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z6w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這作者不行-第二百二十六章:晦氣死了!分享-5bmxj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但是,要离开这里,谈何容易?
周围都是茫茫大海,现在这栋大楼已经被淹没了22层,也就是说粗略估计海平面至少上升了66米以上。
哪怕想要制作木筏也并非易事,大楼里能找到的木料根本无法用来制作木筏,除非他们找到很多大型号空瓶,把空瓶放在木筏的下方,倒可以尝试一用。
或者用轮胎也可。
超能建筑师
但如果有轮胎就有车子,有车子还会被淹没吗?
所以说,他们现在全部都被困死在了这里。
无处可逃。
想到此处,众人都幽幽地叹了口气,虽然大家都提出了各自的想法,但经过分析以后,都无法起到真正的作用。
除非海水自己消退,或者他们想办法游泳离开这里,否则几乎别无他法。
今天,大楼里因为龙哥等人的一席操作,彻底乱了套。
可谓人心惶惶。
金陵春 吱吱
岳石峰他们没有去出诊。
下午魏有祺等人还是背了腰包和武器,去上面的楼层里搜索。
尽管45层以上的楼层没有装修,但下面的楼层被淹没以后,无处可去的人都搬到了上面来。
这些废墟里有很多建筑垃圾。
魏有祺他们只要愿意,还是能捡回不少东西的。
只要任何感觉能用得上的东西,都不留余地地往家里搬。
而27层之中,也是由于那恐怖的三具尸体,这一层的孩子们吓坏了。
平时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出去想办法搜集一些能吃能用的东西回来,可是今天因为害怕,一个人都不敢出去了。
连温固用绳子抽打他们,也没人敢出去。
“行啊,你们一个个都长本事了是不是?!不想出去找东西的,全都滚,不准住在我的地盘!”
温固今年15岁,在学校的时候,就很有领导才能。
八荒龍脈
算不上混混或学渣,但有过被校园霸凌的经历。
停电以后,他的性格在跟父母穿梭在城市之中的时候,越发凌厉。
父母死后,他更是伤心欲绝,连家都被人占领,无家可归的温固伙同了当时其他失去了亲人的小孩,一起东奔西走地活了下来。
可随着同伴们饿死的饿死,病死的病死,死得人越来越多以后,温固的性格也愈加偏执了起来!
他不时联想到自己死去的亲人和朋友们,便害怕死亡,畏惧死亡,因而下面的兄弟姐妹就更为苛刻。
时不时大发雷霆,用绳子抽人打人,没人能拦得住他。
奉系江
又是啪啪啪地十几条绳子抽下去。
角落里被打的几个人闷声不肯,既不敢反抗,也不敢出去找东西吃。
因为他们出去,多数时候,是偷。
有时候,也是抢。
他们年龄小,身手灵活,那些大人被冷得手脚僵硬,有时候根本追不上他们,所以经常可以得逞。
可偷和抢,应该是违背规则的吧!
万一被人告发,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所以,今天没有一个人敢出去。
哪怕温固不停地用鞭子抽打他们,也不肯!
“行!你们都不出去?可以,我去!但你们都别想吃!”
温固气得双眼通红,不再抽打这些懦弱的家伙,决定自己出去找吃的。
因为家里的东西已经吃光了,他若是不出去,自己也得饿死。
不过,温固还没走出门,一个瘦弱的男孩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我去。”
是昨天被温固骂了一顿以后,罚不准吃饭的那个家伙。
“不过,我想要两份……我还有妹妹……”男孩胆怯地说,连温固的眼睛都不敢看。
温固冷笑一声,“东西都还没找到就想要两份?天真!”
然后走上前去,抓着哥哥的衣领就往外拖。
他妹妹害怕得在后面一直叫哥哥,哥哥,但温固都没有搭理,两个人一路从消防道出来,让里面的人把消防门守好了才离开。
鷺靈傳奇 每每不思議
他们这一面只有通一个消防通道,也只有他们一个工作室,所以非常安全。
而这个消防通道里上上下下的能搜索的地方都被他们搜索过了,几乎榨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稳固带着哥哥一路往上爬,到处乱窜地找东西,有的时候碰到破烂的工作室,比如像那些门被破坏掉的,里面便没有人居住。
稳固会爬进通风口,然后到别的有人居住的工作室里找找看有没有能吃的,或者能顺走的东西。
可惜他们今天运气不好。
要么遇到那种很多人把手,根本无从下手的团伙。
要么就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连塞牙缝的垃圾都翻不到的穷困团体。
稳固的脾气更差了。
一路都对哥哥非打即骂,两个人搜索了一整天,直到外面的天都黑了,也没有搜索到任何东西。
纯粹的无功而返。
温固踱步在楼梯间内,要是什么都没有,他们今天又要饿一晚上了。
其实温固昨晚上也没吃东西。
都分给体质比较弱的孩子了。
他现在有点后悔。
不该分给那些懦弱的家伙,吃了他的东西,却不给他办事,他凭什么白白养着那些懦弱的家伙呢!
“玛德!”
温固懊恼地狠狠踹了一脚楼梯间的扶手,天已经彻底黑了,楼梯间里更是昏暗,什么也看不见,他是彻底没辙了。
轮回之子
没有办法。
温固只能往上走。
要去35层,从大平层里找到自己的那条消防通道,才能回到27层他们的工作室里。
法师的天下
但是,由于楼梯间里一点光亮都没有,温固突然踢到一个软软的东西,狠狠摔了一跤。
头刚好砸在阶梯上,还蹭了点学。
逃妻,束手就爱 水果鱼
“妈的!草!”
崛起於卡拉迪亞
温固气得对着那个软东西一顿拳打脚踢,然后借着天上的微弱星光,他看见那是一个死去多时的女人的尸体。
晦气!
晦气死了!
妈的!
温固气得又是几脚踹在她的脸上,完全没有什么对死人还有的尊敬什么的。
他爸妈是他埋葬的。
他的朋友们也是他埋葬的。
死人能有什么尊严?
死了就是死了,还想要尊严。
緋聞萌妻:腹黑老公,請住手! 北枝月
做梦!
打了一通,身上都热了,而肚子却更饿了,温固泄了气,完全没有再发泄了意思了,他还是要保存体力。
没准明天能找到吃的。
温固不再看那尸体地往回走。
突然,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