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pq1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txt-第二百八十八章 神祕的力量相伴-yp7r6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白洛辰带领着七十二金衣卫他们朝着墓园深处寻去,他们穿过林清婉他们在走过的古树树洞。
继续往前走去,“那是……婉儿……你在哪?回答我。”
白洛辰看到前方精致豪华的墓园的一块墓碑之上,赫然有一大片红色的鲜血溅在了上面。
那血是林清婉的血液,带着幽幽的花香味,那香味是花神血脉独有的香味。
“她娘的,还真是棘手,差点让这个小贱人给杀了!”
坑妻狂魔,神醫太傾城 六月mesa
网游之全服公敌 唧唧歪歪拍拍手
符生录 天荒北老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突然在墓碑后面发出了咒骂的声音。
“你在说什么?谁死了?你杀了谁?”
白洛辰嘴角抽搐了一下,猛然狠狠地一把揪住了那个彪形大汉的衣领,脸色狰狞地问道。
“你他娘的是谁?还不快点放开老子,老子杀的就是这个女人,还能有谁?”
那个彪形大汉咒骂道,用手指了指地上那个面容已经被彪形大汉手中的流星锤砸的面目全非的一张脸。
尼罗之宠
“她死了?是你这个混蛋杀了他?你竟然敢杀了他,本殿下要让你全族陪葬!”
白洛辰暴怒,声音近乎咆哮,挥拳将那个彪形大汉一拳打的飞出数丈远,那个大汉飞出去的时候,还撞飞了一排的寒冰玉墓碑。
“你竟然敢杀了我的婉儿,我要杀了你,不,我要让你尝尽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狂怒的白洛辰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劲,狠狠地一拳又一拳的砸在那个大汉的头上。
那个大汉被打的血肉模糊,躺在地上痛苦的惨叫着,全身鲜血淋漓。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群人赶了过来,“你说什么?婉儿死了?混蛋,你这个没用的家伙,老夫要杀了你——”
刹那,白洛辰被愤恨冲昏的意识,忽然亮了一下,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是国师,他骤然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了眼睛通红,一脸愤怒的瞪着自己的国师君离澈。
“我把我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你,我那么信任你,你却一次又一次的令她受伤,现在更是害死了他,还给我,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国师愤怒地瞪着白洛辰,说话间已经一把掐住了白洛辰的脖子,力气之大,似乎恨不能一下子就掐断他的脖子。
那一瞬间,林清婉惨死的那张脸就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意识模糊,犹如溺水的鱼。
他心里想着,国师说的都是对的,若不是因为自己无能,婉儿也不会死的那么惨。
这样死了,说不定还能跟婉儿一同步入轮回,下辈子说不定还能跟她在一起。
下辈子,若是有下辈子,他希望自己和婉儿都是平凡百姓,没有这些阴谋诡计,没有这些争权夺势的名利之争,幸福快乐的渡过一生。
桃花小賊 微安van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他的左手手臂忽然有一阵奇特的灼热感传来。
“你给我醒醒……她还在等着你救她,你怎么可以这么没出息的死在这里呢?”
他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急切的呼喊声。
屍尊王座 霸氣側漏
刹那,他那涣散的意识忽然亮了一下。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你快醒醒!”
“太子哥哥,你快醒醒啊!”
“师父!师父!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不知道是过了一瞬间,还是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白洛辰的耳边突然传来了惊呼声。
雁引春归 弈澜
有很多双手将他扶起来,在他耳边呼叫他,那些声音嘈杂而且急切,那是七十二金衣卫和小五他们的声音。
他的意识缓缓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他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
他吃力的挣开了眼睛,忽然间他怔了一下。
他看到自己竟然用自己的左手狠狠地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婉儿!”
他慌乱的从地上一跃而起,脑海中只有林清婉面目全非惨死的样子。
他飞快的朝着刚刚脑海中的墓碑走去,可是什么也没有,那块墓碑上空空如也。
他既没有看到血迹斑斑的鲜血,也没有看到林清婉的尸体。
袖連幫之無影 藝舍
只有金衣卫统领被他打的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还有一排被打飞的墓碑。
“这是……怎么回事?”
十二生肖運程與人生財運規劃
白洛辰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震惊的问道。
“太子哥哥,你刚才好可怕,眼睛变得通红,不分青红皂白的一拳就将金衣卫统领一拳打飞了出去,然后就狠狠地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小五一边说一遍模仿着白洛辰刚才疯狂的举动,模仿的惟妙惟肖。
白洛辰听完小五的话,低头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之前对付骷髅士兵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了身体里的某种异常——他居然能在猝不及防中,全数击退灵力那么高强的数十个骷髅士兵的围攻。
是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感觉到他的身体似乎不再属于他自己。
他的体内有一股强大神秘的力量在时时刻刻警惕的保护着他。
他想起左手手臂上的灼热感,迅速的卷起了衣袖,他震惊的看到他左手整条手臂上呈现了一条诡异的金色的线。
那条金色的线,此刻正散发着奇特的金色光芒。
楚留香之異世我最強 路西法zero
难道是这条金线的缘故?
刚才自己被这墓园的幻境操控,那个虚无缥缈的唤醒自己的声音,还有那一股蛰伏在自己体内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咳咳……咳咳!”
被白洛辰打倒在地上的那个金衣卫统领捂住胸口。剧烈的咳嗽着,翻着白眼,身上的伤口尽数裂开,血染了全身。
白洛辰连忙停止了思考,想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
“放下,别动他的身体!若是他伤到骨头,你这么一动,他会伤的更重。”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白洛辰的正前方传了过来。
白洛辰听到熟悉的声音,惊喜的抬起头,果然看到一袭白衣墨发的林清婉正缓缓的朝着自己走来。
“婉儿,你没事!太好了!”
白洛辰说着跑了过去,一把将林清婉抱进了怀中。
那一瞬,仿佛再也难以抑制,一行泪水顺着白洛辰他线条完美的侧脸滑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