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y74qc妙趣橫生小說 極夜玩家 愛下-019 守護者·降臨·嫉妒推薦-jxsss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镰鼬!”老鼠惊叫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惊恐,这女人特么的就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
看到镰鼬高高飞起的脑袋,即便是5级玩家,也没可能在脑袋被砍掉的情况下还能活下去。
和他一起搭档了十几年,两人联手甚至逼退过6级玩家,这么一个身经百战的暗杀者,居然在一次对付4级玩家的战斗中命丧黄泉!
老鼠能接受各种死法,但不能接受两人联手还死在一个等级比他们低的玩家手中。
“咳咳咳……来啊,来啊,你们不是想插进来么?老娘就站在这里,有本事就上了我啊!”
于芷桐甩飞镰鼬的无头尸体,将后腰的那柄短刃骤然拔出,鲜血射了一地,极为骇人。
她一边咳嗽一边大笑,每咳一次,就吐出一大滩血来。
她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身体强度也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恐怖,全靠不要命的战斗方式和过人的战斗天赋撑起了这场一边倒的大战。
此时看着这个浑身浴血的少女,老鼠居然升不起一丝和她战斗的欲望。
“妈的……”他喷了一句粗话,步伐继续朝后缓缓退去,“脑残才会和疯子拼命,老子这些年早就赚够本了,可不想和镰鼬一样为了把灾厄武器就连命都丢了。”
他这话不仅说过其他两名5级听,亦是给于芷桐听。
按照现在得到战况,他们三对二,可新月已然没了战斗力,这样打下去,于芷桐必败。
现在他提出要退出战场,可以极大缓解于芷桐的压力,她可以专心对付邬坤和何欣,也没必要出手对付自己。
这样一来,大家皆大欢喜。
老鼠是真的怕了。
可他还没走出几步,就觉察到了一股凛冽的杀气锁定了自己。
于芷桐拖着鲜血淋漓的斩骨刀一步步朝他走来,完全没去看缠住新月的何欣,以及一旁伺机而动的邬坤。
砰!
斩骨刀划开空气,震荡着空间,爆发出极致的震鸣。
要是被这一刀砍中,一定会死!
老鼠浑身炸毛,双手结印,疯狂催动着自己的守护者之盾。
这疯女人的脑子里难道只有肌肉吗?!
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朝后方暴退。
轰隆!
斩骨刀毫无悬念的劈碎了他的守护者之盾,一抹银色亮光从侧翼飞来,竟是于芷桐催动那柄属于镰鼬的短刃向他的脑袋割来。
眼看老鼠也要莫名其妙死于非命,邬坤猛地沉声,张开了伪领域,与此同时,何欣也动了,身上仅剩的几缕布条飞出,刺穿虚空,将飞出的短刃包裹住,朝着自己拉扯去。
老鼠看得心疼,但也无可奈何,何欣这一手是为了救自己,镰鼬死了,灾厄武器自然是谁到手归谁。
他只是不懂,为什么明明已经重伤,于芷桐竟然还可以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轻易就洞穿了自己的防御。
“这就是你修习的传说秘术吗?”邬坤看着于芷桐,格外理智,伪领域中,重力加强十几倍,除了他,其他人都只觉得呼吸困难,行动延缓。
于芷桐的动作也变慢了,她冷笑一声,稳住身形,果断和邬坤与老鼠拉开距离,身上的伤口也因为重力加剧的因素而纷纷爆开。
她不以为意,随手撕下一片衣服捆住最严重的后腰伤口,止血,白皙的皮肤轻轻蠕动了几下,就开始了恐怖的自我恢复。
“不,这是邪种的力量。”何欣瞥了眼地上奋力挣脱的新月,把玩着手里的短刃轻笑道,“没想到这个女孩和我们一样,体内也激活了邪首大人赐予的邪种。”
“邪种?既然激活了邪种,为什么她没有去往邪首王庭,为什么她可以独自行动?”邬坤皱眉,有些疑惑地看向何欣,又看了看于芷桐。
可以肯定于芷桐拥有一些特殊的力量,但他不清楚这力量来自哪里,是什么。
邬坤以为是那种能短暂大幅度提升战力的秘术或魔法,毕竟她的父亲是一名9级,掌握有类似的秘术不稀奇。
可何欣却笃定那也是邪种的力量。
他对邪种力量的感知不如何欣,后者在邪首王庭的地位比他高出不少,只不过邬坤暂时更接近6级,年纪更大些,才能在这种行动中成为领导者,假以时日,何欣必然会远超自己。
她可是被王庭里一位大佬看中的女人!
邪种是当初白莉莉重生时顺带激活的一批力量源泉,只要不抵挡,就会自动激活,带给他们全新的力量和资质,但同时也会受限于白莉莉,必须不断从她那里得到新的源泉。
这和某些让人上瘾的药物很相似,但效果截然不同,是实实在在提升了一个人的天资和战力。
要是拒绝,邪种会自动隐没,曾经带来的源泉也会随之沉眠,不少人不愿意成为白莉莉的傀儡,选择了放弃,实力立即掉下不少,有的甚至直接掉下一个大等级!
要是于芷桐也是激活邪种的自己人,那在这里就不好杀她了。
“于芷桐,你所属王庭哪位阁下的麾下?”邬坤冷声询问,要真是自己人,就不能随意杀死,否则惹怒了她背后的某位存在,他可没能力自保。
“难道大名鼎鼎的奥赛罗大将也是王庭的暗子?”何欣也很好奇,要是于芷桐真的激活了邪种,身为9级的奥赛罗不会不知道。
奥赛罗很强,甚至能和白莉莉直接对话,据说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还是升到9级后有的,绝对宝贝的不行。
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女儿成为白莉莉的傀儡。
“哈?邪首王庭?我所属的是新极夜。”于芷桐挥舞着手里的斩骨刀,疑惑地看他们,她的恢复速度快得吓人,不一会儿似乎伤势就痊愈了,她不耐烦地看向两人,“要打就快点打,没空陪你们磨叽。”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事后那位阁下问起,也不是我的责任了。”邬坤冷哼一声,举手,将伪领域蔓延到极致。
他是个杀伐果断的人,就算会因此招惹到一名神秘存在和奥赛罗,他也毫不畏惧。
完成这个任务之后,他就能得到双月领主的庇护,那时,即便是奥赛罗大将出手,也杀不掉他。
轰隆!
邬坤发出一声嘶吼,如同魔神一般身体骤然拔高数米,魁梧惊人,背后更是长出了新的四条手臂,不断挥动,粉碎空气,就要轰杀于芷桐。
哧溜——
于芷桐用最快的速度躲过第一击,但身处伪领域里,重力系数截然不同,她的行动不再像之前那么迅捷,之后的十几拳没能躲开,全部如同雨点般降临在她的身上。
砰砰砰!
砰砰砰!
一共六条手臂狂风暴雨般落在于芷桐身体上,仿佛豆子炸裂,听得新月一阵头皮发麻,明明是攻击性魔法师,却能有近似暗杀者的近战能力,这种敌人犹如梦魇,同阶中都几乎无敌。
“嘿。”
錦衣為王
风暴过后,于芷桐只是多了几道伤口,绝大部分的拳劲都被突然显现,环绕在她身侧的一面面古朴的大盾格挡住了。
“守护者?!你竟然是守护者!”战神般的邬坤居高临下,看着眼前娇小的少女忍不住惊呼,他一直认为于芷桐是暗杀者或者魔法师,故意隐藏职业,寻求一击必杀的机会。
一般只有擅长刺杀的暗杀者,和擅长战斗的攻击性魔法师拥有一锤定音的能力,当然,个别神秘学魔法师也有,其他职业的玩家想要越阶一招杀死敌人完全没可能。
而从于芷桐之前疯狂战斗的场景看,身体素质极强,力量惊人,恢复力远超普通玩家,都是偏向战斗的能力,一般不是暗杀者就是攻击性魔法师。
可她竟然是个偏向防御的守护者!
“这就是守护者之盾,只有守护者完善自身信仰源泉后才能凝聚的盾牌,不会有错!”一旁观战的老鼠补充了一句。
他自己就是一个5级守护者,对这个职业无比熟悉。
守护者是除了攻击性魔法师外最受人欢迎的一类玩家,就是因为他们具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超强防御力盾牌,能在战斗中为同伴提供庇护,减少损失。
有一名守护者在,可以抗住大部分敌人的攻击,其他玩家就能游刃有余的进行战斗。
執掌無 o花開無月o
但守护者也有很多弱点,最大的一项便是攻击力偏弱。
无论是哪个等级,同阶守护者碰上魔法师和暗杀者都比较劣势,前者各种变态魔法层出不穷,后者追求一击必杀,难以防御。
英雄聯盟誌
当然,也有一些守护者声名远播,完全不虚同阶其他职业的玩家,譬如白弥茶、姬晚晴,她们在各自圈子里极富盛名,尤其是白弥茶,单挑任何魔法师和暗杀者都不虚。
可那毕竟是少数。
老鼠还从未见过一个守护者像于芷桐这样不要命的和其他玩家硬碰硬,并且打到快死了,那么劣势,居然还不动用守护者的能力!
估计要不是邬坤太强,她还会继续隐藏下去。
“沟通玩家载体是自动的,我们没办法选择,其实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守护者,但没有办法。”于芷桐耸耸肩,一面面古朴盾牌粉碎,露出她那娇小却俏丽的身段。
“不过守护者也有个好处,能让我变得更加耐操,你看,这样是不是有打头一点了?”她嘿嘿一笑,看向邬坤和何欣,“来吧,继续。”
“再继续打下去,你就死定了。我不想等哥哥回来后浪费口水在你身上,嗜战也要有个限度吧,难道灾厄长城之战后到现在,你的成长只有这么一点?”
李野瞳从天而降,在虚空战舰还在半空时,她就忍不住跳了下来,这里的战斗那么激烈,倒是帮她剩下了找新月的时间。
一身白衣白裙的少女落地,似乎完全不受伪领域的影响。
她翻开手里的预言之书,随着书页翻动,邬坤只觉得四周的魔法粒子变得晦涩起来,能供他调动的骤减,这样下去,领域将难以长时间维持下去。
他看向突然出现的少女,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不确定地问道:“白心瞳小姐?”
“放开她。”李野瞳没有看他,目光盯住不远处的何欣,还有她脚下挣扎的新月。
新月脸颊微红,超级不愿意被野瞳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要不是脱力太久,她也不会轻易被何欣制服,可输了就是输了,对比于芷桐的战绩,还有现在野瞳给的压迫力,她逊色太多。
“你说放就放,我未免也太没面子了,心瞳小姐,我听说你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难道看不出我到底会不会放手吗?”何欣挑衅般朝她舔了舔嘴唇,香舌进进出出,妖冶至极,胴体在风中十分诱人,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你的媚术味道太骚,我闻着反胃。”野瞳冷冷一笑,“你这种女人我最讨厌了,你现在走,我不杀你,至于你的面子,关我屁事。”
夢幻救贖 風過花落如垂淚
“心瞳小姐好大的口气啊,没有看错的话,你也只是3级吧,我可是5级,差着两个段位呢,就算这个小疯子也不敢说稳赢我。”何欣心里极度不爽,尤其是面对这种公认的天之娇女,无论长相、天赋还是身世背景都远超自己,让她无比嫉妒。
野瞳,于芷桐,还有新月,这三个少女,她一个都不想放过。
何欣背后是邪首王庭里一个赫赫有名的9级,他在卡塔斯兆菲委员会时就声名显赫,还在双月领主与吞天翼王之上,现在来到王庭,更是如日中天,就算奥赛罗大将也不虚。
她花了不少力气才爬上那位的床,竭尽所能的讨好,终于顺利成为他唯一的女人,虽然对于这种高阶玩家而言,女人只是附庸和享用物品,但是只要他一天没有舍弃她,何欣就能稳稳在王庭里呼风唤雨。
这就是她的最大倚仗。
“废话好多,既然你是玩家联盟的人,应该清楚,我到了这里,你们就别想带走新月,现在走,我可以放过你们的人,否则,杀无赦!”
合家
野瞳可是带着一大支军队的,背后还有七爷爷这个高阶玩家,对于这么一个小战场,战力溢出无数,根本不必担心邬坤他们的势力。
邬坤陷入了沉思,野瞳说的没错,她来了,今天是带不走新月了。
要说堂堂白王继承者背后没有高阶玩家,他绝不相信,能引动野瞳到这里,他们的任务也算间接完成了。
没有她的助力,正面战场应该更加艰难,只要拿下月家,一个新月,问题不大。
可何欣不这么认为,她不想放过这三个少女,咄咄逼人,妄图用背后的存在施压,让邬坤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