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qcbu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玄門妖王》-第2840章 黑白照片推薦-810tq

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
或许,他们也知道杀掉自己一家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但是却不跟自己说,尤其是自己的师父尘缘真人,隐瞒了自己二十多年,却从来都没有提过自己父母的事情,甚至于骗自己说,他是被他从外面捡来的,是被丢弃的孩子。
既然谁都不肯告诉自己,那就自己去查,相信动用万罗宗的力量,这件事情终究会有一个头绪的。
二人下了车,然后直接打了一辆车,便奔向了那个叫葛家村的村子。
一开始,司机根本不肯接这趟活,原因很简单,因为葛家村基本上就是一个空村子,车子开到那里,肯定要空车回来,根本拉不到客人。
葛羽只好给了他三倍的价钱,那司机才肯拉他们过去。
在路上,葛羽问起了那司机师傅关于葛家村的一些事情。
司机肯定是句容本地人,对葛家村还算是了解。
正如万罗宗跟葛羽说的那般,现在的葛家村基本上是没人了,搬的搬,走的走,剩下些老弱病残,也相继死去。
其实,那个村子自从十年前的时候,就差不多已经空了,一部分原因是搬迁,另外一部分原因就不知道是啥了。
另外,葛家村叫这个名字,并不是因为村子里的人姓葛,而是因为那个村子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大名人,叫葛洪的,传闻这是个仙人,已经羽化成仙了,但是他的后人还世世代代居住在这个村子里。
二十多年前的时候,葛洪的后人一家老小突然全都死了,很多人都知道ꓹ 就连这个司机也知道。
如此一来ꓹ 这个村子就更加荒芜了。
听到这司机师傅说了这么多,葛羽心里不禁叹息。
自己还号称是玄门宗的人,当初自己还在玄门宗呆了大半年ꓹ 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情ꓹ 反倒是要从一个司机的口中打听这件事情。
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在傍晚十分,他们二人就到了葛家村。
重生之絕世青帝 十二點九九
站在村口的时候ꓹ 葛羽和钟锦亮都愣住了。
炼丹
这个村子不是一般的破败,到处房倒屋塌ꓹ 残垣断壁。
很多破败的老房子的屋顶上都长满了荒草,十分浓密。
就连村子里的几条主干道上ꓹ 也都是荒草丛生。
这个地方,好像许久都没有人涉足过一般。
按照金胖子跟葛羽所说的葛家的方位,二人一路缓步而行。
周遭所见,一片荒凉ꓹ 葛羽的心情也跟着变的十分沉重起来。
村子里由于常年没有人居住ꓹ 不禁植物长的十分茂盛ꓹ 就连小动物也很多ꓹ 这一路走过来,二人看到有老鼠和黄鼠狼之类的小动物从他们身边跑过,村子里的野猫也有不少ꓹ 到处上蹿下跳。
一直走到了村子里的最西头,便来到了一处十分破败的大院落旁边。
这是一片很大的宅基地ꓹ 跟一路走来遇到的那些倒塌的建筑差不多,到处也都是房倒屋塌的景象ꓹ 屋顶上和倒塌的院墙上草木横生。
战江山
二人在破败的院门口停了下来。
钟锦亮朝着四周看了一眼,说道:“羽哥ꓹ 看来以前你们葛家在这里也是大户人家,你瞧这院子规模可不小。”
金胖子说ꓹ 葛家是仙师葛洪的后人,葛家又是修行世家,这钱财肯定是不缺的。
修行者一般都不会过的穷困潦倒,但凡有些本事也不会如此。
葛羽这次过来,主要是想看看在这里还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那时候自己还不到百天,对这里自然不会有任何印象,可是葛羽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必要过来一趟。
二人很快进入了院子里面。
说是院子,已然不存在了,荒草比人都高,就只有一些房屋倒塌的雏形,二人到了几间屋子里走了一圈。
也只能看到一些残缺不全的破烂家具,桌椅板凳,没有倒塌的屋子里,也结满了蜘蛛网,成了老鼠和蛇的盘踞之地,看到人来,纷纷惊慌的四处躲避。
诱妃100天:独宠毒辣妃
除了这些东西之外,根本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就算是这宅子里有些有用的东西,估计也别人给拿走了。
看到这般景象,葛羽心里竟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凄凉感。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父母都没有死,或许爷爷和奶奶还在人世,自己的一切都会被改写。
葛羽不想要做什么玄门宗的内门弟子,不想拥有多么高的修为,就只想要一个健全的家。
可是这一切都是奢望。
真的很想知道,当初那个动手杀了他们全家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这么做?
如果被葛羽找到这个人的话,葛羽肯定会不计一切代价的将他给杀了,给葛家的人报仇。
就在这时候,钟锦亮走到了另外一间房子,突然招呼了一声葛羽道:“羽哥,过来瞧,这里有发现。”
遊方道士 小小小檸檬
葛羽听闻,立刻收拢了心智,朝着钟锦亮那边走了过去。
过去一瞧,但见钟锦亮手里拿着一个东西,有些像是相框一般的东西。
这是一种老式的相框,外面镶嵌着玻璃的那种,但是那玻璃早就已经碎裂了,里面有几张十分模糊的照片。
我的偶然註定是妳
钟锦亮发现这个相框的时候,就在一堆满是尘土的杂物中间,幸好这间屋子坍塌了一部分,正好放相框的这个地方上面还没有坍塌,没有经历过太多的风吹日晒,而且这玻璃相框里面的玻璃也没有全部碎裂,有一两张照片保存的还算是完整。
“羽哥,你看我找到了啥?”钟锦亮激动的说道。
葛羽顾不得那相框上的尘土,从钟锦亮的手中将其接过。
逆天之冥世妖瞳
这个相框里面原本有很多照片,大部分都已经被腐蚀掉了,唯有被一块碎玻璃压着的一张半照片看上去保存还算完整。
其中有一张完整的照片,竟然是一个婴儿的照片,一两个月的光景,放在相框的角落里,而且是一张黑白照。。
另外半张照片,好像是一家人的合影。
葛羽能够看到一个精神矍铄的留着长胡须的老者,正襟危坐在最中间,他身边还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