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ifb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討論-第四百五十二章 離間龍火,陽謀!推薦-my83o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怎么可能?”
天皇悠悠道,“不在意?我可是在意的很呢!”
“没脑子的愣头青,那叫莽夫,我当然是无所谓。”
“可这是个有脑子的。”
帝俊笑着,“莽夫么,我可以静等,等他昏招迭出,自乱阵脚。”
妹子别怕 热血狂徒
“但聪慧又有大气的勇者嘛……那一定是要下狠手,全力以赴,往死里削!”
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不然呐,等哪天他彻悟了,不再仅仅是有智慧和担当的对手,而是有真正质变,将道路延伸,在人族的立场上极尽升华……就很让人难受了。”
“那时哪怕能赢,损失也会很大。”
“毕竟我们天庭的对手,不止有人族一家,头上还有个紫霄宫道祖呢。”
帝俊执着羲和的手,款款而言,“做为天庭的皇,若不能皇统天下,君权独尊,反倒是要容忍地上道国四起,一个个割据一方……那皇者当的还有什么滋味?”
“所以为了最后的胜利,一些有危险萌芽趋势展现的对手,能够尽早扼杀,就务必尽早扼杀。”
帝俊俯视苍茫洪荒山河,望着不周山脉人族王庭的地方,想要看清风后……可那里有无尽赤霞横扫,焰光焚尽神念,在隔绝一切窥探。
强大如天皇,这等登临太易至境的豪杰,短时间内也无法突破隔绝,窥见真实。
“啧……不管真实水平菜不菜,这风后,也是能坐在棋手的位置上了。”
帝俊评价。
风曦登上风后大位,火师正式执掌王庭,整个人族势力都是他的后盾,道路和力量都不缺,让他的战力踏在了那难以言说境界的临界线上。
太易!
这就是棋手的层次。
风曦此刻的状态,与天道圣人这种位格有异曲同工之妙。
圣人,给天道打工,是天道系统的职业经理人。
风曦,给人族打工,是人族系统的职业经理人。
天道很强,是最古老的那批先天神圣联手打造,代表的是洪荒天地的终极权限……哪怕眼下正处在撕逼分家状态,许多股份被巫族冻结,天庭也不跟其一条心,却还能敕封六大圣人,让他们提前感受太易境界的微妙,并且发挥不低战力。
人族稚嫩,目前只是人道大家庭中的一部分,连巫族都没有完全消化吸收,没有将女娲特意安排的盘古精血外挂装上,却也足以撑起一根顶梁柱,让风曦单论战力,能一跃而进入真正棋手的阶层——还不像圣人有隐性的缺陷,面对妖皇祖巫很吃亏,有属性上克制。
甚至风曦还能短时间内更进一步——比如说,将火师系统去芜存菁,将创始人大股东女娲的印记抹掉,真正变成自己的形状,可以随心所欲的安排,以此挥洒自身智慧,书写个人理念道路……
不过,慢点也可以……只要在风后位置上沉浸的时间足够,将提前进入高地图刷怪得到的丰厚经验奖励消化,积累补完智慧心得,彼时就是真正的太易至尊,而不是得靠着人族加持才能横走天下。
这种手段,具体的形容,就是——先上车后补票!
借假修真,再炼假成真……都是大罗的常规操作了。
只是,当这样的操作烂大街,大家谁都懂的时候,就很麻烦——彼此都在争,都在博弈,以此分出高低上下。
“那陛下的意思,是决心要动兵了?”羲和微笑着询问,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常羲也是竖起了耳朵,仔细聆听,“大军出动,征伐人族,越早越好,趁着刚上路的新手,还没能变成老手?”
“没错。”帝俊神色一正,郑重点头,看着两位夫人也跟着严肃起来的表情,他表情又稍稍转暖,“当然,不是立刻……在征伐人族之前,我天庭先处理好一些内部的问题,再挑一个合适的时机下手。”
帝俊意味深长的说道:“像是两位夫人……现在还有孕在身呢。”
“不等你们诞下皇子公主,然后再好生修养,将身体将养好……我这贸贸然的开战,却也不妥。”
“哦?”羲和与常羲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反问。
“因为一旦放开了手,全面大战的话。”帝俊只是道,笑容莫测,“后方都不会安稳。”
“你们怀着身子,我怎么放心?”
“你们又是天后天妃,属于对面的重要打击目标……一个不好,可能就被哪位祖巫找上了门,被迫参战。”
“稍有不慎,你们会受伤,而我们的孩子也会很惨。”
“为人夫,为人父,我于心何忍?”
帝俊深情款款的说着,“不能给你们宁静清闲的生活,反而还把你们卷入兵凶战危当中。”
洪荒之天下战国 鲤鱼吃草
“陛下的情话,听得我们姐妹好生不自在呢。”羲和笑着摇头,“掌天为皇,你现在可是有天皇的身份,儿女情长的话还是少说一些。”
“何况在你的真实用意里,我们的安危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罢?”
“哈。”帝俊对这细节的追问囫囵着跳过,并没有回答,把话锋一转,“皇子要先诞下,并且储君的位置给安排好。”
“那样一来,纵使大战开启,我在前方被拖住,储君也可摄政,继续推行天庭战略。”
“储君稚嫩,需要两位夫人辅佐,甚至是垂帘听政,以固其大权……想来,你们是不会让孩子们吃亏的吧?”
“天庭储君待遇,除了圣人、妖皇、人皇、祖巫这几种位格,再没有能超越的了。”
“失去了,再想拿到就太难太难。”
“真正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两位夫人,还请那时发挥下为母则强的性子,稳住后方,挡下人族方面的侵袭攻伐。”
帝俊说道。
羲和与常羲相视无言。
——怎么觉得,这是拿她们当工具人使唤的节奏?
甚至于,这背后涉及到的博弈……
储君真的选定是她们的孩子……那时候,她们还只是她们自身吗?能自由的给自己的命运做主导?输也好,赢也罢,全都不在意,自己开心就好?
“你可真是给我们出了个难题。”羲和轻叹,情绪复杂,“一家人都算计的吗?”
“天下何处无算计?”帝俊哑然,“若是外人,那算计就是损人利己……也就是一家人,算计归算计,好处还是给的。”
“女娲一天天叫嚣着要把她哥怎样怎样,只因为当年惨遭无良兄长算计,加班加到快猝死,小金库被搬空……但实质上,她如何能否认,这背后都是一番苦心?”
“加班是加班,却都是些能锻炼才能本领、磨练统御本事的工作;偷家归偷家,却是为了掰正小财迷钻进钱眼里的心态,使其闭门思过,澄澈心灵,大起大落之下,不为外物所惑——没有这一遭,如今的娲皇又岂会如此看轻钱财,手笔豪奢,做到了团结所有能团结的力量,只为盘古一搏?”
“所以事后,伏羲也不能怪他妹妹指天发誓,总有一天要亲手削他一顿——理由就是觉得羲皇太飘了,忘记了满招损、谦受益的道理,要让他谦虚做神。”常羲捂着嘴,“夫君呐,你现在这么干,小心他日我们家暴你哦?”
“行啊!”帝俊很淡定,“若你们做的决定,能让我们的家庭产业总体保持良性向上发展,家暴就家暴嘛——我不在意,而且只要你们打得过我。”
“自家人,关起门来怎么闹都行,不坏了情谊前提下,那都叫情趣。”
“唉……”姐妹俩听了,都是一叹,对这样厚脸皮的伴侣表示无奈。
歪理一套一套的,让她们感慨,不愧是曾经做御史工作的。
一时间招架不住,不得不转移话题,“时间上来得及吗?”
“可以。”帝俊掐指一算,点点头,“你们的生产期不远了,不超过元会之期。”
“而这任风后,火师掌舵,想要坐稳位置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毕竟,他有龙师掣肘。”
“若我速发,在面对共同的外部威胁下,龙火二师可能会放弃嫌隙,通力合作,一致对外。”
“而我如果缓一手,引而不动,只对火师方面的力量施压,故意放纵龙师……你们说,会不会很有趣?”
“必要时刻,可弃子而取势,侧面迂回挑拨离间!”
帝俊语气冷酷。
“小方面的摩擦,我们集中精锐,针对火师,迫使风后集中力量,消耗资源精力。”
“另一边,给龙师的系统‘补一补’,让他们打出一些辉煌的‘胜仗’,什么一龙破千妖、万妖。”
“然后,舆论攻势就可以上了。”
“散播谣言,告诉人族的子民——看!”
“你们新的领袖不行呐!”
“劳而无功,除了空耗资源,别无他用。”
“还是上任领袖留下来的龙师靠谱,屡战屡胜……虽然都是小胜,却也是因为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关系,被现任风后嫉贤妒能,不给资源倾斜。”
“风后无德!无能!当卸任!让能者上!”
“只有龙师,才能带领人族走向胜利!”
“这是阳谋。”
帝俊冷笑着说道,让在场的两位听众动容。
“是了。”常羲若有所思,“高层都知道龙师和火师之间的矛盾根源,也明白这里面交替换班的主要原因。”
“可底下的子民,还有那些支持者,并不清楚、也没法梳理透彻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只好按照最直观的战损胜利情报来分析谁行谁不行,一个个化身嘴强王者。”
“天庭有意操纵,就会让他们总结出一个错误的结论,从而逐渐失去对火师的信心——哪怕火师做的贡献真的很多很多,但是不能打,就是错!”
“他们不知道,火师面对的天兵虽少,却都是天庭最精锐的力量,最豪华的法宝兵装。”
“认知一旦出错,意志便会转移……民心所向,留给风后的路很少。”羲和接话,“要么一鼓作气,行险而搏,打一场漂亮的胜仗。”
“要么,就不得不照顾民心,将一些资源和权利,移交给本来过气的龙师,帮他们点燃野心。”
“不错!”
帝俊赞许的看着自家夫人,“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无论对面选什么,我们都不亏。”
“主动出击,行险而搏,我们就以逸待劳,以主场来绞杀。”
“转移资源,那龙师抬头,人族内部隐患加大……甚至,这个时候就看巫族那边,龙祖他上不上道了。”
“养寇自重会不会?拥兵自重会不会?”
“大家一起演戏,各换筹码。”
“我天庭妖多,不怕死……可以送一些做弃子,自我削弱。”
“作为交换。”
“龙族配合起来,也对人族阵营做一点自我削弱……不过这削弱的嘛,就落在火师上好了。”
“这就是弃子的打法。”
“火师的道路受挫,谁最难受?当然是女娲了。”
“她慢了,本来落后的我们,就能加快赶上……这就是争势。”
帝俊设局,环环相扣。
羲和跟常羲对视,心底都是慨叹——
女娲,麻烦了。
“人族当初决定收拢龙族,以作合作榜样,壮大阵营力量……这一步棋,其实不算差。”帝俊悠哉悠哉的评价,“只是,要看谁来走。”
“伏羲执棋,诸神慑服,龙族不敢跳的。”
“女娲嘛……就差了些味道,压不住龙祖的野心。”
“我们也就有了操作空间。”
“这般调教个百八十回,挑拨龙师火师矛盾,引导底层子民自发抗议人族王庭权威……呵,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也不知道,这火啊……是被谁点燃的呢?”
最后一个狐狸精
帝俊嘿笑着,“等火候到了,龙火二师矛盾难以调和,我们再下手,彻底全面大战,击溃火师主力!”
“咦?相比于龙师,您更看重火师做为对手么?”羲和问道。
“不错。”帝俊颔首,承认了,“我看风后的神生履历,一路走来各种骚操作数不胜数……这是很危险的神。”
“一个不好,天庭可能会在他那里翻船……这是我的直觉。”
“所以,我决定跟着直觉走,到时候先弄死火师,再弄死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