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sk4精华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txt-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說,我是你的相伴-vo0ht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安静的病房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言舒是第一次看到纪墨霆错愕的神情,尽管只是在他那张苍白的脸上一闪而过。
“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纪墨霆攥着言舒的手腕微微用力,他的嗓音有些喑哑,眸光忽明忽暗,目光却一寸不避的落在了言舒的身上。
眼皮从未掀过。
言舒盯着他的眼皮有片刻的出神。
“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这次的语调有些重,还带着压制的急迫和不安,以及小心翼翼中带着蛮横的命令。
言舒从来没有想过,杀伐决断的纪墨霆,居然会因为她这样一句话,就方寸大乱。
用强势来隐藏他小心翼翼的不安。
就好像一个别扭又偏执的小孩。
“我说,我是你的。”
在纪墨霆即将失控的眸子下,她再次重复了一遍。
只是一瞬间,她就感受到了纪墨霆身上暴虐的气息消失殆尽。
“嗯,没听清,再说一遍。”
只是耍无赖吗?
没听清那个“嗯”又是怎么回事?
只是面对纪墨霆执拗又偏执的目光时,她没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像是安抚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
可这人太会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事不过三不知道吗,居然一直重复他那句没听清
说了这么多遍都听不清,该去挂耳鼻喉科了!
“没没听清就算了,就当我没说过!”言舒忍不住爆发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屁孩你们难搞了了。
这床上就是一个典型的大小屁孩。
“我已经听到了,不能收回。”纪墨霆一听言舒这话,脸色沉了沉。
周围的气压都冷了几分。
那双褪去猩红的深墨色眸子,闪过一丝丝委屈。
仿佛在控诉对方的言而无信。
早安特工殿 e·t
言舒在他委屈的眸光下凑近,而后轻轻在他唇角印上一吻。
“给你盖章了,就不会骗你。”
纪墨霆眸中暗光极盛,身子却僵了又僵。
言舒清晰能够感受到从纪墨霆嘴角处传来的变化。
更加坚定了心里的想法。
想要获得人生自由,还得从纪墨霆身上下手。
转眼便到出院之日。
这几天,言舒都很乖,乖乖呆着病房里陪着纪墨霆,就连他开无聊的视频会议,她都没有嫌烦。
而这样的效果也显而易见。
她从开始病房都不能出,到最后只要带上暗卫,都能去医院旁边的餐厅吃东西。
虽然这特权是她出卖色相换来的。
嗯,她主动亲了纪墨霆,被他按着头让这个吻维持了三分钟。
“小舒舒!”
言舒刚到护士站办理住院登记,就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
陆少卿早就想来看霆爷跟小舒舒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上次他爸说要让他去相亲,他还以为只是说说的而已,结果是来真的!
他第二天就被威逼利诱去见了相亲对象。
他用自个浮夸的演技,成功让相亲失败了,谁知他爸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说服了他妈,让他妈一门心思都放在给他找媳妇上。
他这几天被五花八门的相亲搞的心力交瘁。
温柔一刀 温瑞安
要不是今天霆爷出院,他爸都不会放他出来。
他这次一定要打听清楚,他爸到底从霆爷这里受了什么刺激,导致他一门心思给他相亲。
他明明还是个宝宝。
言舒看着陆少卿眼裂婆娑的超她冲了过去,一脸莫名其妙,“ 你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
一脸疲惫,眼圈浮肿,黑眼圈深得每晚都去偷鸡摸狗了。
“小舒舒,你是不知道我过得有多惨,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们了。”陆少卿一脸哭相。
言舒朝他翻了一个白眼,“你这是得到了不治之症?”
“真可怜。”
言舒一脸可惜的看着他,直摇头。
陆少卿神情哀怨,“小舒舒, 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你怎么能咒我得癌症,我身体好着了!”
“那你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干嘛,吃饱了撑着?”
言舒丢下一句话,就朝病房里走去。
她今天有大事要做,必须要把纪墨霆讨好来。
陆少卿看着头也不回走掉的言舒,脸上哀怨更深了。
不过还是屁颠屁颠跟着进了病房。
等他到了病房,看到眼前那一幕,有种他是不是在做梦的错觉。
他看到了什么?!
刚才还一脸冷漠对他的小舒舒,转头就对霆爷笑成一朵花。
还还还…..亲手给霆爷喂葡萄?!
“这葡萄可是我特意洗的,好不好吃?” 言舒朝纪墨霆笑的一脸乖巧。
纪墨霆半倚靠在床头,沈墨色的眸子落在言舒的脸,微微颔首,“好吃。”
“我是不是对你很好?”
“嗯,可以再好一点。”
言舒:“……”
门口的陆少卿:“……”
反派boss放过我 临渊慕鱼
他这是被塞狗粮了吗??
可是小舒舒什么时候跟霆爷这般相处愉悦了?
他现在还担心小舒舒会因为霆爷装傻欺骗她一事,而生气。
然后并没有。
反而站在门口的他,显得十分多余。
陆少卿没忍住的轻咳一声, “小舒舒,霆爷……”
他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看到他家霆爷给了他一记嫌弃的目光。
陆少卿那颗本就脆弱的小心脏,更加脆弱了。
他居然被嫌弃了?!
夜哭女 易水未寒
“你来做什么?”
陆少卿硬着头皮对上了纪墨霆的目光,“霆爷,你今天不是要出院吗,我特意来看你的。”
“已经看完了,你可以走了。”纪墨霆声音很冷漠。
对陆少卿十足的不耐,但是看向言舒时,神情立马柔和。
双标狗!
陆少卿咬牙切齿在心里愤愤不平骂了一句。
不过脸上十足的怂样,可怜兮兮的看向言舒,“小舒舒,我们好久都没有见了,你真的忍心让霆爷赶我走吗?”
他不能走!
一走就得回家相亲。
他宁愿忍受霆爷不耐烦的目光,也不想去面对那些香水味浓重的女人们。
言舒古怪的扫了他一眼,而后托腮摇头,“你这张脸啊,太丑了,看一眼就够了,不能多看。”
看着陆少卿天崩地裂的表情,言舒在心底愉快的哼起了歌。
让这狗腿子帮着纪墨霆来骗她。
这么好的报仇机会,她才不会放过。
“小舒舒,你居然说我丑,我这么俊脸哪里丑了!”陆少卿仿佛受了奇耻大辱,用手指着自己的脸。
纪墨霆皱眉,“吵。”
话落,立马有暗卫进来,将大受打击的陆少卿给请了出去。
言舒默默偷笑。
“很开心?”
“有吗,没有啊。”言舒立即收敛嘴角的笑,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是你把他赶出去的吗,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乱扣帽子哦。”
特工小狂妃:高冷邪王宠上瘾
纪墨霆眼底闪过一抹宠溺,“嗯,阿舒说的都对。”
言舒诧异,纪墨霆近期的情商提高了不知一星半点啊。
居然知道哄女孩子了。
而且这货看起来心情也不错,那她是不是可以提要求了。
“刚才的葡萄甜吗?”言舒端着了身子,一双眸子闪着星光,眉眼弯弯。
纪墨霆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眸子,轻轻摩擦着指腹。
他的阿舒,似乎把他的命脉拿得死死的。
就像个一个终于学会利用自身优势捕猎的猎人,而他是她眼底的那个猎物。
只是她不知道,以色。诱人的捕猎者,最终都会被凶猛的猎物给吃干抹净。
纪墨霆微微勾了勾嘴角。
极为邪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