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lun5z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北齊帝業笔趣-第四百二十八章爾伏可汗展示-pion9

北齊帝業
小說推薦北齊帝業
千金软倒在地上,仰面望向丈夫,因为恐惧,她的身躯在微微发抖。
佗钵可汗眯起一双眼睛,踏前一步,伸手捏住千金的下巴,然后顺势捏住她白皙纤秀的脖子,冷漠说道:
“你以为我不能动了,老糊涂了,可我现在还是整个突厥的大汗,在这个草原上,连一只野羊都难逃我的手心。”
千金脑子一片空白,这个男人忽然撕开了温情脉脉的面具,将狰狞恐怖的一面暴露在了她的面前,她这个时候才恍然想起,面前的这个人是突厥之主,是真正站在权力金字塔顶端的男人!这一刻,千金感到死亡临近,她下意识想挣脱,但佗钵的手就像铁钳一样,纹丝不动。
戀戀不舍
当她那张清秀的面孔已经开始涨红发紫的时候,佗钵松开了手,就像丢垃圾一样将她随手抛下了。
女人趴在地上,抚着胸口大口喘息,然后开始哭出声来,而这哭声也在佗钵可汗冷酷到极点的注视下渐渐平息,她竟然连哭都不敢!
佗钵可汗每踏前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像一只惊恐的羔羊,等到她被逼入墙角,退无可退,佗钵终于停下了脚步:
“我对于我的女人将来改嫁并不反感,但这不意味着在我还活着的时候能允许你和别人勾勾搭搭,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册封的可敦,那些事情是你该做的,那些事情是你不该做的,你自己心里有数……”佗钵的眼神逐渐凌厉起来,“你喜欢摄图,可以。等我死了,你要嫁给他,随你的便。”
“可你……要是敢勾结摄图做出什么危害突厥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轻饶!”
“不会的!妾身不敢危害突厥,更不敢欺骗大汗!”
千金跪在佗钵脚下,泪水涟涟,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摄图跟我说过,他只想获得一片牧场,然后带着部众离得王庭远远的,他没有多大的野心,这个大汗你是知道的!他不敢和大逻便争的!”
“哼,谁会把真心四处喧嚷的让别人都知道?”佗钵可汗一脚踹开千金,目光微嘲,“摄图不是跟你们说他没有野心,对大汗的位置也不敢觊觎,只想安安分分的放羊吗?那好,我现在就封他为尔伏可汗,给他一块地盘,让他到多伦放羊去吧!”
如果摄图只是一介普通的人,佗钵可汗自然不会将他放在眼里,可阿史那摄图不是普通人,摄图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能独自捕猎熊罢虎豹,是突厥出了名的勇士,在年轻人里十分有影响力。最重要的一点,摄图是佗钵和木杆的哥哥乙息记可汗之子,从法理上讲,摄图也是有资格继承汗位的。
这也就使得佗钵在处置摄图的问题上要加倍敏感和谨慎。
如果说面对达头可汗只是让佗钵感到头疼,那么这个尔伏可汗就让佗钵感到投鼠忌器。
一方面,摄图毕竟是长兄之子,是自家人,而且摄图一向表现得很乖觉,对大汗毕恭毕敬,忽然杀了他名不正言不顺,还会让阿史那家陷入内斗之中;另一方面,阿史那摄图勇武善战,立下过不少军功,在突厥人里有莫大的声望,他麾下也有许多勇士,轻易动他不得!
杀又杀不得,留又留不得,除了找借口将他赶出权力中枢,别无他法。
金雲翹傳
佗钵可汗当天就实施了自己的想法,他派遣自己的心腹领着数百顶盔贯甲的精骑大剌剌闯入摄图的营地,当着所有人的面转达了佗钵的旨意:
仙弈之倚劍雲塵 連蘇
“大汗说了,摄图对突厥立有大功,早该封为一部可汗,靠近闪电河那一片流域就是多伦,那里水草丰美,地域广阔,正适合做为你的草场。不但如此,大汗还将赏赐给你六千名奴隶,两万头牛羊,做为你成为可汗的贺礼。尔伏可汗,事不宜迟,你这就快快动身吧!”
青春伴烈酒
鹰钩鼻的使者端坐在马背上,扬了扬马鞭,神色轻蔑。
做为大汗旨意的传达者,他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在大汗面前已经被划入了不受欢迎的行列。今天是他被册封为大可汗的日子,同样也是他被驱逐的日子,大汗的耐心已经快要用完了,他将自己的意志强行安排到了摄图的身上,那管他愿不愿意?
所以,他不用对这个新晋的大可汗多么毕恭毕敬,尽可能的傲慢,让摄图感觉到羞辱,或许更合大汗的心意!
婚然心動:甜妻限時購
摄图的营地里,不少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还有的甚至已经把手摸到了刀把上。
星爆
摄图回头,眼神阴戾的望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不要乱动,而后笑容满面的对使者恭维道:“大汗的意志就如同长生天的意志,感谢大汗的恩赐,让我和我的部众在草原上有了一处安身之处,我们不会辜负大汗的期望,一定死死的防范住那些齐人和契丹人。”
“行了行了,你们预备什么时候动身?”
“我们正在摆全羊宴,我们希望明天再动身。”
“明天?”使者哼了一声,不屑地撇过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又看了看众人的反应,然后挥鞭指着场地中央那头正烤到一半的肥羊,“现在还不到中午,一个中午足够你们吃光一百头羊了,今天日落之前,所有的帐篷都必须拔起,日落之前我们还会来,我不希望看见还有人逗留在这个地方!”
说罢,这个使者转身离去,虎视眈眈的狼骑们也如潮水一般散去,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削减。
这些突厥勇士们明显被气坏了,两眼血红,喘着粗气望向摄图,只要摄图一下令,他们顷刻就会跨上马背追出去要那帮家伙的狗命!他们或许来自于各个不同的部落,可他们现在都是摄图的部下,是摄图真正倚重的扈从与亲信,正是靠着他们,摄图碾碎了一个又一个敌人!
他们期待着摄图可以豁出去,让他们放手一搏。
而摄图只是冷冷凝视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新宰的肥羊被一支长棍从头到尾直穿而过,在炭火上滋滋滴着油花。炭火前,跪坐着一名瘦弱的奴隶,他光着脑袋,头上脸上身上同样被火烘得滋滋冒着油汗,但他不敢有丝毫懈怠,手拿着支刷子,一刻不停,将调料小心的刷在在炭火下渐渐变色的嫩肉上。
摄图一脚踹开他,直接伸手撕下一只带血的羊腿,大口大口吞咽着。
混沌八卦訣
慢慢的,他的周围汇聚了许许多多气势彪悍,体格健壮的突厥男人,就像群狼簇拥着狼王一样,静默无声。
“啊,痛快!”
摄图将啃的只剩骨头的羊腿扔在了地上,随后举起一坛酒往嘴里猛灌,摄图的弟弟处罗侯看了一眼埋头大吃的哥哥,犹豫了一下,然后俯下腰低声问道:“哥哥,大汗不安好心,他是想先将我们调离王庭,再慢慢收拾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摄图又啃光了一根羊肋排,将羊骨头甩在地上,将满是油污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而后起身说道:“还能怎么办,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敢公然和大汗对着干不成?……不过你们不用太担心,老头子活不了几天了,我们还会回来的。”
摄图语气轻松,仿佛浑然不将这当成一回事,可处罗侯却分明看到,兄长的眼底闪动着危险的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