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jtu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破天錄討論-第1155章 夙仇合謀圖雪恥讀書-s8gvj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
月真人介绍的国师常远的两大神通,只把赵汗青听得汗流浃背,冷汗涔涔。
这么恐怖的无敌高手,他居然一直想要与之为敌!?
可是,国师常远不去,他又如何推行改革?
他若是推行改革,乾坤神教控制的朝臣必定跳出来极力阻挠,到时候官员阳奉阴违,改革不仅不会惠及百姓,反而会倍增百姓负担。
这样的强敌,要如何才能应对?
可月真人像是没尽兴一样,他依旧接着说道:“除此之外,那人还有五小神通,分别是‘警心通’、‘乾坤通’、‘日月通’、‘破幻通’和‘五行通’!他不仅掌握着这个世间绝大多数的法术奥妙,同时还能够对那些对他有敌意的人有着敏锐的洞察力,换句话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偷袭他!”
越听,赵汗青越是觉得绝望恐惧,哪怕不懂修行,他也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
温香软玉 庸春
由于他精通这世间绝大多数正常的法术,因此绝大多数的正常法术对国师常远无效,由于他能够察觉到谁对他有敌意,因此偷袭对他无效;由于他恐怖的两大神通,围攻也对他无效!
亿万奶爸是总裁
重生之溺宠侯门贵妻
这……的确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敌!
赵汗青听得一声长叹,绝望叹息道:“撼山易,撼……那人难啊!”
月真人却仰头哈哈笑了起来:“天底下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无敌之人!殿下何须如此绝望?”
赵汗青一听,忽然又生出一丝侥幸:“月真人……有办法?”他眼睛一亮,继续道:“是了,月真人两百年前能够与那人一较高下并全身而退,那想必现如今一定有了对付那人的办法!”
月真人嘿的一声道:“老夫一生从不输人,唯独对那人佩服得很!老夫如今就算与之单挑放对,也毫无任何胜算把握!”
赵汗青听得失望至极,心中生出一丝不悦:“那月真人来找孤又是何意?莫非只是消遣?”
都市山民
月真人哈哈一笑道:“殿下息怒!那人的确堪称单挑放对天下无敌!但他最大的弱点也正在于此!”
赵汗青眼睛一亮,道:“哦?还请快快说来 !”
月真人道:“若有一人不计生死诱之为饵,将那人的两大神通都引出来,这样其他人再一拥而上,那人即便再有天大的神通,也必定殒命当场!”
赵汗青一愣,随即又道:“可谁有这个本事有这个意愿去当这个饵呢?”
月真人负手而立,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一次赵汗青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激动,因为他自然猜得出来这人就是月真人,可他心中疑问更大!
赵汗青肃然道:“敢问月真人所图为何?”
冒这么大风险去当炮灰,那月真人图啥?
赵汗青这时候已经不敢相信这个月真人了,天底下有几个人愿意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尤其是修行中人,更尤其是那些顶尖的大修行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才是他们的想法和思维!
天下人死光了又关他们何事?他们高高在上,如神祇一样俯视苍生,哪怕天下打烂了,死光了,难道接下来人类就灭绝了?朝代就彻底断绝了?
不,不会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老百姓死光了还会再有的,他们可以稳坐钓鱼台,坐看天下风云变化,何必去掺和那些打生打死的事情呢?
寡言会长请息怒
万一把自己搭进去了,一世修为岂不白给?
月真人此时抬起手来,缓缓将自己的帽兜往后拨去,赵汗青和宁同义一瞧,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心中发寒!
此时的月真人竟然半边脸庞呈现出的是近乎骷髅的模样,上面的皮肉已经全部枯萎,紧紧只是一层皱巴巴的薄皮一样贴在他的脸上,在他的另外一边可以看见一张中年人的面孔,剑眉星目,可以看到这人若是相貌完好时,必然是一个了不得的美男子。
可现在他变成了这个恐怖模样,任谁见了也会不敢再看第二眼。
暗夜千羽——中國古代的x檔案
美这一词算是永远与他告别了。
月真人抬手抚摸着自己那半边恐怖的面庞,他声音沙哑的说着,语气中充满了恨意:“我与那人两百年前一战之时,不慎中了他的真空他乡定乾坤,结果就变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说着,他伸出一只手,竟然也是一只骷髅模样的手爪,他五指收拢,捏得骨骼摩擦,嘎巴直响:“这两百年来,老夫无日无夜不想着一雪前耻!此次进京原本以为神功大成想要报仇,却发现那人竟然修为已经到了一个老夫都无法企及的境界!可恶!!”
灭世新生记
月真人面容扭曲,眼中燃烧起黄色烈焰,他愤怒的嘶吼道:“此仇不报,老夫以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宁同义朝着太子身边靠了靠,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赵汗青,他沉声道:“月真人既然也说那人的境界到达了一个月真人也无法企及的境界,那月真人能否吸引那人全力出手?若是月真人失算,那岂不是我等陪着月真人一块送死?”
陳朝神龍太子 世人皆虛偽
月真人又戴上了帽兜,他桀桀笑道:“你这小娃娃倒是忠心可嘉,只是,若老夫心存歹意,欲对殿下不利,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们埋伏在别屋的那六名修士也是护不住他的!老夫不知道殿下手中都还有哪些底牌,若只是这六个小娃娃,嘿嘿,那殿下就趁早打消主意,乖乖的做那人羽翼下的贤子孝孙吧!”
赵汗青盯着月真人,缓缓说道:“月真人若是有把握,并愿意带头上阵,那孤自然不惜倾全力一战!”
月真人仰头哈哈大笑,道:“好,殿下杀伐果决,不愧有明君之相!那老夫便先与殿下一言为定!具体事宜,三日后,老夫再登门拜访,仔细商议!”
赵汗青点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月真人大可放心!”
月真人桀桀一笑,身形化作一团黑雾,消散在大殿之中,带着一阵夜枭一般的笑声逐渐远去。
宁同义满脸凝肃的回头看向赵汗青:“殿下真的要与这月真人合谋?”
赵汗青沉默了一会,他长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与其合谋,非孤所愿,实在是……时不我待啊!”
宁同义沉默半晌,也是一场叹息:“希望东南战事能早日结束啊……”
赵汗青微微颔首,看向东南方向,眉宇间忧心忡忡:“也不知现在战事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