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wv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悲催的不舞之鶴分享-r50s5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混蛋,混蛋!!!”
韩思颖被强制踢下线后,就像是发了疯一般,将房间里的东西都丢到了地上,布娃娃都被她撕的粉碎,整个房间变得一片狼藉,都已经没有了落脚之地。
这对于她而言,这辈子头一次这么失态,全都是拜这该死的覆水难收所赐!
“覆水难收,我会让你后悔的,我保证!”
韩思颖损失了一件超极品鬼器,还要被关押一个月的死牢,心头的怒火难以平复,几乎要把她折磨疯了。
良久。
“呼。”
韩思颖重重的吐了口浊气,眼中的血丝渐渐消退了下去,在心里暗暗做下了一个决定,至于这决定是什么,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呀!!!”
当韩思颖注意到满屋子狼藉后,洁癖症发作,当场变了脸色,尖叫一声,逃出了房间,再也不敢进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
韩父推着轮椅行来,面带不悦之色,“大呼小叫做什么,一点教养都没有!”
“父亲。”
韩思颖那慌乱的表情收敛,面挂冰霜。
“成功了?”
“嗯,人已经救出去了。”
韩思颖没有任何隐瞒,直奔主题,“父亲,我遭到了覆水难收的暗算,恶灵鬼铠被毁,我也被关押进了死牢之中,囚禁期限,一个月。”
“什么?!”
韩父闻言大怒,重重的拍了下轮椅,怒不可遏的训斥道,“废物,废物!我留你何用?!”
“父亲息怒,事已至此,就算生气也没有用了。”
“不生气?被囚禁一个月,号都废了,你让我如何不生气?!”
韩父怒极,要不是腿脚不便的话,恨不得上前扇她一巴掌,“身穿鬼器恶灵鬼铠,拥有噬骨兽、鬼狱将、三万鬼兵,还有隐身卷轴,这都能失败,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父亲请听我解释。”
韩思颖将所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从鬼狱将离奇失踪开始,然后隐身失效,被覆水难收与死牢守卫虐杀又被救活的过程,全都告诉了韩父,一点隐瞒都没有。
“这么说,这覆水难收是有备而来的?你的行踪是什么时候泄露出去的?”
“不清楚。”
韩思颖冥思苦想的思索着,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差错,她是在胡同里隐的身,这才去的死牢,这覆水难收就算有强大的追踪能力,也不可能看透隐身吧?
真是奇怪!
“你这是被盯上了。”
韩父皱眉,“那件恶灵鬼铠还能不能要回来?就算花大价钱,也要弄到手!”
“已经不可能了。覆水难收那混蛋已经将鬼铠喂了狗了。”
“什么?!”
韩父大惊,不敢置信的问道,“这可是鬼器,那条狗能咬得动么?”
“我在下线之前,恶灵鬼铠已经被咬坏了,这条狗的品阶恐怕不低。”
韩思颖的脑海中闪过旺财那土狗的样子,从外表来看,一点也不像什么高阶宠物,由此可见,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
猥琐,太猥琐了!
“覆水难收……”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韩父的目光阴冷,恨声道,“这小子三番五次的破坏我的好事,不知死活的东西!”
……
人族皇城,死牢。
“勇士,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够答应。”
死牢守卫一脸凝重的看着苏然,欲言又止。
其他的守卫也都是面带焦急之色,来回踱着步,心情非常急躁。
“大人尽管说。”
苏然明知故问,毕竟这是剧情流程,怎么也要让这守卫们有求于自己,才能提囚犯逃脱的事情。
“是这么回事……”
死牢守卫犹豫片刻,这才狠了狠心,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勇士,这囚犯逃狱,我们哥几个看守不力,将会遭到人皇大人的严惩,说不定还会被砍头,趁现在人皇大人不在皇城,我们想请你将囚犯不舞之鹤缉拿归案!”
“几位大人,我就算想帮你们,也做不到,毕竟我的身份摆在这里,名不正言不顺的,抓囚犯容易被当成是多管闲事的……”
苏然故作迟疑的说道,将顾虑表现的非常明显。
“这还不简单!”
死牢守卫也没有多想,直接将一枚令牌递给了苏然,“有这枚令牌在,如人皇亲临,谁也不敢多说闲话!”
“我去,这竟然是人皇尊令!”
苏然连忙接到手里,看向了令牌的属性。
【人皇尊令】(特殊)
人皇的身份象征,在人族领地范围内,拥有三次使用人皇权利的机会,人族之人,无可违逆!
注: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切勿胡作非为,否则,将会迎来人皇的怒火。
“艾玛,还真是好宝贝!”
苏然惊喜的看着这块人皇尊令,这玩意竟然赋予了他三次人皇权利,这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了?用来坑玩家也是可以的嘛!
对此,他下意识的问道:“大人,我若是将囚犯带来,这令牌是不是不用再交回去了?”
“你若一天之内将囚犯带回,这人皇尊令就算送你又何妨!但是,若你超过时限,人皇大人怪罪下来,你也逃不了干系!”
“妥了,这任务我接了!”
苏然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当场将任务接了下来,顺带着将旺财收回了宠物空间,让它在空间里面啃食恶灵鬼铠,吃完还要消化,估计一时半会是不用想召唤了。
至于人皇怪罪的惩罚,这可威胁不到苏然,因为他知道,人皇现在都还自身难保呢,怎么怪罪?
等他从九幽荒岭中逃出来再说吧!
“人族勇士,这缉拿囚犯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希望你别让我们失望,快去吧,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
见苏然义不容辞的接下了任务,这几个死牢守卫大感欣慰,人族能拥有这种勇士,何愁不能兴盛?!
“我想让两位大人随我到生死擂台去一趟,我自有办法将那囚犯引来。”
苏然知道,这次张猛不一定能操控那么多的鬼差鬼妖,也就无法引诱系统出手,只能由自己创造机会才行!
“生死命帖?!”
“正解!”
……
鬼界。
鬼域主城。
不舞之鹤朝着鬼王萨比的方向飞快的狂奔,生怕被姓韩的抢了任务奖励,他不知道这女人在皇城死牢中将会遇到怎样的危险,他也不屑知道,死了才好呢!
“萨比大人……呃不对,鬼王大人,我回来了!”
不舞之鹤刚进鬼王殿,便大声呼喊了起来,激动的小心情显而易见。
“什么人敢在鬼王殿喧哗?!”
鬼王萨比那威严的声音在鬼王殿中响起,紧接着,他那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了大殿内,与不舞之鹤四目相对。
“原来是你小子,看来那女娃娃劫狱成功了。”
见到来人是不舞之鹤后,鬼王萨比冷哼了一声,“竟然会被囚禁在人族死牢,简直丢尽了我鬼族的脸面!”
“鬼王大人,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啊,被一个龟孙子给阴了,把我强制传送进了人族皇城,真是太可恶了!”
不舞之鹤回想起覆水难收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就忍不住来气,恨得牙痒痒,若是被他逮到机会,绝对不会轻饶这个混蛋!
“掌控着鬼王令,还能被阴,只能说你的实力还不够!”
“……”
听到鬼王萨比所言,不舞之鹤连哭的心都有了,这跟实力够不够有什么关系,只要判定他率鬼军攻打皇城,系统就会亲自出手,甚至都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两次了……
一想起这两段羞辱的血泪史,他就无比憋屈,可他就算解释也没用,这NPC又怎么会明白系统规则的道理,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了。
“人类,这鬼王令可曾带来?”
鬼王萨比进入了正题,他关心的不是这人类的死活,而是这块鬼王令,只要将令牌带回来,一切都好说。
“鬼王大人放心,鬼王令已经被我完好无损的带了回来。”
不舞之鹤识趣的掏出了鬼王令,将其递给了鬼王萨比,来了个完璧归赵。
“那女娃娃怎么没回来?”
“她……她还在皇城有点事情,估计能回来的晚点,这任务奖励她让我帮她代收,鬼王大人您看……”
不舞之鹤眼巴巴的看着鬼王萨比,希望他能够把奖励交给他。
只要奖励到手,就能恶心恶心那姓韩的,想到这里,不舞之鹤就莫名的感到很爽,心里头那口恶气,也能消退不少。
“由你代收奖励?还有这等说法?”
网游之霸天
鬼王萨比深深的看了不舞之鹤一眼,这才无所谓的说道,“只要能将鬼王令带回,这奖励给谁都一样,拿去。”
说完,他将一瓶宠物强化药剂递给了不舞之鹤,边下了逐客令,“这里没有适合你的任务,出去吧。”
到手了!
不舞之鹤大喜过望,准备看一下这瓶药剂的属性,可还没等他将想法付诸于行动的,眼前景象变幻,再一次出现在了生死擂台上面。
而那熟悉的黑袍面具玩家,正站在他的面前不远处,不是覆水难收又能是谁!
“卧槽!!!”
不舞之鹤的表情僵在了脸上,紧接着,怒火直接窜到了头顶,愤怒的咆哮道,“覆水难收,你特么还有完没完了?!”
“等生死命帖用完,我也就没招了,哎对了,要不咱再续续次数?”
苏然笑吟吟的看着不舞之鹤,这小子气急败坏的样子,也就只会说卧槽了。
“续你麻痹!”
不舞之鹤被刺激的彻底失了态,掏出骷髅巨剑就朝着苏然冲了过去,他要赶在这混蛋召唤宠物之前,近身把他干掉,将这短时间所受到的憋屈,全都发泄出去!
“唉,年轻人好好说话不行么,一见面的舞刀弄枪的,万一伤到人怎么办?”
苏然不慌不忙的退向一边,朗声说道,“守卫大人,该轮到你们出手了!”
“呔,罪囚不舞之鹤,还不速速伏诛!”
死牢守卫朝着不舞之鹤包夹而来,完全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该死!你也就仰仗NPC,有种和我单挑!”
不舞之鹤高高的跳到空中,逃出了死牢守卫的掌控,跳斩技能顺势而出,朝着苏然的头颅狠狠的劈了下去。
“就你?也配!”
对于这杀来的不舞之鹤,苏然面不改色,骨镰刀一挥,骨力光环透体而出,将他弹飞了出去。
“给我站住!”
死牢守卫见这不舞之鹤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他们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猛地扑了上去,把他摁倒在了地上。
“我不服!”
不舞之鹤愤怒的吼叫,可惜没啥卵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死牢守卫抓了起来,动弹不得。
“罪囚不舞之鹤,擅自越狱,罪加一等,你可知罪?!”
“知你妈!卧槽,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有种让我和他单挑!”
“两位大人,这小子嘴太臭,我忍不了了,你们抓好,让我教教他怎么做人!”
不舞之鹤都已经被抓了起来,苏然本打算放他一马的,没想到嘴不饶人,这让他动了杀心,大步走了过去,数道火球被他凝聚而出,接连轰在了不舞之鹤的身上。
“砰砰砰!”
火球的爆炸声不绝于耳,不舞之鹤连动都动不了,更不用说躲了,亲眼看着他被火球蹂/躏,血量唰唰的往下降。
“覆水难收,你特么还要不要脸?!放开我,我要和你单挑!!!”
不舞之鹤做着最后的挣扎,不甘心的咆哮着,试图从两个守卫的掌控中逃脱出去。
可惜。
死牢守卫又怎么可能会给他这个机会,牢牢地抓住他的手臂,给苏然制造着动手的便利条件。
于是乎,不舞之鹤变成了一个任人宰割的活靶子,憋屈的迎来了生命的尽头。
“啪。”
一个透明的玻璃瓶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嘿,爆东西了!”
苏然快走两步,将瓶子捡了起来,没时间去看玻璃瓶的属性,对着死牢守卫说道,“两位大人,该上路了!”
“罪囚不舞之鹤已经认罪,押回死牢!”
死牢守卫大喝一声,押着不舞之鹤的尸体,朝着皇城死牢行去,来了个游街示众。
“人都已经死了,还押回去干嘛,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不舞之鹤也太惨了,死了也不得安生,真可怜……”
看热闹的玩家不清楚状况,在那低声嘀咕。
苏然不急不慢的跟在死牢守卫身后,看向了手中的玻璃瓶。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