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faf精华都市异能 全職藝術家笔趣-第四百零六章 高處不勝寒看書-4y0je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二二二二二二二二!”
当察觉到冥冥中的那股意志已经降临,网友们瞬间发起了最强力的冲锋,费扬的部落评论区几乎是瞬间沦陷,那满屏的“二”可谓是蔚为壮观了。
“我笑的肚子疼啊!”
“心疼费歌王,你们饶了他吧!”
“虽然我是费老大的十年歌迷,但还是不厚道的笑了,这尼玛也太玄学了,该来的总会来,老大你真就逃不过遇羡鱼必拿第二的宿命呗。”
“已经热搜第一了!”
“费扬:我歌曲可能只能第二,但我热搜永远是第一,兄弟们,这波我在第几层?”
顧小姐,余生請多關照 雲朵飄飛
百世重修 二蛇
“如果二,请深二。”
“羡鱼:兄弟,别客气,随便坐,九月有人想抢你的第二,我当时没让,直接用一曲两词把第二也帮你占着了,这个位置只能你来坐!”
“我以前不信邪,现在我相信真的有二的意志存在!”
“这波羡鱼也被二的意志眷顾了,二连冠的二,与万年老二的二,其实系出同源!”
“……”
不仅仅评论区。
在一些原创视频网站上,还出现了大量关于费扬的鬼畜剪辑,网友根据《但愿人长久》的旋律重新谱词创作。
比如这首:
“第一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明年今日,谁继承意志。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热搜失去,低处不胜寒,遥望陈志宇,第二在人间……”
视频里,把费扬以前唱歌的片段剪辑在一起,毫无违和感。
沙雕网友们的快乐总是如此简单。
而这些快乐,全部是建立在费扬的痛苦之上。
此时。
费扬正盯着自己的部落评论区,嘴角微微抽搐。
旁边的小助理轻轻咳了一声:
“往好处想,费哥你又上了热搜第一,大家对你的关注极高,刚刚还有几个活动联系我,说是想跟您合作,这几个活动都是大品牌方赞助,本来咱们争取不过对手,现在这几个品牌方却一致点名说希望您可以到场!”
费扬不说话。
从上次拿了第二开始,他的事业就顺风顺水,到哪里都极受欢迎,只是费扬非常清楚,自己会如此受欢迎的原因是什么。
他赢了事业,却输了人生!
小助理见费扬还是闷闷不乐,继续安慰道:
“当初陈志宇连续拿了三次第二,然后才轮到费哥,现在费哥您也连续拿了三次第二,该轮到三代目登场了。”
费扬忽然死死盯着小助理。
小助理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竟然当着陈志宇的面儿拿二的意志说事儿了。
他以为费扬要大发雷霆,谁知道费扬竟然眉毛一挑,仿佛看到了曙光般脱口而出道:
“真的?”
小助理:“……”
他在认真考虑,要不要跟对方说说,今天又有一些鱼产品公司联系自己,想花天价邀请费歌王代言的事儿?
……
当然也不是所有网友都在玩“二的意志”这种老梗的。
随着《但愿人长久》的红火,网上还出现了很多关于这首词的深层次解读。
浊世仙途 明江烟雨
有人道:
“我好奇的是,《水调歌头》明明是咏月词,为什么羡鱼中秋的时候不发布,要等到十二月?”
“这简单。”
当即就有人解答:“可能这首词是羡鱼九月创作出来的,但当时他还没谱曲,所以《十年》这首歌先发布了。”
婚后缠绵:老公是饿狼
又有人疑惑:
“明显能够感受到《水调歌头》是表达作者对某人的思念,羡鱼到底在思念着谁?”
这个问题没人能解答。
最引起大家兴趣的,还是词里那句“高处不胜寒”。
————
大奇妙 我來打燈
有人认为这句是字面上的意思,但更多人却将之理解为这是羡鱼的自我感慨:
“你们想啊,羡鱼出道以来,拿了多少第一?”
“没有比第一更高的位置了,但正因为羡鱼一直拿第一,所以他才会发出高处不胜寒的感慨吧。”
“如果是真的,那羡鱼真的太傲气了。”
“羡鱼本来就是年轻人,年轻人就免不了恃才傲物,况且羡鱼有这个骄傲的资本。”
“我觉得羡鱼可能是对同龄人的感慨吧,他在乐坛算不得站在最高处,但就同龄人来说他确实是站在了最高处,这样的人可能没朋友,因为他太厉害了,厉害到别人都望尘莫及的地步。”
“羡鱼肯定不至于没朋友,但他的朋友应该不多,看看他部落关注的人就知道了。”
“这句话倒是很有道理,羡鱼部落上只关注了楚狂和影子,而这两个人刚好也是在各自领域中非常优秀的人物。”
“……”
解读愈演愈烈。
后面甚至有人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句是羡鱼在表达对蓝星全体合并这个未来的期待。
既是大家分隔千里,也能共享一轮明月。
“要知道明月是不可能所有人共享的,因为时差的关系,我们秦地的白天刚好是燕人的夜晚,羡鱼作为现代人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他还是这么写了,说明他就是在表达一个观点:各洲的地理距离和文化差异不是问题,大家终究是共享一个蓝星,所以这里的婵娟可能不仅仅代指月亮,也代指整个蓝星。”
九星天辰诀
这个观点,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
结果越是分析,网友们越觉得《水调歌头》的词,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内涵深刻,倒是间接促进了歌曲的进一步火热。
而在彼时的家中。
就连姐姐和妹妹也是一脸八卦的盯着林渊:“为什么写《但愿人长久》这首词,你在思念着谁?你是不是有相好的了?”
林渊:“……”
明明歌曲里的故事,大多都是作词人编的,没有具体的来源。
但好像所有人都认为,《水调歌头》这首词不是凭空而出,必然是林渊的某种自我表达,大家还特喜欢逐字逐句的分析。
林渊也被搞得措手不及。
他只能尝试性给出回答:“子由?”
“什么?”
姐姐妹妹眼睛瞪大,表情有些诡异,子由,听起来不像女孩子的名字呢。
“……”
林渊愈发无奈:“苏辙。”
姐姐惊了:“两个人?”
妹妹大喊:“妈,林渊是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