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9ig优美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 ptt-第七百零六章 明面和暗面的較量熱推-0vhra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身体能被自己控制后,夏萧并未第一时间睁眼,而是在两指动弹时催动起体内元气。如黑煌所说,夏萧要令自己达到最佳的状态。而后,他起身盘坐,不顾两个壮汉的目光结印修行。
宗主只说要提防那扇门,未说夏萧有动静怎么办。虽说结印修行对人类而言很正常,可他们对视后,左侧的人从房间右侧的门跑出,右侧人则继续盯着那扇连通幽灵空间的门,唯恐黑煌出现。
右侧的门十分奇怪,只能从擎天宗的城堡外进入,也只能从那出。黑色的城堡上有一扇这样的白门显得很奇怪,可它处于一股力量的遮掩下,很快和四周的墙体融为一体,又有擎天宗四周的结界做掩护,不会有人发现。
壮硕的男人四处问宗主在何处,而后风风火火的在阴暗的巷道中穿行,撞到几位宗门弟子,可来不及道歉,便敲门进了一间类似书房之地,行礼后禀报道:
“宗主大人,夏萧醒了,正在修行。”
误会就误会吧
“三日时间,早该醒了。”
傻妻馴夫:將軍,請克制
潘驭看向宗主,等其下令,不过她肯定感知到了夏萧的动作,一直没说话,肯定不会多管,她和那空间狭缝可时刻相连。果真,坐在书架下的白敦只是淡淡说:
“满足他提出的需求,把它关在里面,别让他乱跑。”
“是!”
男人松了口气,出门擦了擦额头的汗,不过有了宗主的准确命令,他也算放心些。
潘驭见其离去,问白敦:
梵天寶卷(舞陽系列) 步非煙
“这个人如此特殊,可还有用?”
“没什么用,若不是他实力太弱,承受不住封印的压力,早就被黑煌杀了,我倒不担心他,只是黑煌有些麻烦。”
“黑煌是雀旦大人身边的大红人,她今后的路恐怕比宗主大人你要好走些,更重要的是,她现在掌握着大半个幽灵空间,虽说它由您创建,可内部也被魔气侵蚀的差不多,等不需要你的元气做掩护时,恐怕就会完全被其操控。毕竟……她已多次自由进出。”
武禁修途 雪碧冲咖啡
潘驭一边把玩手中的杯子,一边暗自观察白敦的表情,不忘说起风凉话。
“宗主大人,您的过失有些大,那幽灵空间中的魔物只要一放出,战斗力和影响力远超我擎天宗上下,更重要的是,他们与雀旦大人一样,都为魔道。从性质上来讲,我们这些培养魔道的人,即将成为旁观者甚至是外人……”
白敦怎会不知这些事,但修长的手指竖在花瓣般的唇前,令潘驭当即起身行礼,道:
“一上年纪就容易唠叨,我先行告退,请宗主慎重三思。”
偏过头,白敦以白皙的手掌微微撑着偏瘦的侧脸,表情凝固如冰,难有变化。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为先祖给予的任务和兽族的崛起鞠躬尽瘁。早在黑煌知道自己的使命前,她已奔波近五十年。
千年来,除了最近一百年黑煌做了些事,其余时候都是她在效力。白敦又要隐藏幽灵空间,又要顶着天下其他势力的监视和压力扩大黑暗势力的规模。如此之下,她令擎天宗成了天下第一魔宗,也令幽灵空间中满是魔物。
现在黑煌前来邀功,说幽灵空间是她一直经营的产物,令白敦着实无语,不过能与先祖交流的只有黑煌,她百口莫辩。说也无奈,当初黑煌还小,她只有选择明面,因为暗面由明面产生。但在黑煌眼里,自己成了不敢入魔,不愿经受孤寂的懦夫,这等认为令其心寒,可大业在前,白敦也不想再辩。
暗面忍受的是孤寂和内心的折磨,明面则在这样的前提下承担更多的压力,黑煌怎会知道白敦的艰辛?
刚进擎天宗时,她实力不强,要想将黑煌藏住,就得有震撼他人的力量,令生人不敢靠近,不敢乱说闲话。这个世界依旧遵循着丛林法则,所以她一边提升实力,一边照顾黑煌。她担心黑煌成长成一个软弱的人,便将近死的猎物拿给她锻炼,黑龙的血性令其战无不胜,这是她最欣慰的事。
成为擎天宗宗主后,看向她的眼睛便不止身边人,还有整个天下。所以白敦顺势而为,令本就带有神秘属性的擎天宗逐渐隐藏于世,但又没有退出五大势力。要完成站在世人眼外,可又能插手其中的事很难,但白敦做到了,她自以为自己做的事足够伟大,收获一个宗门的信徒,可失去了亲妹妹的信任,以至于她现在对自己图谋不轨。
“罢了!”
叹一口气,既然是自己的妹妹,又何必说那么多?比自己小的孩子总是懂事晚些,况且,自己真的对她有所亏欠。
这等纠结,才是最令白敦头疼的,她不该把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强加在后者身上。可现实之中很多事,都难以顺心。
我倒是无所谓,可以不要功名,大不了重回这荒芜北部,做自己的宗主。可手下那么多人,各有追求,我答应实现他们的任何愿望,且支配大荒,现在任由黑煌闹下去,只会令他们受不到重视,努力白费。
末世铁拳
潘驭的话浮现在白敦眼中,令她冰魄般的眼眸有些烦躁。她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考虑整个宗门,其中有荒兽有人类,有些放弃自己的家人只为此场圣战,不能令他们到最后两手空空。
白敦得为他们争取到些东西,因此起身欲走的修长身形又坐下。她开始等,但不知在等什么,便呼唤起黑煌。后者做贼心虚,答复速度很快,只是话语和往常一样冷傲,没有悔改之心,甚至不比傲慢的白敦差多少。
“我知道你对我有看法,但请你给先祖说,希望他善待我手下的人,这支队伍千年来为他的计划做出了太多牺牲,甚至为了不被发现端倪,甘愿以家人惨死为代价。希望先祖大人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并施舍给他们些想要的东西。”
霧是人非
“找我就说这些,怎么有些像遗嘱?”
“我已认清自己的命运。”
坐在光明殿堂的白敦面色惨淡,她似乎真的看到今后的自己。那时的她,不再像现在这么亮丽,而是只剩骨骸,孤独的躺在不知处,经受风吹日晒,于日月变迁下慢慢被人遗忘。她一直以为自己很成功,因为瞒天过海,连清寻子都骗过。可失去亲妹妹的信任甚至招来仇恨,真是再失败不过。
萌宠夫君傲娇妃 浅浅倾城
想到黑煌从小对她的依赖和现在的漠然态度,凄冷和薄凉一瞬扰上白敦心头,可黑煌却在幽灵空间忍不住笑,既然被白敦发现自己的用意,真是敏锐,不过认清就好。她显然误解白敦的意思,后者的话,令其迅速转变态度,变得更为严谨,幸亏她没有主动暴露,否则就中记了!
“大荒还有一些强者值得你和先祖注意,我就算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会助你和先祖成为大荒的神。”
未來悠然小日子 櫻花若華
千年疲倦将尽,可白敦怎么也想不到,她所以为的最大的让步,在黑煌看来,根本不过如此。她低估妹妹对自己的恨意,她没有对自己的即将离去表示任何不舍,甚至想让她提前消失。
白敦从未求过黑煌,她向来摆出一副姐姐的样,似一切皆对,且能控制世间万物。可此时带着央求的语气,问:
冰冷公主的恶魔少爷
“可行?”
“嗯。”
黑煌就此回答,沉寂于幽灵空间。白敦也沉默,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一怔许久。她比白玉石还要细腻的手掌轻轻抚摸石椅,这是兽族的王座,她才是兽族真正的王,至于天隆,只是呈现给世人看的摆设。
但最终记住她的人能有多少?她也不知自己是反面角色还是拯救兽族于水火的英雄,可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终将于大战中死去。
白敦轻蔑一笑,不再忧愁,而纯白如乳的房间里,夏萧一边修行,一边在想如何将手中的东西刺进她体内。以自己的实力,就算这东西有再多威能,都不是件简单事,起码得近身才行,可那般存在,岂会容自己放肆?
思索中,夏萧过于烦躁,元气猛地将床崩碎,令两边壮汉虎躯一震,但夏萧只是舒展眉头,继续修行。
“这家伙想做什么?”
“管那么多干嘛,宗主大人说了,将其关在里面就好。”
右侧的男人觉得此话有理,点了点头,任凭夏萧就着木渣和白床单坐在地上。可很快木床恢复原样,似时光倒流,夏萧也恢复平静,不再有躁动的元气发出。他尽情吸收着四面八方而来的元气,至于办法,已有头绪。
五行空间,元气之树不断从地下吸收元气,浑身冒起五彩光泽。它们散发出层层波动,不断向四周砰动发出气浪,拍打空间,令其微微颤动,仿佛一颗变换形状的心脏。随着夏萧吸收的元气越多,本沉淀不少元气的树木猛地粗了一圈。
尊境曲轮境界,年轮至七,还差三轮便可撕裂空间,主动进入寂静世界!
很快,元气之树中的元气反灌夏萧四肢,令其深吸一口气,吐出时满是污浊。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令夏萧捏拳时淡淡一笑,修为的增进是他现在唯一的安慰。而后,他逐渐抬起沉重的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