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zs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末世第七城 線上看-886 兩步內決生死展示-8in5d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
“袁承,你不是已经没在城西了吗?咱俩之间应该没矛盾吧?”
外面都传袁承已经脱离了枭家,嘴里没啥词能往外吐的白胖子,只能壮着胆子拿这个话题往下谈。
背手而立的袁承眼神不屑的撇了白胖子一眼道:“我在不在城西,轮得到你个破拉车的管吗?我来城西办事儿,还需要提前跟你白胖子打声招呼?至于咱俩之间的矛盾?我踏马没事儿干想收拾你,是不是还得找个理由啊?!”
越说到后面,袁承的气势越足,无形之中就给了白胖子极强的威压。
看着袁承这咄咄逼人的架势,白胖子额头上也是冒起了细汗,他强打起精神回道:“袁承,咱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莫名其妙来找我的麻烦,是不是当我白凤九好欺负啊?”
“我就当你白胖子好欺负,想欺负你,你咋地啊?”袁承又特意往前走了两步,俯下身去将自己的脸凑到了白胖子的面前。
“嘭!”
站在白胖子身边的一名高层,拿着啤酒瓶子往前一怼,直接就把袁承给杵开了,并喝道:“说话就说话,你夹枪带棒的咋呼谁呢?咋地,你踏马有杀人许可证啊?”
不只是他一人,另外几位凯旋公司的高层一个个气势也都不弱。
能跟着白胖子干这么些年的老人,没一个没在路上跑过的,或许说他们在段位上距离李枭袁承还有挺长一段距离,但都是一个脑袋两边肩膀,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一定怕了对方。
更何况,能和白胖子坐在一个包厢里唱歌的,那都是白胖子的绝对嫡系了。
不同于那些打一场仗下来,可能挣的钱还不够交医药费的小篮子。
他们跟着白胖子挣了这么多年好钱,从某种程度上来,甚至是白胖子在出钱养着他们。
作为资本家的白凤九之所以如此慷慨,不就是为了买一份保险,能够在自己危急的时候,他们能够站出来保自己一手吗?
前世債
吾皇萬萬歲
那遇到了哪怕在城西鼎鼎有名的袁承,这几人也没有后退半分。
“行!”袁承并没有与那名凯旋高层产生冲突,仍旧背着手转身朝门口走去。
“干了!”
袁承刚离开包厢的中间范围,手里攥着把坎刀的林方大吼一声就扑了上去。
“踏踏踏!”
早都已经蓄势待发的小良等人,很快都选准了自己的对手跟着冲了上去,瞬间包厢内乱作一团。
之前还被白胖子搂着怀里的青涩小姑娘,完全吓傻了眼,再其它几名陪酒女的推搡下,跟她们一同退到了她之前坐的角落里。
“老子看看你是不是话比刀硬!”
林方这人除了脑子好使外,手上功夫其实也不算差,他要真是个啥也不是的小狗篮子,就靠着一张嘴皮子也不可能使唤的动像小青龙那样的狠人。
一马当先的他,高举着手里寒光点点的刀片子,奔着之前和袁承叫号的中年男子就剁了过去。
午夜尖叫
“艹NM来啊!”
那中年人确实也对得起白凤九发给他高昂的薪水,面对刀片子,他同样是不躲不闪,抡着啤酒瓶子就招呼上去了。
“嘭呲!”
一声脆响,啤酒瓶爆开,里头的啤酒四溅,整个包厢里头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小麦香。
穿越成俏王妃 星空的烟雨
“来,你看看老子看你,你出不出血!”
交锋过后,林方的动作毫不停顿,刀片子下压对着中年人的肩膀上,“哗哗”就是两刀。
“嗯…”
神之墮落
闷哼了一声的中年人完全没在乎自己肩膀上已经被林方剁的皮肉外翻,靠着手里那半截子酒瓶,看也不看就往林方身上一顿乱扎。
碎玻璃本就异常锋利,像这种被砸开的啤酒瓶杀伤力完全不亚于一把开了锋刃的坎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方正一门心思把中年人干倒,等他反应过来时,对方手里的啤酒瓶都已经扎在自己肚子上两三下了。
感觉腹部钻心疼痛的林方,对敌人够狠,对自己属实也够狠,愣是一声不吭,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往中年人身上招呼。
像这种完全没把自己生命放在心上,一门心思要和对方搏命的打法,在街头巷战中其实是极为少见的,哪怕像角落里那几个陪酒女郎,看见两人厮杀到这么一个程度,一个个的表情都相当惊讶。
神奇教練
其实像这种小空间很难施展出什么特别的搏击技巧,除了那种各方面能力属实超群的以外,其他人拼的不外乎就是魄力和气势。
只要你不怕死,那八成怂的就是的对伙了。
像这种一对一换命的整法,只要怂了,身上那股子气一散,就完全扯JB蛋了。
所以哪怕两人整的血渍呼啦的,光是旁边的看客都张大了嘴巴,但从他们自身的角度上来说,那确实是不愿意松手。
已经打上头了的两人,都抱着同一种心态:要不就干死你,我要是干不死你,那包管也拖着你同归于尽。
凯旋其他的高层虽然不如林方的对手一样,连命都豁的出去,但身上那股子狠劲,确实也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散去。
虽然局势很乱,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够发现这群老混子和小崽子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动起手来,他们很有套路。
一下一下看似是胡乱挥舞手里的家伙,但实际上每一下都是奔着人家要害往上使劲的。
要论这个战斗能力,袁承这边的确实要强挺多,毕竟他们才是职业干这活儿的。
而凯旋的高层,都已经“不做大哥好多年了”,手上难免会有点生疏。但人家愣是靠着这股打不散的劲和袁承一伙人僵持不下。
“呼!呼!”
林方喘了两口粗气,他的上衣起码有六七处处破洞,最少有三处是让对伙把自己的肚皮都给划开了。
当然,对面的中年男子也没比林方好过到哪儿去,甚至可以说更惨。
龙霸天外天
身上一件白T恤基本上都被血染成了红色,失血过多的他,看着面前的林方都有些恍惚。
之所以还能撑得住,完全就是凭的那股子血战到底的劲儿。
“草拟血姥姥的,接着来啊,整啊!”
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中年男子,并不愿意给林方留下喘息之机,就算是拼体力,他也不是面前这个年龄比自己小一大截的林方的对手,真要让对手缓过神来了,那死的就是自己!
既然如此,他何不先下手为强,赌命一搏呢?
中年男子左手扣住林方的肩头,右手将手里的啤酒瓶往前一递,直怼心窝。
即将得手的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姜还是老的辣,最终还是我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