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3qhv1超棒的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 起點-第0618章 大伯父,你要不出去躲一下(二更8k)鑒賞-x89io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孙尚香手底下的这帮江东护卫,当真一个个不是善茬。
到了这里,就以为有孙权兄妹为他们撑腰,可没少做些不着调的事情。
关平回来之后想要抓,那真不用处心积虑,人家上赶着就给你送人头来了。
“定国,刚刚传来消息,周公瑾在巴丘病逝了!”诸葛亮侧头看着关平。
关平一脸震惊的道:“啊,周大都督死了,那小乔夫人今后该怎么办?”
这下问号脸成功从关平脸上,轮到了刘备诸葛亮等人的脸上。
定国这关注点好像不一样!
痞子天王混都市 痞子紳士
刘备瞥了大侄子一眼,在江东的时候,就嘴上说着小乔之类的,莫不是他真的惦记上了吧?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方才是在活跃气氛。”关平笑呵呵的跪坐在一旁,想了想:
“没想到周公瑾真的英年早逝了,可惜,是孙刘联盟的损失!”
“定国,你觉得周瑜的死讯是真的?”
刘备也不在纠结关平到底是不是贪图小乔的美色,总之是没啥子机会弄到手里的。
“难不成大伯父觉得周瑜是在诈死?”
“为了进攻益州,让我们放松警惕,也不是不可能。”
刘备对于周瑜的能力还是忌惮的,否则也不会说什么公瑾恐不为人臣尔之类的。
周瑜对敌人狠,对自己同样也狠,像他这种伤重都不休息的人,做事能不狠吗?
刘备极其怀疑就算周瑜有伤,他也会强行打下益州之后,在选择去死。
“大伯父,我觉得周瑜的死讯应该是真的。
我当初给他看伤的时候,就晓得他活的时间不会太长久。
伤势太重,又不配合大夫的治疗。
当然如果周瑜肯放下身上的担子,好好养身体的话,还能撑几年。
可这样的后果,就是他得放弃征战沙场,不过也不可能。
就他这样子,不仅不好好休息,反倒天天劳累。
甚至要筹谋继续在巴丘练兵,想着攻打益州,不早死才怪!”
关平极大的怀疑周瑜是死于破伤风的并发症。
而且根据记载,也是死于江陵之战的第二年,想来不是玩的诈死。
关平叹了口气,周瑜是真的死了!
像这种有毒带细菌的箭伤,在大汉,当真是不容易处理。
就算华佗来了,那也极大可能的白搭。
关键是,周瑜还没有支撑到华佗的到来,想要强行续命,都没得机会。
关平瞥了诸葛亮一眼,也不知道诸葛军师现在学没学会七星灯续命的手段呢?
听到关平的分析,刘备才算是相信周瑜是真的死了。
尽管侄儿说他医术浅陋,但总比他们这些人要强上许多。
他推测出周瑜的病情,差不了多少。
杠上狂校花
“所以,我建议各位今后若是上了战场,受了伤一定要好好休养。
身体是匡扶汉室的本钱,要是身体垮了,还谈如何能够完成匡扶汉室的大业呢?”
这话诸葛亮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关平总是让自己多休息,不要总是熬夜之类的,关键是还要让自己生儿子。
他是多怕自己死了?
难不成自己也会像周瑜一样,年纪轻轻就死于流矢?
流矢也是能要人命的!
多少将领死于流矢?
诸葛亮陷入了怀疑,毕竟以关平展现出来的手段,他那个白胡子老头的师傅,很可能是山中高人。
关平想了想又开口道:“现在周瑜英年早逝,估摸着孙权也会放弃攻打益州。
整个江东最有能力拿下益州的人选,周瑜已经死了。”
刘备闻言心中才开始有些喜悦之情,如此一来,便是保证了益州,不受其余势力的侵袭。
有了隆中对策,刘备已经把益州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就算它在那里放着,有人想要一口吃掉它,刘备都会想着法子阻止被吃。
没有益州在手中,将来他如何能与北方强盛的曹操抗衡?
光凭借荆州,显然是不可能的。
最为富庶的南阳郡还在曹操的手中,次富庶的南郡经历过一年的战乱,人口财富流矢大半。
荆南四郡根本就是穷困之地。
还有许多世家豪强把控乡里,外加不少蛮族,大小渠帅,宗族势力强横。
一旦大兵离境,万一有作乱之人,不是不存在。
别看他们争相效仿袁家,贡献出人口来,但他们隐藏的实力以及私人部曲,在后方搞搞破坏铁定是够用了。
本来刘备他还在担忧,周瑜要以一己之力全力进攻益州,他要如何应对?
总归都是一个麻烦的事情。
与江东撕破脸皮,显然是不可能的!
现在周瑜一死,刘备所有的疑虑便烟消云散。
以如今周瑜在江东威望,死了之后,不管谁被周瑜任命为大都督,很难会再有人像他这般能够让所有将士心服口服。
这不仅仅需要战绩的佐证,还需要强有力的手段。
“大伯父,我猜测接下来,江东西进无望,孙权要想扩大地盘,必定会染指交州。”
重生小青梅:首長,別上來!
我拿幸福當賭註 青山等雪來
“交州?”
诸葛亮眉头一挑,关平老在就在布局说要拿下交州了。
先不说诸葛给吴巨赖恭写信,连士燮都写了信,只不过前两个很痛快的就回了信。
毕竟自家主公也算是继承了刘景升的政治声望,成为荆州抗曹的领袖。
身处交州的这两人皆是刘表私自任命的官员,意图把控交州,现在自然是投靠主公。
主公顺便就封赏了二人为将军,代为管理交州与荆州接壤的地方。
而且中郎将刘封也率领少数士卒从零陵郡乘船,沿着沁水和洧水而下,前往交州拜访赖恭与吴巨。
至于士燮则是在主公彻底占据荆南四郡取得极大的优势后,才派他弟弟士壹带着礼物前来示好。
也被关平一阵忽悠,为了彻底笼络住士壹,关平还替他那个“师傅”收了士壹为徒,拉近关系。
这一切都是关平,为了谋划交州所做的准备。
士家四兄弟占据交州大半疆土,士氏的亲族多出任交州的要职,威望甚高,属于势力雄厚的地方势力。
诸葛亮一直觉得他们不好对付。
士燮性格宽厚有器量,谦虚下士,中原的士人中前往依附避难的人数以百计。
簽約代理老婆(全) 冰兒
再加上士燮年轻时,跟随颍川大家学过左氏春秋,又被推举为孝廉,此等关系在。
士燮一直与荀彧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甚至也在荀彧的号召下,向中央朝廷效忠。
主公要是想要拿下交州,士燮很可能是面服心不服。
“对,交州就在那里,别看地处偏僻,但是财物颇多。
我听士壹夸口,交州那里一年竟然有三熟的稻种,产量极佳,就算是野人,也能很好的过活。
如此粮仓,加之水运运输方便,岂能拱手让与他人?
如今周瑜死了,正好是我等拿下交州的好时机,就算派以偏将率领三两千人,加之有赖恭、吴巨的接应,也可以顺利拿下交州。”
“你就不怕士燮率军反抗?”诸葛亮倒是没有关平这般乐观。
士家在交州影响巨大,比赵佗王的威望还要高。
若是士燮不归心,很难掌控交州。
“大伯父身受衣带诏,代表的是天子奉诏讨贼,如今交州名士居多,士燮若是敢公然反抗,就是逆贼。”
关平对于大汉朝都很吃名声这一畸形设定,还是有法子的。
好名声不容易积累。
但是坏你名声的法子,关平自认为有的是。
不就是键盘侠的操作,先往你头上扣帽子,给你定性,管你辟谣不辟谣,让吃瓜群众爽了就行。
反正大家都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你,站着吃瓜也不腰疼。
尤其是像士燮这样的老头子,那更是珍视自己一辈子积累起来的名声。
士燮接纳许多名士,也是想要让他们称赞,否则那么多的八骏,以及江东名声的捆绑扬名策略,不都是成立了夸夸群小组用于宣传!
同样作为鹰派的徐庶,对关平的提议很是上心。
江东孙权正沉浸在痛失周瑜的悲伤当中,己方正好做事。
而且他认为关平说的很对,江东短时间内不可能攻打合肥,那么向南扩大地盘是一定的,
交州与荆州接壤的地方很多,尤其是还与益州南部接壤。
万一交州归属了江东,士燮凭借他的威望,与益州南部那些大族相互勾结,扰乱主公的后方,也是存在可能性的。
“主公,我倒是觉得可以一试,至少交州对我等的态度,也不算敌视。”
徐庶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只是还没等刘备应下,就听诸葛亮道:“主公,此事需要慎重。”
名門深愛 不知流火
“交州与益州孰重孰轻?”
“自然是交州重要。”刘备没有迟疑,当即就说出了答案。
无论是地理优势,还是政治因素,那简直是没法子比的。
“我们在荆州,便要吞并交州,会不会吓坏刘璋,认为我们也一定会吞并益州,从而取蜀,又增加了许多问题?”
诸葛亮知道刘璋他不仅懦弱,还很多疑。
这个时候相信你,等你做出什么事情后,他又开始怀疑你了。
这种人就是没有什么主见,很容易被外物引导,也很容易被把控。
“所以在拿下益州之前,面对交州的态度,要处理的很慎重。”
诸葛亮不希望刘璋刚刚伸出信任之手,就因为己方强占交州,便又缩了回去。
法正虽说回去会想法子找机会,劝说刘璋让主公去对付汉中张鲁,但现在还为时过早。
“主公,刘焉自立之心昭然若揭,是他派人去占据汉中,然后让张鲁切断山间栈道,杀死朝廷使者。
却上奏朝廷说米贼截断山道,无法通行,之后更是斩杀益州豪强王咸、李权等十多人。
暗中制造了千余辆车架乘具,命人传言益州有天子气,乃是荆州牧刘景升上书刘焉造谣,想要称帝。
只不过上天看不过,降下天火,焚毁了刘焉的府邸,把所有车辆烧得一干二净,四周民房易受其害。
刘焉这才从绵竹迁往成都,经历儿子被杀,天灾惊吓后,因背疽发作而亡。
后刘璋继位,张鲁不服命令,刘璋杀了张鲁的母亲以及弟弟,于是双方变成了仇敌。
主公,刘璋连张鲁都对付不了,如何能够放心在卧榻还有另外一只猛虎在?
我等若是表现的太过于强势,刘璋还会对我们放心吗?”
诸葛亮的意思就是不要轻举妄动,特别是益州刚刚步入了正轨,已经铺平了道路,就等着一个时机,便可入主益州。
他更多的是希望能够完好的拿下益州,否则战事一起,百姓又要流离失所。
荆州就已经成了这个样子,还要在益州打上几年的话,荆州这边发生变故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将来曹操修养够了,会不会趁机进攻荆州。
将来孙权见自家主公正在攻打益州,他会不会心里起腻,当初一起邀请他平分益州,结果你给我装,现在自己独享益州。
谁心里都不会舒服的。
“诸葛军师,我们可是连曹操都击败的势力了,刘璋他在糊涂,也该知道我们是头猛虎了吧。
对于交州的策略,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定国,孙刘两家联盟,现在为了益州,主公就可以弃盟友于不顾,反倒要告知刘璋,自己会阻止孙权攻打益州。
益州才俊,定会有看得透的人存在,知道我们所图甚大!”
鴻孕當頭 悅薇
“那就全凭法正那张嘴该如何说了。”
关平掏出筹码,在手上转着:“人嘴两张皮,一件事有多面性的说法,这便是语言的艺术。”
关平见多了洗地,狂黑一个人或者一件事的言论了。
英雄聯盟之巔峰王者 猛二刀
他相信张松的洗地能力,否则也不会说的刘璋要与曹操断绝关系。
刘备还没想到,到底要如何抉择:“封儿不是在交州了吗?待到他回来之后,再做定论。”
“喏。”诸葛亮也不在争论,应了下来。
“实地考察一番,也不错。”关平点点头,实在不行就让刘封掌控交州?
就像朱元璋让义子沐英掌控云南一样。
毕竟也是自家主公的儿子,应该是有号召力,况且士家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对了,我方才抓到了孙夫人的两个作乱侍卫,一会要当众砍了示威。
大伯父,你要不要出去巡城,我怕血会溅到你,不好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