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在港綜成爲傳說 鳳嘲凰-第四百零九章 啃桃子啃了個飽相伴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山洞内,红色剑气披靡纵横,大片大片的岩石矿物被刷落在地。
廖文杰操控数目惊人的红线鬼手,以三界小挪移之术跨界,将挖掘的矿石送入血池空间,胜邪剑孕养之处,被他作为超大号的储物空间。
现有的材料,已足够胜邪剑升级换代,但廖文杰也清楚,以后的路还很长,胜邪剑纵然升级也差了点意思,没法给他带来多少助力。
加之他目前的状态不缺攻击手段,缺的是积累和底蕴,所以决定再等等,搜集到更多的材料,实现胜邪剑的品级三连跳。
胜邪剑不急,潘多拉魔盒就另当别论了,不论是魔盒,还是魔盒里的东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
挖掘矿石完毕,廖文杰挥手招来魔盒,身躯闪烁消失。
放 开 那 只 妖 宠
在他离去之后,满目疮痍的地下世界顷刻崩塌,空间缩小至肥皂泡大小,啪叽一下没了。
……
血池空间。
原先血气冲天,天空、海洋、大地,天地间无尽血气缭绕,放眼望去皆是血红之色。
异能时代 华枫
现如今,因为廖文杰无节制的开采,血色稀薄,红色天幕就跟浇了漂白粉似的,边缘位置白皙如纸。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现如今的地球上找不到陆地神仙,只因跨越这一级别需要的能量太庞大,在不开挂的情况下,人间修士终其一生也无法实现超脱。
瓶子里的小女孩 爱拍小八云
血海中央,一柄擎天断剑倒悬,剑体内血脉经络清晰分明,每每伴随律动,便有一圈血雾融入其中。
神气恶魔
廖文杰站在大陆边缘,瞄了眼胜邪剑,感慨机缘难寻,纵然胜邪剑将整个血池空间吞噬,只怕也难以跨入神器的级别。
“难啊……”
廖文杰叹息一声,盘膝蹲坐在地,指尖摩挲潘多拉魔盒。
乙木者,在天为风,在地为树木,魔盒通体乙木之精,珍贵无比。
和甲木相比,乙木有形而无生,若有甲木出现,乙木必然沦为配角,两者同时放置一处,甲木为苍天大树,乙木为花花草草。
不过,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鄙视链永远都没那么简单,盒中之物,甲木无法承受,遇之必亡,唯有乙木可以……
承受的时间长一点,然后受着受着就习惯了。
庚金之气!
庚金为阳,乙木为阴,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庚金为刀剑,锋锐无比,可斩甲木苍天大树,但剁乙木的时候就无比费劲。
换言之,只有弱气受的乙木,能承受庚金的大力输出。
两者相合,乙木反哺力量使得庚金更加强大,进一步加大庚金的输出力度,承受更大的伤害。
道理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有谁觉得哪里怪怪的,那一定是话题太高端,人心太浮躁,动不动就用有色眼睛看待世界。
言归正传,潘多拉魔盒通体由乙木之精打造,其内部之物便是庚金之气。
至于木盒被称作潘多拉魔盒,木盒上记载内部装有‘毁灭之光’,到后来,木盒被认为和人类起源有关,庚金之气又被当做瘟疫之源……
这道题,廖文杰不会解,只能当做历史遗留问题。
就跟八卦越传越离谱是一个道理,经过不懂装懂的乱编,以及好事者添油加醋,真有人以为猴子当年在蟠桃园定住七仙女之后,对她们各种视而不见,只顾啃桃子啃了个饱。
笑死人了,这种话都信,也不想想,为什么七仙女后来下凡找了个老实人,为什么会有颜色刚好对应的葫芦娃,为什么这七个葫芦娃可以变石头。
再次言归正传,廖文杰缓缓打开魔盒,入眼白光刺目,无边锋锐卷起气旋,化作一条条白色匹练,轰击他的躯体,迸射出金属交击之声。
廖文杰身着衣物齑粉般飞散,直觉白光锋锐,蕴含气势恐怖,就被佛祖小号亲手锤出来的金身都有些针扎的刺痛之感。
“好东西!”
廖文杰眼眸闪烁,抬手朝盒中抓去,一团白芒于掌心之中形态变幻,似固液混合,又轻灵毫无重量。
好钢用在刀刃上,炼化庚金之气用于胜邪剑开封,可使其锐利程度更上一层楼,足以匹敌任何神器。
想到这,廖文杰朝远处的胜邪剑看了一眼,待其嗡鸣颤动的时候,张开嘴巴,一口将庚金之气吞了进去。
这么好的东西,给胜邪剑升级太浪费,还是他先拿去补补吧。
胜邪剑:“……”
白光入体,廖文杰脸色瞬间涨红,只因庚金之气不愿被炼化,在体内横冲直撞,寻找可以离开的突破口。
红蓝两色念力运转,太极图生生不息,逐渐镇压桀骜不驯的庚金之气。
廖文杰双目紧闭,高约三丈的白色法相显形,眉心处心魔乱神的红目睁开,一缕白芒缓缓隐没其中……
……
黄昏,维斯巴尼亚王国。
廖文杰坐在酒吧角落,翻看着近期关于此国的报道,脚边两个手提箱,里面放着两件上帝武装。
和班农伯爵说的一样,巴掌大的君主制小国,放在普遍国土面积不大的欧洲,也是弟弟中的弟弟。
很奇怪!
一个军事力量主要为皇家禁卫军,国防力量奇差的小国;一个经济因为国土狭小、人口少,导致看起来很有幸福感的小国,是怎么安然无恙保存到现在,而没有被周边的流氓们吞并,毕竟维斯巴尼亚作为军事缓冲带都有点显小。
嘀咕了两句,廖文杰便不再多想,闭目等待神秘教派主动上门。
在血池空间炼化庚金之气,他只觉过了一瞬,而地球上的时间流速却过了三天。
三天时间,足够班农伯爵散播情报,如果对方真的对上帝武装志在必得,肯定会主动找上门。
不来也没关系,巴掌大的国家,查出一个教派并不难,轻松到时间充裕,让他回港岛晃悠一圈。
晚上八点,廖文杰失望离开酒吧。
高估对方了,这么英俊的一张脸都看不到,活该他们这辈子凑不齐上帝武装。
提着两个箱子走在月下街头,廖文杰寻思着找一家旅店住下,今晚去港岛的梦萝酒吧泡泡,明天再四处刷脸。
没走两步,他就在前方看到了一个熟人。
深蓝色的高中生水手服,万中无一的有∠发型,不是毛利兰还能是谁。
“虽然很想说这个世界实在太小了,可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廖文杰满头问号走过去,四下察看,说来不可思议,有毛利兰的地方必有柯南出没,这次竟然没按剧本走,亏他还准备着让柯南的脑袋打在自己的拳头上呢!
“喂,小兰,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出国旅游吗?”
廖文杰瞪着死鱼眼问道:“毛利先生和柯南在哪,竟然在大晚上把你一个人丢在异国他乡的小巷里,简直太不负责任了,万一小混混们受伤了怎么办?”
“你是谁啊?”
‘毛利兰’似乎是在等人,和廖文杰对视片刻,红着脸移开目光:“这位先生,你说的小兰我知道,你认错人了,我和她只是长得很想而已,并不是一个人。”
“不会吧……”
廖文杰目瞪口呆盯着‘毛利兰’头上的尖角,似这等骨骼惊奇之人,世间竟然还有第二个?
就很离谱!
感应对方的气息的确不是毛利兰,且前置装甲更胜一筹,廖文杰忍不住皱眉道:“小兰,你是不是失忆了,居然连我都不记得了?仔细想想,我相信你一定还记得,我是你的男朋友工藤新一啊!”
“???”
“喂,麻烦让一让!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老套的搭讪方式,你在考古吗?”
极富特色的女性声线从身后传来,廖文杰眉头一挑,暗道好有韵味的女声,如果拥有这种声线的是一位美女,老天对她未免太过偏爱了。
老天没有辜负廖文杰的期待,不仅是个大美人,还是个天生尤物,鸭舌帽盖住棕色大波浪的长发,五官精致,眼眸魅人,殷桃小口涂抹致命红唇。
美女身穿灰色风衣,内着红色连体皮衣,皮靴过膝,双腿曲线撩人,胸前更是不可一世,让人不禁为皮衣的质量点赞。
这么好的皮衣,为什么拉链不炸呢?
就廖文杰专业级别的LSP精准眼光,这位美女外表、身材、气质都无可挑剔,堪称御姐模板。
相较之下,真真假假的毛利兰瞬间就成了乡下来的,吸引力骤减百分之五十。
“哦嚯,竟然是一位大帅哥!”
女子红唇勾起,上前两步站在廖文杰身前,她收回之前的话,搭讪这么学问因人而异,就廖文杰这张脸,他的搭讪技巧不叫老套,而是充满了奢华的复古风潮。
廖文杰:(一`´一)
在女子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不是勾人的香水,而是内在的气息。
如果他没猜错,这位是个不折不扣的渣女。
巧了,他也渣,没准可以就这个话题聊上一个晚上。
“帅哥,不打算请我喝一杯吗?”
“只是喝一杯?”
“贪心的家伙,姐姐还有正事要干,不能在你身上挥霍太长时间。”
“巧了,我也有棘手的事情要处理,而且我的名字就叫‘正事’!”
“一样呢,姐姐的名字叫‘棘手’。”
说到这,两人相视一笑,既然大家都忙,索性省略喝酒的环节,直接处理棘手的正事。
‘毛利兰’目瞪口呆看着狗男女两句话说完,便靠在一起朝隔壁酒店走去,半晌回过神,急忙追赶二人。
“长腿姐姐,你说附近有落脚点,还有一位熟人先生在等……”
“让他等!”x2
“……”
……
酒店套房,‘毛利兰’咬着床单,心头咒骂隔壁的狗男女,这两人白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办起事来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还有,毛利兰实在太惨了,长腿姐姐勾勾手指,她的男朋友工藤新一就和其打得一团火热,折腾到现在还没消停。
少女愤愤不平,隔壁房间的浴室,两个身影依偎在浴缸中。
廖文杰搂着怀中的胴体,端起旁边的红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说起来,我还不知道长腿姐姐你的名字呢?”
“不二峰子,职业是律师。”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不二峰子……”
廖文杰微微皱眉,盯着女子娇艳的红唇看了看,视线不受控制下滑,随口道:“好熟悉的名字,我似乎在哪听过。”
“姐姐是个很有名的律师,听过很正常,那你呢,你叫什么?”
“工藤新一!”
“好熟悉的名字,我似乎在哪听过。”
“高中生名侦探,在霓虹那边很有名,姐姐你听过很正常。”廖文杰原话复读。
“好吧,那就工藤新一吧。”
不二峰子揽住廖文杰的脖颈,咬着红唇娇滴滴道:“姐姐要在这个国家待上一段时间,暂时还缺一个男朋友,你能为我推荐一个吗?”
“实不相瞒,我也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没法向姐姐你推荐合适的人选。”
廖文杰歉意一声,而后道:“没能帮上忙,深感不安,既然如此,就让我将功补过,做一段时间姐姐的男友好了。”
“那就一言为定了!”
“当然。”
两人又是相视一笑,红酒杯落手,浴缸水花溅起,涛声依旧。
……
爱情令人迷醉,但相应的,总有一些渴望爱情却又不成熟的人,在经历过海誓山盟后,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理想中的另一半。
于是,爱情的美梦就此破裂。
第二天一早,廖文杰提上裤子,点燃一根香烟递给不二峰子,遗憾道:“昨晚太冲动了,我仔细想了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What?!”
不二峰子一愣,手中香烟没夹稳,掉在了床单上。她以为,这句话该由她来说才对,没想到被廖文杰捷足先登了。
不可思议,渣海沉浮多年,以前可都是她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被人分手还是头一回。
“分手。”
“为什么,姐姐对你不好吗?”
“别问,问就是咱俩性别不合……呸,我的意思是你太好了,比我的前女友小兰都好,这让我压力很大。”廖文杰唏嘘一声,满脸都是充满负罪感的落寞,希望就此悬崖勒马,从而达到救赎。
“对你太好也不是我的错呀!”
不二峰子撩起床单,玉体横陈,侧卧在廖文杰视线中:“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又或者……姐姐帮你释放一下压力?”
纵横渣海多年,只有她甩人,没有人甩她。无法忍受奇耻大辱,心头发誓只要廖文杰点头,她立马提出分手,保住百分百胜率。
“确实,不是姐姐你的错,要不这样好了……”
廖文杰打了个响指,提议道:“我们分手,然后你继续对我好,这样我就没压力了。”
不二峰子:(눈_눈)
厉害,前所未有的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