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z49q2都市言情 明王首輔-第1346章 殺俘展示-97y67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吐鲁番的北边与瓦剌接壤,仰吉八里这个地方便位于两国接壤的边境线附近,历来属于争议地区,瓦剌实力强时,这里便由瓦剌人统治,而当吐鲁番实力强时,这里便由吐鲁番人统治,百多年来一直如此。
目前的仰吉八里还在吐鲁番治下,可见在满速儿统治下的吐鲁番,实力还是蛮强的,至少这些年以来,版图都处于扩张的状态,在东边更是不断地侵食了大明的关西七卫,只是自打去年遇上了徐晋,满速儿便开始倒霉了,国土面积不断缩水,如今更是即将亡国。
嘉靖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大明丰州总兵余林生率部扫荡了仰吉八里,击溃本土武装五千余,斩首一千两百级,俘虏八百余人,获牛羊过万头,战马千匹。
此刻,天边残阳如血,仰吉八里的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了一个时辰,但是战场上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来不及掩埋的尸体,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余林生绷着脸,在亲兵的簇拥之下巡视战场,很明显,对这次的战果,余林生是不太满意的,他本来的目标是要全歼,结果最后只斩敌一千两百人,俘虏八百余人,剩下的一大半都跑了。
余林生在战场上巡视了一圈,最后来到俘虏营区,负责看押俘虏的正好是小将刘显和李光启。
两人见到余林生,连忙上前行礼:“参见余总兵。”
余林生摆了摆手,然后用嗜血的目光扫过营中缴了械,正惊恐不安地蹲在一块的俘虏们,冷问道:“刘千户,这些家伙可老实?”
刘显答道:“还都算老实,只有十几个试图溜走的,都被抓回来了。”
余林生狞笑一声道:“既然有人想走,那便成全他们吧。”
刘显愕了愕,一时倒不明白余林生的企图!
余林生没再理会刘显,把翻译官叫过来吩道:“你告诉这些吐鲁番的蛮夷,他们可以走了。”
“啊?”翻译官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被余林生凶神恶煞地一瞪,吓得立即跳上前大声喊道:“我们将军慈悲,现在放你们离开,你们可以走了。”
末世奶媽
那些俘虏不由面面相觑,一脸的难以置信,一时间竟然没人敢动。
余林生皱了皱眉,冷道:“让他们快滚,待会老子可要改变主意了。”
翻译官急忙像赶鸭子一般挥动双手喊道:“快走啊,愣着干什么?待会咱们总兵改变主意,你们就走不成了。”
那些俘虏又是面面相觑,不过这次终于有人鼓起勇气站起来,一步三回头地往营地外走去,直到走出了营门,这才如获新生般发足狂奔。
其他俘虏见状又惊又喜,立即像站起来,向着营门蜂拥而出,一个个欢天喜地得像过年似的,天啊,这个明军将领真是好心肠啊,竟然真放咱们走,莫不成是个傻子吧!
眼看着八百多俘虏已经全部跑出了营地,刘显和李光启不由讶然对视一眼,余林生有个外号叫余蛮子,出了名的蛮横嗜杀,这回竟然把俘虏放了,莫非太阳打东边出来了。
正在此时,余林生的脸上却是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狞笑,只见他一挥手,吐出了一个字:“杀!”
只见余林生一声令下,营中便冲出一支骑兵,撵在那些俘虏后面就是一波箭雨,当场射杀了上百人,剩下的吓得魂飞魂散,哭爹喊娘地发足狂奔,只是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很快就被追上一刀两断。
“余总兵,您……杀俘不祥啊,何必呢!”刘显见状禁不住劝道。
余林生冷笑道:“怎么?你同情这些俘虏?你小子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这会倒惺惺作态起来了,本总兵虽然读书少,但也知道慈不掌兵这句话,正所谓夷狄者,禽兽也,畏威而不畏德,只有杀怕他们,他们才会服服帖帖的,更何况,带着这些俘虏也是累赘,既浪费人力,也浪费粮食,倒不如杀掉,只拿人头回去领功。”
“那也不用骗他们啊,大大方方地一刀砍了脑袋,如此戏耍对方,太侮辱人了,非君子所为!”李光启脾气耿直,忍不住出言道。
余林生双眉一挑,斥道:“你小子懂个屁的君子,老子就是这种风格,你小子要是不爽就滚。”
凝望深淵 焦糖冬瓜
李光启的脸腾的一下子胀红了,捏紧拳头便要硬怼,旁边的刘显及时把他拦住,陪笑道:“余总兵息怒,李百户性情鲁莽,还请多多包涵。”
沙姆巴拉 秋之高遠
虐情:醜妃難棄
余林生冷哼一声,淡道:“要不是大帅把你们交给本总兵好生教导,老子还懒得带着你们这帮瓜娃呢,老子纵横沙场十几年,几时轮得到你们这帮乳臭未干的小子指指点点。”
“余总兵教训得是!”刘显连赔不是,一边向李光启猛打眼色,后者甩掉刘显的手,气愤地转身大步离开。
刘显面色微窘,向余林生拱手一礼,这才转身追李光启而去,余林生轻蔑地瞥了一眼,便不再理会,继续关注战场上一边倒的虐杀。
很快,八百多名手无寸铁的吐鲁番俘虏便全部被骑兵斩杀,要么就被射死,没有一人能走脱!
看着遍地血淋淋的尸体,余林生的表情毫无波动,淡淡地吩咐道:“打扫干净,埋锅做饭,休息一晚后,明日一早开拨。”
神級大明星
俞大猷受到徐晋的重用,余林生很不爽,特别是那晚与裴行谨喝酒被讽刺了之后,这种不爽和妒忌进而转化成了愤懑。
明明自己是最早跟着大帅的老人,明明自己的战绩并不比俞大猷差,可为啥大帅偏要重用俞大猷那小子呢,还任命他作为副将,职位比自己都高,凭什么?大帅是觉得俞大猷那小子比老子更能打仗吗?
余林生怀着满肚子的不愤和怨气,所以五月十六日那天率部离开安乐城后,他便一路发狠往西边扫荡,十多天以来,已经连续扫灭了十几处地方武装,大小二十多次战斗,几乎平均每日两次,每次都是斩尽杀绝,不留俘虏,当场肃清。
当然,这些地方武装都很弱,多是几百人,有些甚至不足百人,仰吉八里这里的地方武装是实力最强的一伙,足足有五千人,但依旧不是彪悍的大同军对手,激战半天就崩溃了。
花都全能高手 方星
余林生一路杀杀杀不休,显然是个人情绪在作怪,他要以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比其实比俞大猷更能打,一方面也在发泄自己的愤懑。
且说刘显追上了李光启,后者气愤填膺地大声道:“阿显,余林生此人气量狭窄,行事作风更是令人不齿,老子是不侍候了,你走不走?”
刘显皱眉道:“阿启,你这鲁莽的臭脾气几时可以改一下,余林生再不济也是咱们的上官,你如此顶撞上官,当心他拿军法治你,到时你小子死了也是白死!”
“他敢!”李光启虽然嘴上硬,但心里却是有点打鼓了,余林生能把八百多俘虏当成狗一般虐杀,要杀自己这区区百户估计还真的不当一回事呢。
刘显拍了拍李光启的肩头,低声劝道:“兄弟,先忍一忍吧,咱们是大帅派来的,只要咱们不得罪余林生,他轻易也不会为难咱们,等过段时间见到大帅,咱们再私下里请求调离吧,要是咱们此刻离开,必然会让余林生觉得失面子,到时可就真把咱们给记恨上了。”
李光启闷闷不乐地嗯哼了一声道:“也罢,阿显你脑子好使,我听你的,只是余林生这家伙近来跟吃了枪药似的,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兵臨全球 染血的羽毛
刘显戳了戳自己的胸口低声道:“余总兵是这里不舒服啊!”
天賜修真
李光启皱眉不解道:“什么意思?”
“笨,这你都看不出来,他妒忌俞副将受大帅重用!”刘显压低声音道。
李光启不由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帅确实格外器重俞大猷,俞大猷前面吃了大败,刚被削职去爵,大帅却还重用他,也难怪余林生会不服气的,换我也不爽。”
刘显撇嘴道:“大帅重用俞大猷自然有他的道理,依,依我看,大帅麾下的诸将,能独当一面的并不多,俞大猷恰是其中一个,至于余林生,呵呵,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员猛将,能打硬仗,却不是帅才,要是让他当上主帅统领三军,那乐子就大了!”
李光启挠了挠头道:“我还真瞧不出俞大猷有多厉害,不过阿显你说他厉害,估计是真的厉害吧!”
刘显不由失笑道:“不是我说他厉害他就厉害,大帅是什么人物,他既然看中了俞大猷,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李光启亦笑道:“说的也是,大帅是老子这辈子最服的人,没有之一!”
“得了,甭拍马屁,拍了大帅也听不见,走吧,记住不要再乱说话触怒余林生,否则有苦头你吃。”刘显警告道。
李光启哼了哼道:“接下来老子躲着他走总行了吧,惹不起还躲不起!”
刘显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位兄弟脾气倔,想让他低头还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