眼里有着一抹讥诮:“如果本公主没有猜错,你根本不知道随行队伍中有本公主,而邀请你的人是太子,你是不是想攀上太子这棵大树?但让你失望的是,本公主也在随行队伍中!”
一句话,冷,没有之前请求她办事的半点热情。
万燕神色凝重,忧色的询问:“长公主,我们会不会被发现了合作关系,现在故意让我们互相猜忌?”
景玉娥冷眼看了万燕一眼,之后转移了视线,不屑与万燕再说话。
万燕看着景玉娥冰冷的表情,愈发忧愁了起来,她很后悔跟来。
只是景玉宸派人前来邀约她的人告诉她,如果前去苍烈,极有可能见到远在边境的万将军!
所以她心动了!
但没有想到赶来后,她没有得到什么青睐,只是单纯的充当一个空气人。
她皱着眉,心有不甘,依旧幻想着,是景玉宸对她有意思,所以才将她叫来队伍之中……
各自到房间去歇息,倪月杉询问景玉宸:“晚膳怎么安排的?”
“带你出去吃!”
倪月杉好奇的询问:“只有你我,还是包括其他人?”
东海屠
景玉宸挑着眉:“必须只有你和我啊!”
倪月杉也同样挑着眉:“重色轻友!”
到了入夜后,街道上的人基本看不见什么,景玉宸揽着倪月杉的腰肢,从窗户飞出落在外面的街道上,之后带着倪月杉前去用膳。
倪月杉奇怪的询问:“你怎么对这里好似有点熟悉?”
“提前调查规划了啊!”
倪月杉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来,“所以会有惊喜么?”
“必然!”
二人简单的对话间,景玉宸已经带着倪月杉一番穿街走巷,到了一处靠水边而建的街道,其他地方黑漆漆的,唯有此处挂起一盏一盏的灯笼,一眼看去,看不到边,但这里摆的全是吃食……
“就是人流少了点。”
倪月杉看着路过的行人,熙熙攘攘,并不多。
景玉宸在一旁提示说:“我只是单纯的想带你来吃点东西!”
倪月杉没吭声,一直在等着景玉宸所说的惊喜。
“想吃什么?”景玉宸牵着倪月杉的手,一个个摊位看去,足以让人挑花了眼睛,倪月杉指着前方一个摊位:“那是什么?生肉怎么吃?”
“你可以挑选你想吃的,然后我来烤给你吃!”
倪月杉一副质疑的表情看着景玉宸,才不相信景玉宸的技术……
见倪月杉满脸的迟疑以及不屑,景玉宸哼了一声:“多少人想吃吃不到,过来,我来露一手!”
景玉宸已经朝着摊位走去,倪月杉却是伸手将他拉住:“算了吧,我要好好逛逛这里。”
“那你去逛,我来烤!”
景玉宸好似极有耐心和兴致,倪月杉有些无奈,“那你去烤肉,我随处去逛一逛了?”
景玉宸点头,“好!不要吃其他的,让你尝一尝我的厨艺!”
倪月杉嘴角扬着笑,极有兴致的走开。
倪月杉一家摊位一家摊位的走去,行人虽然少,但吃的都多,货物充足,食材新鲜,还有不少胭脂水粉首饰摊位。
这是在弥补她白天没机会逛街,所以夜里干脆将摊位安排加班了!
倪月杉勾唇一笑,在一个酒摊前选了一坛酒,拿了两个碗,又在旁边要了一盘卤肉,迈开步子便朝景玉宸走去。
此时的景玉宸已经成功生了火,在烤鸡身上撒了不少佐料,之后便开始翻转,还没开始烤熟,但看卖相,确实有两把刷子。
倪月杉笑着看他:“景厨子,诶呀,能吃到你做的烤鸡,我只需要祈求,不要拉肚子就好!”
景玉宸哼了一声:“你就不能盼点好的?”
倪月杉在旁边坐下,笑着开口:“能!希望你烤好之前,我还没有吃饱喝足!”
倪月杉故意将一盘卤肉放在景玉宸的面前,诱惑了诱惑他,然后放到自己面前,伸手拿了一块,丢入口中,作一副陶醉状。
然后酒坛子一打开,香味扑鼻而来,倪月杉深吸一口气,满足的勾着唇:“好香啊!”
举起坛子,倪月杉就要对嘴喝上一口,景玉宸却是开口道:“慢着,女子不能喝酒!”
“去你妹的!”倪月杉张口就是一句粗话。
景玉宸:“……”
然后景玉宸看着倪月杉仰头喝下,连续灌了好几口,味道有些辛辣,倪月杉觉得肠胃有些受不了,但还是强壮镇定,一声赞叹:“好酒!”
景玉宸看着倪月杉的脸颊逐渐升腾起了红晕,勾唇笑了:“行吧,你喝好吃足,待我烤好了,你想吃我烤的,我不给你吃!”
景玉宸摆出一副自信又得意的表情,倪月杉却是不怎么在意的说:“这里可是你为我布置的,你必须给我吃,不然你烤出来就没有意义了,这只鸡就白死了!”
景玉宸白了倪月杉一眼,心里似乎在想,我信你个大头鬼!
随着倪月杉将盘子中的卤肉一块块的吃完见碗底,景玉宸手中的烤鸡肉香味也渐渐散发开来,倪月杉深吸了一口气,还挺香!
她将面前的碗筷递到景玉宸的面前,怀中还抱着一坛酒,说:“我跟你换!”
“我丑拒!”
男人,不要靠近我!
景玉宸张口便回绝了一句,倪月杉露出一副失望又不满的表情来:“换吗,换吗?换吗?”
倪月杉好似一个复读机一般,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双颊酡红的她,看着景玉宸微微撒娇,那满脸都洋溢着满足的笑容,让景玉宸不由心上一动。
最终无奈道:“好吧,换!”
只是在接过碗的时候,他傻眼了,里面的卤肉,一片,两片,三片……
没了……
景玉宸一副幽怨的表情看着倪月杉,倪月杉开心的拿着整只鸡,“哈哈,这只鸡都是我的了!”
她笑的十分猖狂,也十分的开心,景玉宸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只觉得她就是一个孩子一样。
“好,都是你的,我还有一船呢。”
倪月杉狐疑的看着景玉宸,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