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 星之煌-第五百零八章 我該稱呼你爲東華,還是……太昊?!(元宵快樂)熱推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悠悠的话音,回荡在整个洪荒宇宙,响彻了诸天万界、古今未来。
那巍峨如创世巨神般的至强者,漫不经心的随手一扔,半具龙躯便坠落天地,一眨眼化作了浩瀚龙脉,蜿蜒洪荒大地,所有的个人意志都被磨灭,让龙祖即使收回去也没用了。
凶残!
暴戾!
映入苍龙的眼中,给他带去了最可怕的死亡阴影,挥之不去。
以及,最深沉的疑惑——
这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一步啊?!
他还记得……刚刚,明明是他们这群人,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呢!
他不喜欢超级英雄
五位太易大罗,配合周天星斗大阵,加上天庭妖神,围殴东华帝君,胜算已是在握!
虽然东华之前表现的很难啃样子,一柄长剑在手,剑气纵横三千纪,一剑光寒万古天。
这里打残一个大能,那里劈飞一位妖帅,纵横驰骋于星斗大阵中,让白泽、鲲鹏、帝俊、太一等人都挠头。
但当龙祖加入,局面立改!
一出手,便遏制住了东华的锋芒!
他的实力足够强大是其一。
另外,因着仇恨,他敢作为尖刀、冲锋陷阵是其二。
当有了这个保命能力一流的肉盾做前排,再有数百大巫作为生力军,参与到大阵的运转……局面立时便不一样了!
有肉盾顶着,许多的输出就都能变得活跃,越打越顺手。
而不知何故,东华的战力也拉胯起来——但这,却是帝俊、太一几位天庭领袖战力才清楚的隐秘了,后来加入的苍龙不晓得。
他还以为,之前东华的优秀表现,是因为听从“娲导”的安排,两边互相飙戏所致呢!
也因此。
苍龙得意之下,兴奋的咆哮了几声,哔哔了几句,一泄多年积攒下来的怨气——这都是曾经他想说但没法说的话。
哦,是了。
突变,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龙祖清晰的记得,他说了些什么——
“哈哈哈哈……东华!”
修仙挂机中
“你认命吧!”
“今日,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唯有授首的下场!”
那时的苍龙,意气风发,整条龙高兴的都飞起来,一会儿扭成“S”型,一会儿扭成“B”型,很出色的拉着嘲讽,吸引关注。
而东华帝君,也是一边应付着周围的攻杀手段,一边默默的看着他,看着龙祖在得瑟。
“女娲自导自演,却洋相尽出,承包了本纪元最大笑点,憨憨一个!”
“凤凰前来援救,却不敌本老祖智计百出,略施手段,现在不知道还在哪里打转。”
龙祖随便输出了几句,却没有注意到东华的眼神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他还在继续的唧唧歪歪。
“东华!”
“这天底下,已经没有能来救你的了!”
“你就只有孤独的一人,走上殒灭的道路!”
龙祖说到这,蓦然间咬牙切齿起来,“正好,让你也尝尝当年本座落幕时的感受!”
“我不能忘啊……不能忘!”
“曾经,本座孤身一人,却陷入了诛仙剑阵,被罗睺那厮主阵困杀!”
“好不容易,似乎等来了援兵,是你带领着一群手下……可结果,你们竟然是叛徒!叛徒!”
“几百大罗,都是我名义上的属下,却反过来封死了我所有的生机,是要硬生生的把我给打死!”
说到这,苍龙的怨念无限升华——这是倾尽四海之水,都没法清洗干净的仇恨!
憋屈!
怨怒!
等等等等。
到了现在,他依旧无法忘却这段记忆,这种情绪。
时不时的就回想起来,化作鞭策自己前进的动力。
——他不想再那么无助的走向死亡!
并且,还要将这样的死亡,报复给曾经的主使者们!
如今,他已经要如愿以偿了。
“东华,”龙祖的语气回归了平静,平静的渗人,“昔日之赐,今日我奉还给你。”
“让你也跟我享受同样的遭遇。”
“如何?是不是感到,自己死得其所了?”
“一个周天星斗大阵,五位太易大罗,再有千数妖神主阵……这可比我当年的经历还要奢侈的多了。”
“不要感谢我,这是你‘应得’的。”
“去吧……上路吧……”
“重复我的路。”
“去死上一次。”
“他日,你归来后,怀着对我所作所为的仇恨,作为崛起的动力……”
“挣扎着,顽强的,从泥潭中重新站起,蹒跚的走到我面前,来向我挥拳……”
“我是个很大度的神,会给你一个这样的机会的。”
“我站在巅峰,看你小丑般的表现。”
“最终,再赐你一败!”
龙祖彻底飘了。
浑然不觉间,之前与他一并输出的白泽妖帅,在来回来去瞅了沉默的东华几眼后,感受到莫名间这位帝君身上多了某种气息,似乎与他的一位老朋友很相像。
于是,在脸色微微变化,在疑惑、惊诧、震撼、恍然等表情一闪而逝后,他慢慢的往后退了,将自己的光彩收敛,毫不起眼的样子,不知情的人,多半都不会认为这是一尊太易大罗……输出的声光效果虽有,但破坏力都开始比不得普通大神通者——这谁敢信?
当然,战场之上,白泽作为输出主力之一,免不了要受到关注……他的收敛,能瞒过寻常大能,却瞒不过同层次的领袖强者,除了怨气上头的苍以外。
鲲鹏瞅了他一眼,不知道原因,但也不妨碍他“相信”队友,跟着这妖族里少有的大聪明一条路。
帝俊若有所思,眯着眼看看白泽,再看看东华,忽的目光明亮一瞬,传音自己的胞弟,做好了某种应对。
一时间,四位天庭方的太易大能,无声无息间就达成了某种默契。
都是滑头。
唯有龙祖。
这位上了兴头,也是个铁头,浑然不觉站队的微妙变化,自身已是“孤军深入”,独对东华,拉满了仇恨,像是嘲讽boss的mt。
而东华……这算不算是boss?
答案,马上就揭晓。
当龙祖哔哔完了他未来设想好的剧本,言之凿凿东华要踏上如他今朝一般的复仇之路,而他又是一个怎样怎样大度之神时……
“唉。”
一声幽幽的轻叹,有着道不尽的无敌寂寞,像是最高最古的神祇,站在了修行的巅峰。
俯瞰天下,诸神皆渺,唯我独尊!
这一声叹,让许多妖神、大巫,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总觉得,似曾相识,且有大恐怖?
但要他们说个具体的时间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等他们细思。
东华帝君开口了。
“苍,你错了。”
“第一,我不用人救。”
“第二,我也不是你。”
“你编写的剧本呢,你自己消受便好了。”
“我呢,不需要。”
寥寥的几句话中,透着一种倦意,像是古老的神明从沉睡中复苏,与此刻东华的状态十分之违和。
但,这不改他的恐怖……不,甚至是更恐怖了。
一字一言,神威莫测,震的周天星海抖动不休,一片又一片的星海焚灭成劫灰,又无端的重新凝结出来,开天辟地的气息汹涌浩荡,太过慑人了!
到了这一步,哪怕是上头的苍龙,也惊觉到不对劲了。
——不对啊!
——这逼……
不待他多想下去,东华收剑归鞘,两手空空,掌心皆有雷光闪耀。
最基础的掌心雷手段,但此刻掌心上的是开天神雷!
这不是吹嘘的,是真正能开辟浩瀚天地的至强神雷!
“尘世纷纷扰扰,何时能见安宁?”
“无趣,无趣。”
东华谓叹着,“勉为其难,自己找点乐子……罢!罢!罢!”
“今天,我就挑一个嘴碎的家伙,将它打个半残好了。”
“省得他再唧唧歪歪个不停……让人退场都不得安宁。”
“这个幸运的孩子,会是谁呢?”
帝君幽幽道,目光却很凝聚专注,落在了冲锋最前,而又队友全缩在老后的苍龙身上。
“就决定是你了,老龙!”
“你刚刚那么装逼,有考虑过被雷劈吗?”
他笑着道。
但,苍却笑不出来了。
一种最可怕的危机感,此刻已经爬上他的心头。
下一个刹那,便见东华帝君,朝着苍龙冲了过去。
苍龙想躲,却愕然间发现——
躲不开!
他好想逃,却逃不掉……
这位帝君,迈步之间,锁死了龙祖一切的行动变化可能,半分退让躲避的余地都没有——这是如道祖鸿钧堵巫族泉水一般无二的手段!
只是,相比起道祖的束缚多多,能耐是有,但不能主动伤人,只可以“正当防卫”,顺便打打擦边球,争取“防卫过当”,事后再进行狡辩,称自己没想到对面会那么的菜,他是无辜的,不是有意伤人的。
眼下的东华……似乎是根本就没有顾忌!
冲过去,直接便下杀手,欲格杀太易层次的至强者!
肆无忌惮,猖狂如斯!
且可怕的是——
此刻的他,是有这个能耐的!
“轰隆!”
震动古今、粉碎诸天的雷音炸响,东华行动果决,快的不可思议,龙祖纵有千般手段,万种神通,在这一刻却都显得漏洞百出,两者间仿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段位的对手,他只有被动挨打的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开天神雷糊脸!
“啊!”
痛苦的龙吟,是龙祖在悲鸣。
他的身上,有着周天星斗大阵伟力的加护——这是一名肉盾应该享有的待遇。
大阵庇护,能帮助卸掉外力伤害,挪移致命打击,同时补血加魔,可谓是杀人放火、居家旅行之必备。
然而……
摧枯拉朽!
开天神雷炸开,直接动摇了整个大阵,那一瞬间的辉煌爆发,赫然已经超越了周天星斗大阵守护规则力量的上限!
璀璨星海,无上法阵,还因此被击裂出无数的大裂缝!
匪夷所思!
不可思议!
这简直就是在以一人之力,摧残乃至是摧毁这桩旷世的大阵,大破整个妖族的底蕴!
许许多多的大巫、妖神,看着这一幕,整个神都不好了。
这么凶残……
绝对不是我们认识的东华!
你是谁?!
再一想想,他们方才竟然那么的“蹬鼻子上脸”,叫嚷着围杀这种实力的大能……
一个个的,脸都绿了。
——卧槽!
——要完要完!
——咱们是不是应该赶紧写一封遗书?确定好自己的遗嘱?
——便于等下横尸星空的时候,不要留下遗憾?
万千羊驼,于心底奔腾。
这些大罗,此刻有千万言语堵在喉间,想说什么,最后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艹!
——你这么强,你早说啊!
——钓什么鱼?装什么孙子?
——不知道这么做很缺德的吗?
——这唤起了我们很不好的记忆,让我们想起曾经的往事……
——当年,也有类似你这样的钓鱼达人,那好像是一位盘古来着?
“别吧……”鲲鹏神情呆滞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这世道还能不能好了?”
“不过……”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眉梢忽的一扬,不再继续抱怨了。
眼珠骨碌碌的转动着,忆起了他跟东华帝君的某些见不得光交易——
一票中立的大能,大家暗中抱团,互为援引,在巫妖撕逼的大时代中蛰伏,看看未来有没有偷鸡的可能。
东华帝君,可是最大的串联者,沟通了三清、红云、镇元子、冥河、鲲鹏……等等一系列的一流大能!
‘唔……现在看来……’
‘某些事情,很有说道啊……同样,也是大有可为!’
鲲鹏沉下了心思,顺带着屁股稍稍往某些立场偏移了一点点。
真的就是一点点而已。
……
诸神惊惶,却影响不到爆发的东华帝君。
这位帝君,此刻太过神勇了,硬生生破开了龙祖身上的守护。
当龟壳被砸开,剩下的还不是乱杀?
“你知道吗?”
“你刚才哔哔的我……很烦啊!”
东华语气幽幽,随着战力的爆炸式提升,逐渐的有蒙蒙道气,从莫名的虚无中垂下,掩住了他的真身形貌,看不穿,望不透。
只能让人感受到那无边的风采,傲立天地,俯瞰人间,伟岸盖世。
当他伸出手,虚虚一抓,就仿佛整个世界、一切光阴都要被他抓住,为之停滞,不再转动。
不过,他没有跟世界计较——只跟龙祖计较而已。
只手遮天,落下时已然搭在了苍龙的身上,那种随意与淡然,就像掐着猫儿命运的后脖颈,纵使龙祖奋力挣扎,神通莫测,周身祥云涌动,神龙见首不见尾,藏身匿迹独步天下……
可是,无用!
“区区障眼法……”帝君冷语,“也敢对我用?”
“可笑不自量!”
冷漠的话音间,他用力一撕!
“哧!”
血光迸射,映红了整片星空!
“呜啊!”
龙祖悲啸,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从身体上,到心灵上,全都在痛!
身体的痛,是因为肢体的残缺。
心灵的痛,是因为惨烈的失败!
曾以为,今日能报仇雪恨,将叛徒给踏在脚下,赐他一死……但现实教了他做龙!
——小丑竟是我自己?!
双重的打击,让他整条龙都恍惚了,发出了巨大的质疑呐喊,也是四王九子所听到的话。
“不可能!”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龙祖在怀疑龙生。
能这么轻描淡写的把他给打残,变成了一条残疾龙,还看起来根本没出多少力的样子……
这合理吗?
还讲道理吗?!
这冷冰冰的世界,还特么的有一丁点的平衡吗?
此时此刻,龙祖深深的怀疑——即使鸿钧过来跟东华放对,搞不好胜负也只得五五开啊!
如此强横的家伙,竟然没有封号处理,还让他悠哉悠哉的晃荡了这么多年……天理何在?
盘古也不管管?!
而刚一想到盘古,苍的心头蓦然有灵光一闪,就像是一根线条,串联起了无数的线索。
——他曾经怀疑过的,有名为兄妹黑庄的存在……
——上个时代,笑到最后的赢家是伏羲……
——东华背叛了他,又背刺了罗睺,最后面对伏羲的劝降,投降的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对于“三姓家奴”,太昊天帝从来没有过歧视,相反还给东华很大权力,让他能尽情施展胸中所学,将龙族的大一统制度,改良升华后用到天庭系统里……君臣和谐,一时传为美谈。
——这个时代,东华帝君那么配合女娲,很多战略规划都因为巫族而做出让步,明明在妖族中爬的位置已经足够高,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成功坐到了第一排,却还是在配合女娲的计划……对女娲这么好,却又不像是爱慕者,一点不舔狗,奇怪不奇怪?
很多问题,乍看很正常,但一旦细细推敲下去,就会发现有许多的疑点存在。
当再出现点离谱的境况,让脑回路转到事先未曾设想过的道路……
于是,龙祖豁然开朗。
“东华……哈哈……东华……”
他咳着血,艰难的复原残躯,直面被蒙蒙道气遮掩了真容的帝君,凄厉长啸,“你……我是该称呼你为‘东华紫府少阳帝君’?”
“还是那……开天辟地太昊皇上帝?!”
此话一出,天地皆寂。
开天辟地太昊皇上帝!
这是一位盘古者的尊号!
也是目前为止,唯一出现的一位,活跃在洪荒天地舞台上的至高成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