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bhs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第五百五十七章 越境(上)(7K大章)讀書-vf5hw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PS:(本章BGM:网易云搜越境川井憲次,就可以边听老七码这章时的音乐边看书啦,会更有感觉噢。)
在捏死了几只降临的蜡融妖随手扔掉后,眼见这位睚眦必报的蜘蛛神后竟是没有降下化身前来,李维当即明白了什么,对着空无一人的身前开口道:
“你不该回来的。”
他刚醒来那会儿,就通过冥想体传输的‘数据存储’得知,这位女神居然跟转性了似的跟着跑到大陆远东,协助护卫之神海姆封印堕落之神摩安多去了。
依托北地发展建设银行兴建起的金融体系与拓展而出的神性概念,这位平时显得不怎么靠谱的财富女神也在二十年前晋升成了一名中等神力神祇,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强大神力高歌猛进。
龙王之我是至尊
都市重生之仙界归来 龙门己
而那位被此刻正藏在深坑魔网于深渊中努力拼搏了几千年的蜘蛛女神罗丝,同样也不过是中等神力…
所以此时那位蜘蛛女神哪怕嫉妒的快要发疯,也不愿降下分身做这么一件注定徒劳的事情。
而是选择蜷缩在自己的深坑魔网编织着阴谋,摧毁世间一切可贵珍视之物,报复祂那位冷血无情将她踹入深渊的丈夫柯瑞隆!
这位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财富女神竟是显得比他这个‘业主’还要愤怒的多:
“‘家’都要被那群混蛋给拆了!老娘能不回来吗!提比利乌斯你放心,远东那名堕神海姆就快搞定了,这一次我们一定…”
“来不及了。”李维平静道。
沃金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在看到对方那双平静到死寂没有一丝一毫感情波动的眼眸时,当即心中一颤。
她宁愿此刻看到的提比利乌斯,依旧是个嘴贱还老占她便宜的逗比银龙,而不是眼前这位已经下定决心要孤注一掷的…复仇者…
沃金有些艰难的问道: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难道…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李维轻笑一声,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沃金当即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似的:
“我会…和你一起扛的!”
“这很危险,也很疯狂。”李维告诫道。
——————
沃金却是笑了起来,抬起手露出手背上与李维手中一样的契约神文道:
“可我们早就是捆绑在一起的…搭档,不是吗?”
她话到一半,将‘盟友’改口成了搭档。
“是啊…搭档。”
拒嫁豪门:总裁独宠替身妻
这一次,李维终于发自真心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中,带着一抹掩藏不住的…决绝:
“那就…一起来…疯狂一把吧!”
“嗯!”沃金用力点了点头,只是不知为何,身在明水界神国中的她,突然红了眼眶,还有一丝无法压抑的…紧张。
‘也许,这可能是我这一生,做过的最出格的一件事情吧。’沃金在一张水波般的湖面笑着对自己道。
然后身着纱衣的沃金缓缓步入正映出主物质位面、映出李维身影的湖水中,用一把金色的匕首缓缓自铭刻着誓约的掌心用力划开一刀。
猩红的血当即自白皙的手腕流淌而下,迅速将整个湖面晕染成了玫瑰般的淡红色,在神国的厅廊环绕、在远方虔诚信徒们的侍卫下,显得无比神圣,却又带着一丝凄美。
嘭嘭嘭!
“沃金!那头银龙疯了,你也跟着发疯吗!快停手,那可是百臂巨人…是曾经毁灭了一个神系的上古神孽啊!
“你快开门啊!!!”
神国之外,是沃金唯一的好闺蜜,满脸焦急的欢乐女神黎儿拉。
只是这一次,有求必应的沃金,像是已经下定决心的至死不渝。
于是这座被封闭下的神国,只剩下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李维接着一步跨出,就传送出现在了身处格尔索恩地下的泽兰迪亚。
这里显然也因为卓尔们的侵袭经历了一场残酷血腥的恶战,残垣断壁中到处都是已经陷入安宁的战士们、法师们与志愿留下守护城邦掩护他人撤离的霍格矿工们…
唯有矗立于广场边缘的霍格矿业公司大楼保持的相对完整,只是大楼最上方那座重新修缮每天清晨总会定时敲响的大钟,恐怕再也无人敲击。
许是因为上方格尔索恩的突然寂灭和暗影女王西涅雅的陨落,此刻入侵泽兰迪亚中的卓尔已经死的死,逃的逃。
“提比利乌斯!我们…幽烬城如约前来参战了…”
满是斑驳血迹的霍格矿业大楼,十余头庞大的黑龙矗立其上,遍体鳞伤的坎革维安对着李维喊道,只是待看到李维的神情时,原本还有些激动的语气当即低沉了下去。
因为残垣断壁中,也安静的躺着二十余头他的同胞。
“感激不尽。”
李维语气真诚的对着这位黑龙王子道,然后转首看向曾经有过一次生死交锋的腐毒女士道:
“只是眼下的情形,女士你也看到了,我恐怕无法继续兑现我当年的承诺了。”
“不,你已经兑现了,没有了格尔索恩,我们幽烬城同样能够获得一段安宁发展的环境。”
这位黑龙女王深深的看了一眼被神辉笼罩的李维道:
争道途 透明人生
“而且,其实你并不用谢我的,因为这是我们幽烬城权衡利弊后必然会做出的抉择。相比起格尔索恩的那群卓尔和她们那个病态一样的女神,我们更加不愿再像八十六年前那样,跟您这样的存在以战争的方式…再交手一次。”
“不,依旧感谢你们的守护,我们泽兰迪亚的火种得以保留…延续。”
说着他就和正站在第一魔研所上方的伊格互相点头示意,便自黑龙母子的身旁走过,在黑龙们诧异的目光中,将霍格矿业大楼最上方的那座巨钟拆了下来…
然后就这个拖着这口大钟,独自一步步的消失在矿洞深处。
待李维的身影消失后。
“他要做什么?”坎革维安莫名的有些心慌。
“不知道,但…那恐怕就已经不是我们所能触及的层面了…”
黑龙女王萨维薇安看着李维消失的所在,像是如同虚脱了一般感叹道:
“实在是太可怕了,仅仅过去了八十四年,光是直面他,就已经…让我坐立难安。”
“我怎么没啥感觉啊?”坎革维安当即懵了。心说三十年前时对方也就那样啊。
萨维薇安挠了挠他傻儿子的脑袋:
“因为你…还太弱小了啊…
“那是你无法想象的…磅礴…与浩瀚…”
……
泽兰迪亚矿洞最寂静的最底层。
当一路拖着大钟的李维缓缓步入这片黑暗的‘棺材’中时,伊卡洛斯的声音终于不再机械,而是如同三千多年前,耐瑟同样濒临灭亡时,她对身为最高执政官的卡尔萨斯所说的那样:
“提比利乌斯冕下,泽兰迪亚十三铸造厂调试进行中…
“所有调试已完毕,欢迎您的检阅。”
“你,准备好了吗?”
我的完美女神 貌似帅锅
而随着她的声音响起,内部的灯光一重重递次亮起。
就见这座被层层钢板重重封锁的‘矿山’,早已被当年‘静默者’史莱姆的后代们凿空,并在卡卡的调集安排下将这里,打造成了另一个世界里的…
战争使徒铸造厂!
而那位始终试图通过梦境窥视侵蚀着李维的星神墨菲特兰,此刻就这么如同擎天巨人一般安静的矗立在这座始终不见天日的铸造厂中。
原本那残破的具有惧亡者晦暗风格的铠甲,已经被一副通体银色、充满了星际时代风格的装甲所替换。
最为醒目的,则是那杆依旧安静插在他胸口正中的长枪,只不过原本的豁口处,已然被一只巨大的轮盘所取代,包括正中一共十一个槽口,延伸出一道如同活塞般的长廊通道,将那把长枪映衬的如同一把神圣的钥匙一般。
而在整个铸造厂的舰桥上,往日里如同土拔鼠似的蕾姆璐此刻却如同威严的史莱姆女王一般,就这么望着自己的誓主缓缓走来。
各个角落,密密麻麻或蓝色或银色的史莱姆同样如同受到检阅的士兵一样肃穆而立,一眼望去不知有多少,如同璀璨的群星。
“当然。”李维就这么拖着大钟,沐浴着史莱姆族群的瞩目,缓缓走向那活塞长廊。
于是伊卡洛斯以极快的语速迅速汇报着此次作战计划的要点:
“玛斯特,我想说的,你的这个作战计划无疑比当年的卡尔萨斯还要疯狂的多,所以有些要点请你务必铭记。
“根据我的反复推算,一旦墨菲特兰开始复苏,以我们目前研发的拘束器进度和以史莱姆大数据中枢建立的防火墙措施,恐怕最多只能撑住786秒。
“而且,史莱姆们的【乐感决策】至今没有成功过的先例,他们依旧还是太混乱了。
“所以,一旦超过阈值…我们都将…难逃欺诈者的侵蚀。
“明白。”李维颔首。
“那伊卡洛斯预祝您,旗开得胜!”
于是伊卡洛斯不再言语。
而踏上活塞长廊的李维则将爪上的大钟朝着那根扎进星神的长枪猛的砸去。
铛!!!
一记巨大的钟鸣声于这座‘坟冢’中回荡起来,整个矿窟都剧烈震颤起来。
那庞大身影的眼瞳缓缓睁开,即便仅仅睁开了一丝,就仿佛打开了一道虚空的缝隙。
他的眼中,没有璀璨的星空,只有…一片虚无的深渊。
“你…终于还是做出了明智的抉择。
“我曾说过的…这是开端,亦是终末,你与我,在劫难逃…”
而这一次,李维没有选择逃避,而是直面自己‘宿命’中最大的威胁,抱住了那把大的离奇的长枪,将其一寸一寸的从这位虚空星神的躯体中拔了出来,然后将这根比他还要大的多的长枪尖端用力的扎进了地面,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然后重新拾起,已经严重变形的大钟,再次用力的砸在了活塞长廊旁专为他这巨龙体型设计的巨大按钮上。
铛!!!
随着第二声钟鸣响起,整个活塞长廊一颤,轰鸣的机括声响起,缓缓朝着星神胸膛那宛如深渊般的豁口收缩注入进去。
直到完成了这些,李维仰首看向这位欺诈者道:
“那也得你抓到我才行,否则在此之前…
“你…不过是我手中的一件兵器。
“所以,你还是给我先安静的待上一会儿吧。”
欺诈者大笑,然后道:
“786秒吗?很好,我已经在黑暗中等待了无数万年,再等待这十三分钟又何妨。
“提比利乌斯,我很期待…
“期待你能突破‘境界’的那一刻。
“只有站在绝顶力量的巅峰,才能…感受到那种…掌控一切的美妙。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这具残躯,你就…尽情使用吧…”
随着活塞的缓缓注入,这具星神再次缓缓陷入沉寂中。
而李维则缓缓转过身,缓缓朝着那金属的座位上坐了上去,如同登上力量王座的…
‘神’!
在机括即将闭合前,面无表情的李维将手中的大钟朝着远方的长枪上砸了过去。
嘭!!!
这只伴随了泽兰迪亚矿业和几十万霍格矿工们作息上工的大钟轰然破碎,化作万千碎片朝着洞窟外飞洒而出。
像在祭奠泽兰迪亚战死的那些逝者…
又像是与往日的过去…做着诀别…
而随着第三声巨大的钟鸣响起,整个铸造厂里的史莱姆们竟是齐声高唱起了赞歌。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赞美吾主!
赞美…万机之神!
待听到送别他出征的赞歌,即将被阴影吞噬的李维缓缓露出笑容,然后缓缓闭上了眼。
而听到这渐渐成调的赞歌,伊卡洛斯环顾四周紧紧盯着李维高声歌唱的史莱姆们,悚然动容。
“你们…”
虽然歌声依旧嘈杂,但的的确确开始有了秩序与曲调的雏形!
这很重要!
因为只有这样,混乱的史莱姆们才能在【乐感决策】的协同共鸣下,让它们产生如同蕾姆璐一样的思维和情绪…
而一个有思维与情绪的生物,才能产生真正的信仰!
才能,在外神的侵袭下,如同神国之壁般,护卫着他们的‘神’!
不过即便如此,伊卡洛斯的数据核心依旧发出阵阵警报,仿佛在提示这个计划依旧超出了安全阈值。
因为这人造的‘神’,终究只能算是个‘半神’。
这个世界给予李维的时间还是太短太短了。
即便他已经成为以前无古人的姿态带着十一个职业专长天赋碾入传奇大门,依旧没到解析世界规则的地步,也不像加尔文那样从一开始就位卡文斯鼠们‘定立’了规则。
这让李维…注定无法点燃神火!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选择了…这条注定险绝的修罗之路!
嘭!
伴随着李维这名‘驾驶者’的注入,这具银色的星神时隔无数万年后,第一次完全睁开了双眼…
一双湛蓝中泛着幽深紫意的竖状龙瞳!
掌控了这具躯体的李维,缓缓抬起巨手,将那杆银色的长枪拔起。
咔嚓。
伴随着又一声巨响,所有拘束的舰桥缓缓打开,这台以星神之躯为核心打造的战争机器在众生磅礴的赞歌下,顺着被霍兹他们守护下来的北幽隧道缓缓抬升…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伴随着因为金属摩擦出的耀眼火花,一路朝着地面发射而去!
昂首望着隧道尽头的李维,眼瞳视界的右上角,出现了一个正在急速跳动时间计数器,宛如一只急速流逝的沙漏:
“十三分零六秒吗?
“至少,能了结一些事情了。
“伙计们,我们…出征了!”
……
米纳斯提里斯的城墙上,似乎只剩下了震耳欲聋的炮火声。
只不过这一次,所有的炼金火炮和以菲舍为首的战法团全都调转了方位,朝着那头自地底破封而出、朝着他们家园越境而来的百臂巨人狂轰滥炸。
李维的九头冥想体也在对方出现的那一刻起,就齐齐腾空而起,各种炮击、魔法、吐息全都试了个遍,可让人绝望的是,这些轰击全都只能对这可怕的存在造成一些微不足道的皮外伤,很快又在那不讲道理的恢复力下转瞬如初。
轰!
随着银龙法师李维伍的一道【桑瑞斯特之日光震爆】,平原上陷入了转瞬的安静。
伴随着地动山摇的巨大脚步声,那头只是被烤出一层焦黑的百臂巨人就再次自耀眼的光焰中缓缓步出。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悚然发现,原来它此刻只是如同一个沉睡了无数年的巨人一样,而他们的攻击,正在让这头可怕的怪物缓缓复苏…
“吼…”一声带着些许怒火的低吼声响起。
这头正被九头构装巨龙围攻的百臂巨人,竟是自大地撅起一块宛如山岳般的巨石朝着墙头掷来。
在那可怕力量的加成下,这颗投来的巨石瞬间就呈现出了陨石撞击般的恐怖速度,以至于构装巨龙都无法及时反映拦截下来。
望着迎面坠来的‘陨石’,城墙上以菲舍为首的一众法师团甚至都无法完全及时避开,菲舍的脸上当即流露主一丝惨淡的笑容。
可就在泽兰迪亚除了组织撤离工作的第三战法团外的法师们就要全军覆没时,正在墙后城区斩杀恶魔的蓓丝特娜猛地一跃而起,迎了上去。
嘭!
那颗巨大的‘陨石’当即如同被核弹引爆般崩裂开来,化作漫天碎石撒入已经无人的城区内,当即就有几个城区的建筑整片整片的破碎崩塌。
而以一己之力轰碎它的霜巨人小姐也在半空中浑身迸溅出几十道血线,呕出一滩猩红的血,在落地后竟是没有丝毫停留,就将手中的斩刀往背上一塞,取过李维送给她的那副山岳之弩,朝着远方的百臂巨人全速冲去!
在血色的原野上,宛如一道璀璨的银色流星。
“妈妈!/蓓丝特娜!”
两头白龙和菲舍众人当即悚然而担忧的吼道,希望她停下这种不理智的事情。
但紧接着待那头百臂巨人的其他手臂也举起巨石朝着她和构装巨龙们砸去后,菲舍他们终于恍然…
原来…这位霜巨人小姐并不是失去了理智…
而是她太理智了…理智的知道,如果这一刻自己不挺身而出,整个泽兰迪亚包括他们这些人,就彻底完了…
下一刻,整个血色荒原在‘陨石’不断的轰击下如同沸腾起来,到处都化作肉糜的恶魔和飞溅而起的残肢和碎肉。
以超越极限的急速在荒原上利用山岳之弩不停朝着百臂巨人的眼睛攒射、以此吸引对方火力的龙女王也渐渐感觉到了自己耐力的极限,只觉的浑身的肌肉都在燃烧。
“终究是…心软了啊。”因为破碎石片刮的浑身血痕的蓓丝特娜满是沮丧的感慨道。
若是放在几十年前,刚从世界之脊以北而来的她,若是碰到这样变态的神孽一定有多远逃多远。
倾城名妃
但这处美丽的城邦,却承载了她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她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些自己所珍视的人与物化成飞灰…
“也好,就当是还你一命吧,提比利乌斯,你这个矫情的混蛋。”
遥想到当年在永恒荒野自己一家在巨魔们与这神孽阴影的追击中被对方救下的一幕幕,这名七十六年前踏雪而来的霜巨人小姐露出一丝温柔的笑,然后望向那头百臂巨人,笑容变得比浮冰海岸的北风还要冰冷:
“恶心的玩意儿,是时候讨点利息回来了!!!”
在又一只巨石射来时,这名龙女王以毫厘的间距擦身而过后,将手中的巨龙之弩尽力掷向战场的边缘,似乎想以这样的方式,将这份礼物完整的保留下来。
然后就自背上重新拔出那把大刀,朝着百臂巨人最上方的一只脑袋砸去。
“哈!!!”
一声叱咤。
这颗脑袋当即被凌空砍爆,粘稠的血浆当即将她溅成了一个血人。
这只已经彻底脱力的血人却是露出一口灿烂的白牙:
“我爽了!”
全然不顾侧方朝着她猛扇而来的巨手。
砰!
这名霜巨人当即如同刹那灿烂的流星那样射回了白城,只是这一次,这颗流星带上了一缕血色。
蓓丝特娜!
九头身躯残破的构装巨龙同时扭头,性格彼此不同的‘他们’,却是同时陷入了可怕的沉寂。
“妈妈!”两头白龙升空妄图去接住养育自己的母亲,却是被一同撞飞,血洒长空的一同砸进了城区里。
咚咚咚!
三声巨大的声响后,两头浑身断了不知多少根骨头的白龙竟是依旧第一时间钻出了废墟,拖着蔫巴巴的残破翅膀步履蹒跚的爬到已经躺在一汪血池力奄奄一息的母亲身前,一边哭泣一边笨拙的用爪子按住对方身上绽裂了不知多少道的露骨伤口: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不要这样…我害怕。”
蓓丝特娜有些艰难的抱住两个白龙的大脑袋的,喘息道:
“逃…去北方,找你们的弟弟妹妹…往后,要懂得照顾好自己,妈妈…可能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找妈妈的妈妈…述职。
“也不知道她看到我这样狼狈的样子,会不会打我…哈…”
说完这句话后,两只放在他们脑袋上的大手,终于止不住的滑落下去。
空旷寂静的城区内,只余两头白龙的悲泣声。
而就在这时,一声仿佛自地底深处的传来钟声响起。
铛!!!
刹那间,白城所有包括菲舍在内的龙眷骑士和法师们齐齐顿住,然后收起悲容,索性放弃了对抗那头巨人,与恶魔们忘我拼杀起来。
这一刻,他们知道。
他们的领主,已经做出了抉择。
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铛!!!
第二声钟鸣时,这悠扬而低沉的声音也传到了南方正率领鼠人大军一路凿穿恶魔之潮的加尔文耳中。
那一瞬间,加尔文的眼瞳变得死寂,缓缓抬首,望向远方的白城。
“你终于还是踏出那一步了吗?老板…
“那我…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维娜…抱歉…恐怕我无法还给你一个帅气的…我了…
他紧紧的握住了已经长出利爪的双手。
像是默默做下一个决定。
铛!!!
第三声钟鸣。
荒原上的那头百臂巨人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吼!!!!!”
他四十九颗头颅齐齐望向白城,然后发出一声响彻在整个北地上空的可怕吼声。
然后迈开脚步朝着白城发起了冲刺。
方圆周遭就像是起了可怕的地震一般。
就在所有龙眷骑士们视死如归的望着这头强敌袭来时。
噗!
一道银色的长枪从天而降,径直洞穿了它的胸膛,将其钉在了原地。
百臂巨人发出痛苦的嘶吼,一只只巨手拽了上去,试图拔出这根让他感到刺痛的长枪。
但很快另一头银色的巨人如神天降,轰在了他的胸膛。
在拔出长枪的刹那,一脚将这头百臂巨人踹成了漫天零散的残肢和头颅朝着荒原飞洒而去。
但果然如李维所预料的那样,那些漫天残肢如同血色荒原上不断蠕动巨虫,开始不断聚合在一起。
从那一刻起,李维就知道…恐怕寻常的办法,是没办法将其彻底解决了。
而随着这头庞然巨物出现在白城前,随着李维一击轰爆这头百臂巨人时…
整个世界窥视着这一幕的存在们…也因此陷入绝对的寂静中。
PS:今天下班一回家就掐饭洗澡开始开干,但还是写不完…尽力了…
另外为了防止一些不理智的读者寄刀片…吱一声…在DND的世界构架下,死亡仅仅只是另一个开始啊…可能有些作者的喜剧是为了悲剧伏笔,但老七比较喜欢反着来…所以诸位且安心,也请给多相信老七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