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zl7zq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一百二十一章 落幕展示-w4fyl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另外一边。
即墨之中,云天河三人找了个高处,那是一个能够俯瞰整个城镇的陡峭凸出的山崖。
三人一边感受着夜间吹来的海风,一边仰头观赏着接连不断的焰火飞上空中,炸开变成漂亮绚丽的五颜六色的美景,一时间都没人出声说话,直到沉默被打破。
“哇——!!好漂亮啊,这是仙术吗?”
瞳孔里倒映着天上的焰火,云天河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简直好像是一个得到了自己心爱玩具的大孩子一般。
或者不是好像,而是他的确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大孩子,说的好听一些就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总是初心不改,像是小孩子一般的纯真。
“傻瓜,这个叫做烟花,是用火药做出来的……”
韩菱纱嗔怪的盯了这个山顶野人一眼,不过在这个时候,她的心情也很好,所以还是非常耐心的给云天河解释了一下天上的那些特效是怎么一回事。
“烟花?火药?这些又是什么呢,也是这些人用仙术做出来的吗?”云天河有些迷糊的摸着后脑勺,继续这么问道。
“哎呀,火药呢,火药……火药其实就是硫磺、雄黄之类的东西,加上炭和硝石做出来的东西,据说是那些炼丹的方士搞出来的,一个不小心就会爆裂伤人……”
“所以烟花是不是仙术做出来的东西,才会这么神奇?”山顶野人依然坚持自己的问题,他听不明白菱纱说的这些复杂的事情,也不懂为什么对方要将问题复杂化。
到底烟花是不是仙术弄出来的,他就想搞清楚这件简单的事情而已。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还说什么烟花、火药、硫磺、硝石、炭……明明他问的问题这么简单,也不懂菱纱为什么要说得那么复杂,根本听不懂。
“你……算了,你就当它是一种仙术吧!”
韩姑娘顿时又气又恼,也迅速被打击得失去耐心,敷衍着摆摆手说道。
这人已经没救了,自己都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了,就愣是脑子转不过弯来……算了算了,和这家伙生气不值得。
就像是云天河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一样,她同样也不明白云天河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哦,我就说嘛,果然是仙术才能够做出这么好看的东西来……”
云天河非常满意的点点头,语气认真的说道,还抱着双臂摇头晃脑,一幅好像是完全搞懂了的样子。
因为他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简单而又容易理解,没有那么复杂——这就是小野人觉得最幸福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又明白了更多的一些知识,比起之前又成长了一点点。
而且这些知识也没有什么难度,记起来也不会很难,他体会到了成长与充实的快乐!
韩菱纱却是瞪着眼睛,气鼓鼓的盯着这个木头脑袋,犹豫着要不要给对方脑袋敲上一拳。
“呵呵……”
慕容紫英看着这对欢喜冤家的互动,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冰块脸也有些消融的迹象。
“呀,紫英你居然也会笑?!”韩菱纱惊讶的说道,伸手捂住嘴巴,“看来即墨的花灯庆典还真是了不得呢,居然连冰块脸都能够融化掉啊……”
少年剑客顿时有些笑不出来了,他一脸无奈的摇摇头:“我平时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没有啦没有啦,我只是开个玩笑的……只是觉得紫英你好像和门派里的那些师兄师姐说的不同。”
韩姑娘连连摆手,解释着说道——
“他们总说你平时就只知道冷着脸,虽然性格不坏,但是不好相处,很多弟子平时看见了你,就像是老鼠看见猫一样,连话都说不利索,被吓得够呛……”
慕容紫英的表情慢慢的黑了下来,而韩菱纱还在不断地说着。
“那个,菱纱,我觉得紫英他不是……”云天河摸着后脑勺,迟疑着说道,想要帮师叔说话,却又发现自己嘴笨,在这个关键时刻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词儿。
“哎呀,我知道,所以才说啊,就连天河你都是直接叫紫英的名字的,紫英也从来没有在意过的样子……”
韩姑娘摆摆手,她的表情似乎很是好奇的样子。
“所以为什么紫英在门派里的名声会是那个样子的啊?难道说你平时真的都是瘫着一张冰块脸,其他人也不敢接触你,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误会?”
“……”
“……”
“这个,可能是这样子吧,我也是第一次代师收徒,之前没有怎么和其他的门派弟子有过多接触……”
慕容紫英含糊着说道,打算蒙混过去,他本来想要说自己的性格其实就真的像是门派里的其他弟子说过的那样,比较冷峻,不好相处。
在这方面其实他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毕竟总不可能说他自恋到觉得自己在门派之中非常亲民,非常温和,能够和所有人打成一片,和所有人都说得上话,交得上朋友吧?
大多数人对他敬而远之,毕恭毕敬的才是常态,像是怀朔和璇玑两个人,已经是仅有的算得上「亲近」他的人了。
至于为什么会和云天河他们相处得这么融洽,甚至一点儿都不在乎他们有没有尊师重道,这个就只能够说投缘了……似乎双方虽然相识不久,但是给对方的感觉却都是互相知根知底,认识了好一段时间的朋友一样。
不说是有多年的交情,但是友谊也的确建立了起来,在这个前提之下,慕容紫英也不可能说因为自己名义上要教导朋友们,成为了朋友们的师叔,就立刻板起脸来,规规矩矩的要昭示自己的权威了。
他走不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只能够根据自己的潜意识之中的某种印象和感觉去选择,而恰好对方也不怎么守规矩,同样也有那种感觉,所以双方才能够像是朋友一样相处。
不过慕容紫英也没有办法解释,更加不好说是自己这段时间也经常做梦什么的,只能够这么蒙混过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
韩菱纱点点头,也觉得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毕竟当初的掌门也说过,紫英之前毫无经验,正好可以将这件事当作是一次历练。
换言之也就是说,自己这么几个人应该是第一次和紫英近距离接触的,所以才能够看破对方的冰块脸下的真实性格。而其他的弟子却没有这样的经历,自然就是距离产生美,以貌取人了。
换做是自己,看着一个自己既不熟悉也不了解的人,一天到晚冷着脸,浑身都似乎在散发着低气压的家伙,也会下意识的觉得对方不好相处的吧?
少女摇摇头,觉得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自己做梦也不代表别人也会做梦,可能大家就是正好比较投缘呢,这个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好了,今天真是好高兴呢,希望我们几个人以后也能够继续这样子聚在一起……”
韩菱纱换上笑嘻嘻的表情,开口说道,不着痕迹的将刚刚的话题带过去。
“菱纱,还有梦璃啊!不止我们几个人。”云天河连忙开口说道,提醒菱纱还有一个人。
哼,傻子都知道我说的包括梦璃了吧……韩姑娘眼神不善的看着永远都搞不懂自己应该做什么的山顶野人,然后故意拖长声调:“这个可说不准哦,也许梦璃她想要聚在一起的人,其实不是我们呢。”
“啊?为什么啊?”云天河瞪大眼睛,一脸单纯与懵懂无知的表情。
“哼,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点眼力见啊,刚刚不是看到了吗?梦璃她呀,可是……”
“菱纱,你们在说什么?”一个声音适时插进来,打断了韩女侠的造谣大业。
韩菱纱一下子卡住,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发现熟悉的少女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自己等人身后,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眸光意味深长。
“啊!那个、那个,没说什么,就是说梦璃你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够回来,我们一直都在等你……”
一下子慌张起来的韩姑娘,就像是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时候,正好被当事人逮个正着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能够这么结结巴巴的解释说道。
“是吗?”柳梦璃微微一笑,也不知道是相信了还是不相信。
“绝对是这样的!”韩菱纱点头点得好似是小鸡啄米一样,不过心念急转之间,也很快就好奇起来,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不希望我这么快回来?”柳梦璃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太理解自己的闺蜜在说些什么。
“对啊,啊!不是不是……我是说为什么只是你自己回来了,那位夏公子呢?”韩菱纱四下张望,发现没有能够找到预想之中的另外一个人,顿时有些气恼。
人都被你拐跑了,现在连送回来都不愿意?
这一刻的韩菱纱,心态就像是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感到不忿的笨妈妈一样。
“我自己回来很奇怪吗?”柳梦璃有些恼怒的说道,同时也有一些慌乱,虽然她并不知道其实这群伙伴之前已经去山谷里找过自己了,还见到了当时的那一幕。
只不过从韩菱纱的话语来看,很明显这群伙伴绝对是误会了什么,并且就那个方向发散思维,胡思乱想了下去……看看另外两个人的表情吧!
嗯,好吧,看看慕容紫英的古怪表情就知道了,对方也一定是这么想的。
不过少女自然不能够让这种不尽不实的谣言坐实了,只能够进行辟谣:“其实我这一次,是为了光纪寒图去拜访夏公子的,不过多亏了夏公子很好说话……”
一边说着,柳梦璃一边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卷轴。
因为上面的发带捆绑着,所以短暂的封绝了灵力的散发,不过也能够看出其品相不凡。
“云公子,你拿着吧……”
这样子应该就没有问题了,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无可挑剔的正当理由,柳梦璃心里舒了一口气,然后想到了之前夏冉的告诫,顺手就将卷轴交给了云天河。
接着,她发现韩菱纱和慕容紫英并不是恍然大悟,而是表情更加古怪了。
这个时候,云天河已经拆开了手中的卷轴,将其展开,卷轴之上似乎描绘着无数星辰,彼此间用细线相连,像是道家的星相图。
这么远远看去,即墨的山巅之上,似乎出现了犹如星尘下凡一般的光景,一闪一闪地发着光。
而在即墨热闹的庆典之中,阿尔托莉雅也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地感叹道:“好漂亮啊……唔——!!”
下一秒钟,她将手里的烤鱼咬了一大口。
今天的Saber,也仍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