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dvwxv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天降鬼才 txt-第1819章 糟糕、非常糟糕分享-51aow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吕柳伊姿色那么棒,裘志平、江南七少都馋她,若让几人看到一个无权无势无实力的江湖男子靠近吕柳伊。哼哼哼……
这位同学,下午放学后请别急着走,哥们来聊聊人生。
吕柳伊在天下会呆了那么久,裘志平已不止一次滥用天下会少主的权利,教训那些和她聊得投机的天下会男弟子。
吕柳伊是个双十年华的姑娘,她也曾有情窍初开的时候,只可惜,让她动心的对象,太令人失望,裘志平都没出手揍人,仅仅是威胁了两句,那人便夹起尾巴,再不敢找她谈话。
或许,正因为上述原因,吕柳伊心底才悄然萌生一种报复心理,明知道裘志平和江南七少闹翻,却还跟江南七少走近。
只不过,周兴云向她抛出橄榄枝时,吕柳伊便心想,裘志平也好,江南七少也罢,名门子弟都是一个样,反正我没得选,亦或者留给我的选择不多,与其讨好这群自以为是的江湖小少爷,不如献媚跪舔真正的皇亲侯爷。
所以,凡事都有因果,吕柳伊投奔周兴云,不是一朝一夕,心血来潮的抉择,而是她在生活中遭遇到种种事变,常年累积导致的结果。
往事不堪回首,吕柳伊想的有点远了。
回到现实里,不管周兴云干过多少轰动的大事,很多江湖人依旧只信自己、不信事实,认为他所有的成就,都是靠运气,靠别人来换取成功。
即使周兴云曾在武道会的表演赛,展现出超凡本领,力压群雄威震四方,可江湖协会的年轻武者,却在赛后冷嘲热讽。
江南七少对吕柳伊说了什么?他们得意的说,周兴云姑且是个镇北骑元帅,是驸马爷,塞外武者万邦朝拜,来中原参加武道大会,打狗要看主人。
不看僧面看佛面,假如驸马爷在表演赛上丢脸了,皇室颜面挂不住,事后找他们麻烦怎么办?如今放眼四海八方,谁不知道我国兵强马壮,谁敢犯我中华龙威?
所以,周兴云赢得表演赛,是理所当然的必然结果,没什么好吹捧。表演赛又不计分,借花献佛送人情,让驸马爷赢,让皇上龙颜大悦,何乐而不为之?
当时吕柳伊听着,觉得大家说的蛮有道理,就信以为真了。直到最近跟了周兴云,她才发现有问题,如果周兴云真没本事,他在表演赛施展的‘十方俱灭’怎么解释?
地表都被砸出个大坑!你还说别人不行?她当时居然还信了!真是细思极恐……
江湖协会内部无形地渲染出一种无视朝廷,鄙视周兴云的氛围,以至于没有人会就事论事,也没有人敢直言不讳的说,周兴云很厉害。
敢说周兴云厉害的人,都会被排挤在外。
吕柳伊甚是清楚的记得,自己首次与周兴云接触,她自己,以及江湖协会的年轻武者们,是那么的无知。
他们居然敢得意忘形,在侯爷面前大放阙词。
不过,尽管江湖协会的年轻武者,都打从心底瞧不起周兴云,认为周兴云是个凭借运气上位,实际却没有一丁真本领的男人。
然而,当事实摆在眼前,任何头头是道的狡辩与抹黑,都相形见绌。
段家少爷段正勤,不是付之一笑的对她说,武道会的表演赛,就是一场假赛,塞外武者都让招,周兴云胜之不武!
如果真刀真枪拼实力,他段正勤百招之内,就能制服那声名狼藉的淫徒。
这话说得多神气啊,当时吕柳伊险就被段正勤的豪言蒙骗,觉得江南七少不愧是人中龙凤,个个都才华横溢、武功盖世。
吕柳伊甚至一度相信,江南七少早晚能晋升武尊,并且像江南七贤一样,成为跺一脚江湖震,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
可惜,吹出来的牛.逼再好,吹爆了照样要炸裂。
你看看!你看看!请你睁大眼睛看一看!牛.逼炸了!
周兴云正在和谁干架?周兴云正在和段琼干架!段琼是谁?段琼是你段家的家主,是你段正勤的亲爷爷!
周兴云一杆长枪冲逝水,连挑带打震四方,在强劲猛烈的攻势下,段琼只能仓皇的挥舞棍棒格挡,一而再再而三的一退再退。
快樂
吕柳伊很想叫醒昏迷的段正勤好好看,让他认清自己与周兴云的差距!
目睹周兴云在敌群中,如入无人之境的神勇身姿,吕柳伊就像触电似的酥麻,心头兴奋不已。看来她这次真舔对人了,周兴云是真的厉害。
重生之嫡女攻略 慕魅景
周兴云和段琼激战,手中长枪锋芒毕露,攻势犹如惊涛巨浪,确实如吕柳伊所见,将段琼逼得节节后退。
只是,在吕柳伊眼中,周兴云非常神勇、非常无敌,可在天宫鸢眼里,那简直糟糕透了!
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这样!
天宫鸢望着冲锋陷阵的周兴云,内心又急又乱,他怎么就不听她话,非要做那般冒进的事情。
早在开战之前,她明明提醒过他,不要冲太前,不要背负那么沉重的担子,他为什么不听劝?他为什么还要以身犯险?
他难道不知道,我并没有骗他。他把所有事情都揽上身,一个人撑起全部,那是自寻死路的作风,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自己!
他不是不知道这点,他清楚我没有骗他,可是……
他为了保护身边的人,为了守护身后的人,即便明知道自寻死路,即便明知道自己会受伤,他依旧奋不顾身的冲在了前方,让大家看到他的背影,替大家挡下最猛的攻势,驱逐众人对败亡的恐慌,给大家带来安心。
糟糕、非常糟糕。天宫鸢的心情糟糕透了,周兴云不听劝告,非要以身犯险,简直把她给急坏了。
身为一军的主心骨,周兴云不老老实实的待在阵后,非得跑出去浪,要是受伤该怎么办?
讲道理,出去浪也罢了,他还特别骚,非要带头冲阵,站在浪尖上骚,这可把天宫鸢急坏了。
天宫鸢真搞不懂维夙遥一众炎姬军,为什么会放任周兴云那般胡作非为。
把周兴云留在阵后宠着不好吗?
天宫鸢认为,只需让灵山派、昆桥派等人,还有武林盟九大护国门派的人,顶在前线抗衡就足以,根本不需要周兴云出马。
冲锋陷阵不是周兴云该做的事。
周兴云该做什么?周兴云应该留在阵地后方,召几名漂亮的炎姬军姑娘到主帅营,尽情的放飞自我,在战争中享受昏庸无道!
打打杀杀的事情,所有烦恼的问题,交给我,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就好。
带头冲锋?不像话!太不像话!万一伤着自己怎么办?
天宫鸢怒上心头,用力的握紧手中纸扇,位于她身边的蟠龙众武者,都能从压抑的氛围中,感受到她的不快。
不过,天宫鸢心中的怒火,一转眼就熄灭了。
当天宫鸢的目光落在周兴云身上时,她眼中的神采,是那般的心痛、那般的无可奈何。她仿如遇上了一个,即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无论如何她都想要拯救,却永远无法拯救的人。
天宫鸢的愤怒是因周兴云而起,却不是冲着周兴云去。
她不可能生周兴云的气,就算周兴云做出再过分的事情,天宫鸢也不会生他的气。
毕竟,在天宫鸢的心理,没有任何事情,比周兴云自己伤害自己更过分了。
对,就像那个时候的她,自己伤害了自己。
天宫鸢看似有点闹情绪,右手握紧纸扇,在左手掌心上啪、啪、啪的敲了三下,随后深吸一口气。
要让周兴云免受伤害,沉沦在她塑造的幸福世界,是一个非常长远的计划,不能操之过急。
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自己的做事原则。
嬌妃難猜:腹黑王爺追妻路
始源帝尊 枯崖雨墓
不过,我可以保护他,现在的我,有能力呵护他,不让世俗的凡人,刺痛到他的心。
刀光剑影、杀声滔天,武林盟和江湖协会的武者们,在混乱的战场中,怒势冲头戾气凶煞,战得不可开交。
然而,正当双方战况越演越烈之际,天宫鸢由汐雨关的高墙上飘落,似乎准备亲自出阵。
由于双方人马打得热火朝天,以至于天宫鸢初临战场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蟠龙众的圣女来了。
足球修改器 亂世狂刀01
但是,仅此一铮功夫,所有人又都知道,天宫鸢来了!
高山流水穿石过,铮铮天籁响人间,一声清新的音符,从指尖拨出,形同风声鹤唳,久久徘徊天地,使人心神失措。
正在激战的双方人马,无不受音波影响,朝声音的源头望去。
“古琴?”周兴云一脸诧异望着后方的天宫鸢,没想到天宫姐姐的兵器,竟是一柄乐器,他起初还以为天宫鸢使用的兵器,是她手中的扇子。
“是瑶琴、鸾筝。”天宫鸢看到周兴云小声嘀咕的唇语,不由正经的向他解释道。
然后,不等众人回过神,天宫鸢御气托起瑶琴,使之悬浮横在身前,紧接双臂鸾回凤舞,玉指拨琴弄弦,一曲振奋人心,荡气回肠的音律,在一阵阵风啸中震撼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