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nxz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相伴-hiuyo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在李氏面前,张亮哪里还敢吱声,只能连连说是。
一旁的周半仙却忙告辞。
李氏给他一个媚眼:“先生告辞,要去哪里?”
“我……我……”周半仙却已是汗毛竖起,结结巴巴道:“我……我尿急,上茅厕。”
李氏听罢,却是放周半仙去了。
宠入骨:腹黑前夫撩妻记
那张亮出了后宅的李氏的厢房,便见这张慎几站在门外头。
张亮阴沉着脸道:“方才的话,你也听见了。”
这张亮一脸马子,脸似砂锅似的,可他这养子张慎几却是生的细皮嫩肉,浓眉大眼,很是英武的模样,张慎几道:“爹,你放心,你将来让我做太子,我一定好好做你的儿子,不做其他的妄想,我亲爹那里,我也再不去探望了。”
“嗯。”张亮闷着头,应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心口有点堵,每一次看到张慎几的时候,他便想起了那个姓王的,很多次,他都有想宰了那家伙的冲动,可想到李氏,又打了个寒颤,不管怎么说,李氏至少一个月还有半个月肯在家的,总比跑了强。
缉拿宠妃:皇帝提枪上阵
于是张亮道:“人聚集好了吗?”
“三十多个兄弟,已在侧堂等着爹了。”
张亮这才打起了精神,现在不是计较儿女情长的时候。
所谓的三十多个兄弟,并非是张家只布置了三十多个人。
而是说这三十多人,都是张亮的养子。
实际上,就这三十多人,还是埋伏在张家的力量,因为张亮的养子,足有近五百人的规模。
张亮在军中,但凡觉得身体壮实的武官或者亲卫,便爱认他们做养子,他乃开国将军,又是勋国公,位高权重,军中不知多少少壮攀附在他的身上,因而,单单这养子,便已经有了五百人的规模。
而这些人,大多散布于军中甚至是禁卫,通过张亮的栽培和提拔,却多身居要害的职位,张亮敢于谋反,妄想自己是天子,也不是没有原因。
虽是来了三十多个养子,再加上张家的护卫和部曲,这里已埋伏了一千多人,现在……都只等张亮的号令了。
张亮随即踏步,朝着侧堂而去。
那侧堂里,乌压压的人一见张亮出现,随即便齐声道:“孩儿见过父亲。”
声震瓦砾。
………………
很快,外头便有宦官至张家,陛下的车驾即将到了。
随即上千禁卫拥簇着李世民至张府。
王爷哪里跑:呆萌吃货逆翻天
张亮忙是带着儿子张慎几出来相迎。
李世民率先,带着程咬金、李靖众人,其余的禁卫自是散开,守卫在张家四周,只有一队亲随跟从左右。
张亮拜下,感激涕零道:“陛下如此大恩大德,今日家母大寿,竟亲来臣府祝寿,臣……实是感激涕零。”
李世民面上带笑,将他搀扶起来,笑着道:“我们这些老兄弟,难得聚在一起,今日拜寿是真,弟兄们相聚也是真。朕自做了天子,便极少和大家相聚了,今日要和卿家痛饮不可。”
“臣张慎几,见过陛下。”一旁的张慎几拜下,端端正正的给李世民行了个大礼。
按理来说,这张慎几乃是李世民的后辈,只是……
李世民只看了张慎几一眼,有点儿尴尬。
这张慎几的事,李世民和程咬金等人都晓得,其中闹的最厉害的一件事……便是张亮在三年前上书,请求更替自己的继承人。
张亮从前有个儿子,是前妻所生,这是张亮的亲儿子。
张亮成为勋国公之后,这府中公子,自然就成了前妻所生的儿子。
却不知张亮吃错了什么药,一口咬定这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请求皇帝改换李氏的儿子张慎几为自己的继承人,说这才是自己的血脉,乃是嫡长子。
对此……李世民听说很多传闻,人们都议论张慎几不是他的儿子,不但长的一点都不像,当初张亮出征一年半,回来时孩子刚出生,这怎么也不可能是亲生的。
可张亮一根筋,非要立张慎几为嗣子不可,李世民几次不准,可张亮却依旧上书了几次,最终李世民磨不过,还是同意了。
电影世界之漫步者系统 桭桄
现在看着这面目俊俏的张慎几,李世民再看看张亮这一张大饼脸,竟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他叹了口气,对张慎几道:“你起来吧。”
张慎几便起身。
秦琼、程咬金几个,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挤眉弄眼。
程咬金咧嘴,一下子将手搭在张慎几的肩上,笑着道:“老张啊,你儿子是越来越俊俏了,想不到你生的跟狗X一般,竟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儿子。”
张亮便干笑:“长的像我妻子。”
“弟妇也是个奇女子。”程咬金很认真的样子道:“十七月怀胎……”
李世民瞪了程咬金一眼。
程咬金才悻悻然的住口,干笑道:“哈哈。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
“是,喝酒。”张亮忙请君臣们进府。
李世民从前是来过张家的,这一处庄园,说起来还是李世民亲赐,一路进府,先带着人去了后宅见了张母。
这张亮本是农户出身,所以张母从前是庄稼人,如今虽享了福,却依旧还是脸上苦巴巴的样子。
她住的只是独门小院,母子之间,其实并不和睦,这张母听说了家里的很多事,只恨不得剜了李氏的肉,而自己的亲孙却被赶了出去,至于张慎几……她是绝计不认这个孙儿的,只是李氏实在是厉害,她这没见识的老妇哪里是她的对手,张母不敢招惹李氏,所以只好在自己的小院里弄了一个明堂,每日在明堂中礼佛。
她如今已老眼昏花,李世民等人进去,寒暄几句,张母随即便哭,年岁大的人,说话含糊不清,李世民也没听明白是什么,再三让她保重身体,便摆驾去了正堂。
张家正堂这里,早就预备了许多的水酒。
一道道菜肴,也纷纷上来。
程咬金看到案牍上的酒,便咧嘴道:“行哪,老张,你竟大方了,肯将陈氏的烈酒来待客。”
张亮根本不想理程咬金,当初他和程咬金虽是瓦岗寨出来的,可是瓦岗寨里,无论是程咬金和秦琼都觉得张亮这家伙喜欢去给李密告状,因而虽是瓦岗寨出身,却并不密切。
张亮心里想,待会儿你喝醉了,第一个便先宰了你。
一坛坛酒端上来,李世民坐在最上的案牍上,见着这么多熟悉的面孔,不禁龙颜大悦:“今日敞开了喝……”
众人纷纷称是。
一会儿工夫,张家的歌姬也纷纷上来,一时之间,吹拉弹唱,歌舞妙曼,李世民人等一面喝酒,一面欣赏舞蹈。
张亮坐在案牍上,他早就吩咐过了,自己的酒里掺了水,而其他人喝的却都是陈家的烈酒,这闷倒驴很是辛辣,这样喝下去,只怕用不了一个时辰,哪怕这李世民君臣酒量再好,也得烂醉如泥。
而只要解决了这些人,这张家内外,便一切都可以操控了,先杀了李世民人等,而后趁着所有人后知后觉,立即控制住李世民带来的禁卫,这些禁卫里,有几个自己的养子,再加上自己的部曲和三十多个养子,完全可有控制局面,此后再带人入宫去。
今日宫里当值的人,也有自己的养子,只要他们悄悄开了门,便可控制住宫中。
到时,不妨先请李渊出来,就说自己是奉了太上皇的密旨,铲除了伪皇帝,而后让散布于军中的诸养子们控制住所有的军马。
毕竟这大唐的开国功臣,大多都在此,一并宰了,军中肯定是群龙无首,自己那些养子就有了作用。
控制住了军马,又操控了太上皇,再提拔自己的人进入三省,罢免原先的各部尚书,提拔自己人上去,两年之内,便可逼迫太上皇李渊将皇位禅让自己。
如此一来……一切都很完美了。
张亮很痛快的将酒盏中的‘酒’一饮而尽:“陛下,臣在此,先喝一杯。今日陛下如此厚遇臣,臣实在是……感激涕零。”
李世民也痛快,他已许久没有这样高兴了,此时几杯热酒下肚,已是喜笑颜开:“此酒,朕也干了,就当为你的母亲祝寿吧。”
燃欲 河东三十吼
“痛快。”程咬金哈哈大笑,手指着张亮道:“当初张亮,倒是硬气,为了陛下……被那李建成关押起来,日夜拷打,死咬着不肯攀咬陛下,如若不然,陛下差点要被李建成陷害了。”
当着别人的面,李世民是不喜欢有人提李建成的。不过当着这些老兄弟,李世民却是无所顾忌:“当初真是凶险啊,若不是众卿效命,何来今日呢。现在朕做了天子,自当予你们一场富贵。”
众人都笑。
酒过正酣,君臣们都有些脑热了,只有张亮保持着清醒,而其他的禁卫,也都请到了隔壁去喝酒,一时之间,张家上下,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众人又说到了张亮从前的事。
张亮笑呵呵的道:“咱们都是兄弟,是兄弟……只不过……有些话,我却是不吐不快。”
秦琼也喝的高兴,道:“张贤弟有话但说无妨。”
张亮便不满的样子:“其实我晓得你们都瞧不起我。”
程咬金是真瞧不上他,只一旁乐呵呵的傻笑。
秦琼却忙道:“张贤弟何出此言。”
张亮额上青筋便是曝露了出来:“秦大哥何须如此呢,今日大家都喝了酒,索性就将话点破吧。想当初,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一个农户,我跟着人,一道上了瓦岗寨,我起初,就是给人洗衣刷碗的亲兵,俺也不识什么字,反正你们在那领兵的时候,我还一身泥泞呢。此后俺也宰了几个隋兵,总算是立了些许的功劳,可又咋样,最后不还是一个小小的队正吗?”
他说到此处,大家只道张亮这个家伙发酒疯了,想将肚里的积怨说出来。
当然,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这样的事是常有的事。
有时候,喝酒喝着,打起来的也有。
李世民反而喜欢这样的氛围,一面喝酒,一面打量着张亮,露出笑容。
张亮随即愤恨的道:“俺也晓得,想当初,为何你们总是对我不理不睬,不就是嫌我去给李密告密了吗?可是……你们也不想想,你们杀人是立功,我杀人……谁给俺功劳?你们早就嫌我粗苯了。若不是我去状告几个贼厮谋反,如何能得李密的看重。后来又怎么可能和你们一样,成为首领?”
“你们他娘的横竖都是有出身的人,只有我张亮,啥都不是,你们进了寨子,还带着自己的部曲,俺呢,俺就是一个农户,即便成了首领,又如何,俺带着的一些弟兄,都是别的首领不要的夯货!就这么一群歪瓜裂枣,我自然而然,打了几场败仗。你们又嘲笑俺没有本事。”
程咬金斜眼看他,默不作声。
秦琼倒是露出惭愧之色。
李靖、李绩、张公瑾等人假装没有听到,只是低头喝酒。
賢妻歸來
李世民自饮自酌,面带微笑,他喜欢看这些老兄弟发酒疯的样子。
张亮此刻,牙都要咬碎了:“你们可晓得俺为何一定要娶李氏,因为李氏是五姓女。你们能娶五姓女,俺张亮也要娶,因为啥?因为俺张亮绝不比你们轻贱。可是俺娶了五姓女,娶了赵郡李氏的女子做夫人,你们哪,你们背后没少说俺的怪话吧,俺媳妇偷汉子就怎么了,俺在外厮杀,一年到头回不了家,她饥渴难耐,也碍着你们的事?”
“你们笑俺,不就是觉得俺不自量力吗?觉得我张亮,凭啥可以和你们一样,都娶五姓女,你们觉得俺不配,所以等俺娶了李氏,你们依旧不拿正眼瞧俺,是不是,是也不是?”
此刻,张亮面带怒色,眼眸里杀气腾腾,他咬牙切齿,露出了狰狞之色:“俺的儿子,不是俺生的,又怎么了?俺自己高兴,何须你们多嘴多舌,平日里,口口声声说兄弟,可你们哪里有半分,将俺当做兄弟的样子,你们的儿子是你们自己亲生下来的,便了不起吗?”
我的老婆是牧師
無良女相
…………
第四章送到,今天还了一章,还欠一章存稿,明天或者后天来还。求支持,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