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i47都市言情小說 成首富從躺着開始 線上看-第五百零九章 畜生不如閲讀-f1oc8

成首富從躺着開始
小說推薦成首富從躺着開始
“居然是古巴比伦文明的人,他们来找上古魔族作甚?”琼斯距离秦垚并不远,他说的话更是一字不漏的落在秦垚耳中。
系统留下的资料中有关于四大文明古国的介绍,包括他们的语言,风俗习惯等等。
秦垚趁着这两天赶路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些资料烂熟于心,所以,秦垚能听懂琼斯说的话并不奇怪。
倒是琼斯的来意值得让人玩味。
四大文明的人,居然会找到上古魔族,这是要把华夏文明赶尽杀绝的节奏啊!
秦垚一下子就攥紧了拳头。
但是他并未轻举妄动。
一直藏在岩壁后面,小心的提防戒备着,在心里已经跟琼斯判了死刑。
再说琼斯跟黑衣蒙面人这边。
“阁下究竟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此?”黑衣蒙面人听不懂琼斯的话,更无法得知对方的来历,他所忌惮的还是铁甲兽。
如果对方有意要找他麻烦。
面对铁甲兽,黑衣蒙面人还真不知该怎么办。
再加上琼斯流露出的姿态实在太过高傲,端坐在铁甲兽之上,高高的俯视着黑衣蒙面人,这让黑衣蒙面人就更不敢大意了。
黑蘭傳說 歐陽情兒
“自我介绍一下,本王是古巴比伦文明的二皇子,你跟上古魔族可有关系?本王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跟在本王身边做奴仆,或者死!”琼斯这一次说的是华夏语,虽然听上去很古怪,但并不妨碍沟通。
于琼斯而言,他是打心眼里讨厌华夏这个文明。
讨厌华夏文明的一切,包括语言。
要不是看在黑衣蒙面人,还算是个高手的份上,琼斯也生起了爱才之心,琼斯才懒得跟黑衣蒙面人多逼逼。
更何况还是用他最为厌恶的华夏语交流。
同时,琼斯也猜出了黑衣蒙面人的来历。
跟上古魔族有关,又是华夏文明的面孔,黑衣蒙面人,极有可能就是那个所谓的接引人一脉。
而这,才是琼斯愿意多跟黑衣蒙面人费口舌的主因所在,毕竟,双方的目的是一致的,也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大白话就是能尿到一个壶里。
基于这些,琼斯相信黑衣蒙面人不会跟自己打马虎眼,至少在针对华夏文明这一事上,黑衣蒙面人肯定不会偷懒的。
除此之外,接引人一脉也是一股不小的实力。
根据琼斯所掌握的消息,接引人一脉中,甚至还有半步地仙级别的存在,半步地仙,即使放在帝国中,也是最为顶尖的高手,接引人一脉很显然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古巴比伦二皇子?奴仆?”黑衣蒙面人又一次被震到了。
身为接引人一脉,他当然知道古巴比伦意味着什么,跟华夏文明一样,都是蓝星最为古老的文明之一。
尤其是随着华夏文明的没落。
四大古文明就更加了不得了。
黑衣蒙面人自己也没想到,居然会在此遇到古巴比伦文明的人,而且对方还是古巴比伦文明的二皇子,着实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黑衣蒙面人倒是不在乎对方的态度。
毕竟人家有那个势力,高傲一点也是情有可原。
反正接引人一脉也不是一次两次不干人事了,对于他们这一脉而言,只要能见到实质性的好处,就没有什么忠诚可说。
黑衣蒙面人考虑最多的,还是隐藏在暗中的秦垚,这才是他目前最大的对手。
如果想办法让秦垚跟琼斯发生冲突,黑衣蒙面人岂不是就有机会挣脱魔爪了?
不管最后两人的结果怎样。
对黑衣蒙面人都是利大于弊。
秦垚若是胜出,他就成了全场唯一的证人,到时候借用此事向古巴比伦帝国邀功,顺势就把脏水全部泼到了秦垚身上。
琼斯胜出就更好了。
不仅可以帮他报得一箭之仇,同时他也能在琼斯身边谋到一份前途,光是想想就让人忍不住的热血沸腾。
不过一想到秦垚的实力,黑衣蒙面人就又犯难了。
秦垚再怎么说都是半步地仙的高手,这已经算是蓝星最为顶尖的战力了,若是被秦垚识破他的计谋,秦垚会不会当场将其格杀?
实际上并不排除这个可能。
要知道,秦垚对他可是恨之入骨,要不是留着他还有用,怕是早就将他咔嚓了,怎么可能再容他继续放肆呢?
“不管那么多了,机会只有一次,拼了!”黑衣蒙面人权衡良久,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反正都是一死。
带着系统是任务还是旅行
倒不如放手赌一把。
万一成功了呢?
“王子殿下你好,我非常乐意成为你的仆从,只不过我现在不是那么方便,王子殿下应该知道我的意思!”黑衣蒙面人这一刻算是彻底豁出去了,将所有的赌注全压在了琼斯身上。
秦垚是半步地仙的高手不假。
但人家琼斯也不差啊。
错嫁皇妃帝宫沉浮:妃 风宸雪(完结)
远的不说,就说琼斯的坐骑铁甲兽,凭这上古奇兽的实力,就能跟秦垚进行一搏,若是再加上他跟琼斯,留下秦垚的几率还是相当大的。
琼斯的实力跟黑衣蒙面人相仿。
我住隔壁我姓王 瘋狂小馬甲
都是先天初期的修者,也算是比较顶级的战力了。
“你说的可是暗中隐藏的那个人?”琼斯挑了挑眉,秒懂黑衣蒙面人的意思。
其实他早就察觉到了秦垚的存在。
并且也一直在小心戒备着。
比起收买黑衣蒙面人,他对暗中的秦垚才最感兴趣。
首长有毒
不过,听黑衣蒙面人的意思,这两人很明显是敌对的关系,这对他而言就更加好办了。
暗中的秦垚虽然让琼斯有些捉摸不透。
但琼斯并不认为自己就会输给对方。
先不说铁甲兽,光是他这一族的底蕴,就足够让琼斯全蓝星横着走了,因为琼斯完全有张狂的资本。
“是的王子殿下!”黑衣蒙面人一点都不觉愧疚,心里更是暗暗偷笑。
一句话而已就挑起了两人之间的矛盾。
这也是黑衣蒙面人最初的想法。
观琼斯的反应,很明显是被激到了,如此一来,事情对他就更加的有利了。
“打吧、打吧,狗咬狗一嘴毛,最后全部留在这里!”黑衣蒙面人越想越觉得亢奋,拳头更是紧紧的攥到了一处,心中甭提有多期待了。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犯贱,狗永远是狗,永远改不掉吃翔的坏毛病,对不起,是我太高看你了!”秦垚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冷冷的看了黑衣蒙面人一眼,目光最后才落到了琼斯身上。
先前秦垚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来。
除了要打探琼斯的虚实之外,实际上心里对黑衣蒙面人还是有些期待的。
甭管怎么说,对方身上毕竟流淌的也是华夏血脉,虽然曾经做了错事,但这却无法掩盖黑衣蒙面人是华夏文明一员的事实。
如果黑衣蒙面人要是表现好一些,秦垚倒不介意晚点杀他,再给他一次机会。
结果却让秦垚大失所望。
养条狗还知道看家护院。
黑衣蒙面人呢?良心真的是坏透了,甚至连畜生都不如,纯粹就是披着人皮的孽畜。
叛逃到了上古魔族阵营不说。
居然还当着他的面跪舔琼斯,这样的一个渣滓,还有什么好拯救的?
“皇子殿下,我是非常乐意跟在你身边当奴仆的,但是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还请皇子殿下替我做主!”事情已经闹到这般地步,黑衣蒙面人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了。
王朝之剑 边城
黑衣蒙面人无视秦垚吃人的目光,直接来到琼斯的脚下,当着秦垚的面跪拜下去,双手虔诚的合十,就如同在拜他亲爹,不,比拜他亲爹还要亲。
“哈哈..算你识相,既然你开口了,就是本王子的人,本王子理应当为你做这个主!”琼斯笑的不要有多张狂。
不管是秦垚,还是黑衣蒙面人,这两人身上流淌的都是华夏血脉,本应该是同仇敌忾的,却当着他的面上演这么一出,这可比单纯的杀人有意思太多了。
继而琼斯又将目光转移到秦垚身上,话锋一转,语气也变的冰冷起来:“本王子不管你是谁,跟他有什么私人恩怨,现在,他是本王子的人了,识相的赶紧跪下来向本王子认错,要不然后果自负!”
“别怪本王子没给过你机会,只要你愿意跟他一样臣服本王子,跟在本王子身边做个奴仆,本王子既往不咎!”
宮記·晏然傳
“王子殿下不可!”听闻此言,秦垚还没有什么反应,黑衣蒙面人最先坐不住了。
以秦垚的实力,真要是投入到了琼斯的阵营,绝逼会成为琼斯的座上宾。
到了那个时候,他又被秦垚压一头。
合着搞了半天,他依旧还是会落在秦垚手里,折腾了这么久,黑衣蒙面人折腾了个寂寞吗?
由不得黑衣蒙面人不惶恐!
“闭嘴,本王子做决定何时轮到你插言了,掌嘴!”琼斯的态度异常强硬,不容置疑。
琼斯话音落下,他身下骑着的铁甲兽,竟是一蹄子踩向黑衣蒙面人。
蹄落如山,遮天蔽日。
若是被踩中,黑衣蒙面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我草拟二大爷的,老子跟你没完…”黑衣蒙面人翔都差点吓出来,着急忙慌的向一旁躲去,甭提有多狼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