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boa火熱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 河流之汪-第389章 學術不端分享-6b277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你、你…”
长发男被林新一的嚣张言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开什么玩笑?”
“欺负我没认真读过书吗?要抓我,论文你还能现场写?”
“抱歉,我就是可以。”
林新一傲得尾巴能翘上天:
“你多看看报纸吧——”
“上次向我问出这个问题的,现在判了几年?”
“我…”长发男一时语塞。
他这时才猛然想到,自己好像隐隐听人谈论过:
警视厅的林管理官本来就是个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少年天才。
国际名校的精英嘛,工作学术两开花,根本不在话下。
长发男自己读书少,被“名校天才”林新一这么一唬,倒还真给唬得心虚了。
“不、不对…”
绝望之中,他还想狡辩:
“就算鉴定那个什么苍耳子的DNA,可以证明我去过现场。”
“那也只能证明我去过现场,不能证明我杀人啊!”
长发男说得没错:
他头发上缠着的苍耳子的确只能证明他去过案发现场,不能直接证明他杀人。
但是…
“这已经足以让法庭确信,你先前从未到过犯罪现场的证词纯属谎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本身就是一件对你极其不利的证据。”
“你觉得你说的这些话到了法庭上,法官会信吗?”
林新一冷冷地发声质问。
而与此同时,他又在不知不觉间回想起,妃英里阿姨教他的审讯攻心技巧:
“冈田先生,事到如今,你想从自己那前后矛盾的供述中洗清嫌疑,就只能请最顶级的律师为自己辩护。”
“可问题是…冈田先生,你有钱请顶级律师吗?”
“我…”长发男给噎得说不出话:
他要是能有钱请顶级律师,还抢什么银行啊?
抢完银行倒是有钱了…
可那钱是赃款,还没来得及洗干净,现在怎么敢拿出来花?
而林新一的攻心战还在继续:
“更不要说,犯罪现场收集到的苍耳子上,还很有可能会检测出你遗留在现场的DNA。”
“如果这项证据成立,就算是有顶级律师帮你,你也不会再有狡辩的余地。”
“所以,自首吧…”
“你负隅顽抗也是没用的。”
“我…”长发男彻底绝望了:“我认罪…”
他万念俱灰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老老实实地戴上手铐,被押着送上了警车。
而林新一和贝尔摩德也带着凯撒,和留守营地的柯南、灰原哀等人会合。
然后…
“志保…通过比对植物DNA来确认凶手身上的苍耳子来自案发现场,按现在的技术,到底可不可行?”
先前在犯罪分子面前自信十足的“大科学家”林新一先生,这时正一脸腼腆地蹲在一个小学生面前,小心翼翼地提着问题。
“可行倒是可行。”
灰原哀像个小大人一样,一手托着手肘,一手轻轻摩挲着下巴:
“只要植物DNA样本能体现相对广泛的多样性,那植物DNA鉴定结论就和动物DNA鉴定结论一样可靠。”
“不过,因为现在将植物DNA运用于刑侦的先例实在太少。”
“所以,如果你想让法庭采信你提供的植物DNA比对结论,除了得鉴定出那棵苍耳子和案发现场的苍耳DNA一致。”
“还得自己采集足够多的同类植株的DNA,加以鉴定比对。”
“并自己证明‘每一株苍耳的DNA都是不同的’这个结论。”
简而言之,每个人的DNA都各不相同,这已经是通过大量科学实验验证的结论。
所以警方可以直接把这个结论运用到刑侦上,让DNA鉴定结果成为可靠的判罪证据。
但目前“每一株植物的DNA都各不相同、植物DNA样本也能体现相对广泛的多样性”,这个结论还没有得到足够多的实验验证。
林新一如果想利用这个原理来破案,那他就得自己先自己证明这个原理。
就好像是士兵上战场,还要先自己烧煤炼钢、把刀打好。
簪中录 侧侧轻寒
“鉴定植物DNA的操作本身倒是不难,运用现在已经成熟的RELP和RAPD法,就能很容易得到植物的DNA轮廓图区。”
“不过为了让结论有可信的统计学意义,实验样本的数量绝对不能设置得太少。”
“至少得设置…30株以上的苍耳吧?”
“这种实验做起来会有些麻烦,很耗时间呢。”
灰原哀有条不紊地说着自己对实验的安排。
说着说着,她望向林新一的表情也变得微妙起来:
“等等…你…”
“又想让我帮你写论文了?”
“咳咳…”林新一神色尴尬地干咳了两下:“没办法,我也都是为了破案…”
他的语气有些心虚。
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他这么一直找女朋友代笔发论文,不知不觉地…都要把自己从法医,发成法医学家了。
一个人连着发明这么多前沿的法医鉴定技术,还一发就不可收拾。
估计二十年后的法医教科书上,都会有他林新一先生的名字吧?
林新一越想越脸红。
而灰原哀也忍不住给了他一个可爱的小白眼:“好吧…”
“我研究解药的时候,会顺便帮你把实验做完的。”
“不过你自己也动动脑子吧…”
“要是再像上次的那篇《利用DNA甲基化甄别同卵双生子》一样,我帮你写完论文,你却连论文摘要都看不懂的话…”
“你的‘学术不端’是迟早会被人揭穿的。”
灰原小小姐一脸无奈地吐槽起自己的笨蛋男朋友。
“辛苦你了。”
林新一心中很是感动。
他能感受到,灰原哀那略显埋怨的表情之下,带着的是一种无条件的爱意。
即使这会加大她的工作量,她也依旧会尽力满足他的心愿。
有这样的女朋友真好。
“谢谢你,志保。”
林新一动情地俯下身子,把脸凑到灰原哀眼前,近距离地注视着那张精致可爱的小脸。
近得能听到对方的呼吸,还有那悄然加快的心跳。
然后,林新一一脸深情地伸出手。
摸了摸她的头。
灰原哀:“……”
穿越之当动物的那段日子
果然不能对这个笨蛋有任何期待。
只要她还是小学生,林新一就不会做除了摸头以外的任何事情。
想到这,她那下意识加快的心跳咔地一下慢了下来,连带着语气也变得有些阴郁:
“慢慢等吧…这种实验既无聊又繁琐,做起来很麻烦。”
“而且最近解药研发也到了关键时刻,我不一定能腾出时间。”
灰原哀仍旧没有拒绝林新一的请求,只是稍稍使起了小性子,让林新一慢慢等他要的论文。
而这时,林新一还没回答…
柯南就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什么?解药研发到了关键时刻?”
他的耳朵只捕捉到了自己最想听的关键词,眼睛也按捺不住地泛起光来:
“灰原,现在有可用的解药了吗?”
“如果有的话,能让我试一试吗?”
话题一下子被这位大侦探带偏。
也不知是最近受了什么委屈,他似乎非常急切地想要吃下解药,摆脱小孩子的身份,变回那个工藤新一。
“这个…”灰原哀想了一想,回答道:“算是有个‘试做版’吧?”
“你想吃?我劝你还是不要冒这个险…”
“解药研究还不成熟,现在的试做版不一定有用。”
她上次直接拿自己试验了第一版解药,结果不是很理想。
这些天,吸取了上次试验的经验教训,灰原哀虽然又试着做出了第二版解药,而且还已经在动物身上进行了药物安全性实验。
但她却没有急着找柯南做人体实验。
小白鼠的命也是命,而且只有一条。
万一再出现什么不可控的副作用,把柯南坑死了,以后还有谁来给她试药呢?
“解药还不成熟么…”
柯南脸上的期待悄然化作失望。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过,如果在安全性上确认没有问题。”
“让我试试是不是也行?”
“万一真有用的话,不就可以直接宣告解药研制成功了?”
“唔…”林新一和灰原哀的表情都有些奇怪:“柯南,你怎么突然急着想要解药?”
“不是突然想到的,我是早就想变回大人了。”
柯南一番一本正经的解释,脸颊上却是悄然多出一抹羞赧:
“而且,哪怕只有一次…”
“我也想以工藤新一的身份,跟小兰一起…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