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南宋風煙路 愛下-第1828章 燕趙多義士,齊魯多豪傑熱推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群雄环视一周都没发现是谁说的这句“我能”,直到视线转了一圈回到原点,才发现说话的居然是……石硅!?
路成惊得舌头打结,一刹回神面色惨白,是的,石硅是能证明路成笔迹的,因为……“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石硅,我去之前,曾给他去信,问过妙真情况!”这句话,是路成片刻前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说的!
寻妙真,那是路成为了撇开“引导石硅误解盟军”的嫌疑,行动之初就找来傍身的借口,谁想,竟自作聪明、画蛇添足、在结局亲手揭开他“串谋夔王”的面皮!
一片哗然,李全也同样惊愕,他本来想,只要能挑起石硅和杨鞍乱,就算把内鬼卖给宋盟也无关痛痒。可怎料,叠加在天火岛先内讧的基础上,十三翼内鬼的即将暴露,竟直接给石硅的止戈奠基!甚至石硅自己都成了指证内鬼的一环!
这怎么行!理想和现实,前因和后果,背叛和归顺,解体和团结,完全颠倒了过来……
难得一见!徐辕长吁一口气,憋了十二成力防这个地头蛇石硅,原来主公并不需要嘛。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短短一天,你们不能指望石硅一下想通!你们这群……”陈旭也回忆起自己对郝定等人骂出来的这句话,原来骂错了?我才是驴啊!

石硅心中左右拉扯,岂是“短短一天”。
郝定彭义斌的规劝都是他回归的外因;内因,则是林阡对杨妙真没说完就咳忘了的“还有……”
还有什么?
“石敢当,前因难改,后果可易。”
“现在不捣毁,将来害石硅。”
“军师说的极是,夔王挖墙脚的本事一绝,不过,石硅,我对他有信心。”
“那个坚毅过人、秉性纯良的石敢当,只需一段充裕的时间静下心,终究会对金宋的善恶辨别分明。我等着就是。”
昨晚,轰走郝定等人之后,石硅望着漫天大雪,苦思了很久很久……萦绕心头的,渐渐不再有其它势力对他石硅的精心计算,只剩下林阡在面前和背后为他石硅的精心打算……
郝定等人没有白干,他们给石硅拨云见月,令石硅开始怀疑,自己的添乱会否是误上贼船……

此刻,全场只有林阡一个波澜不惊、笑看风烟,毕竟形势尽在他股掌间。
石硅从来不是变数,终有一天会想通回来——这就是种种线索都指向了战势会发生在段亦心和杨妙真之间、可林阡还是坚定地站柳闻因所述情况的根因。
本来啊,石硅之所以离开林阡身边,就仅仅是因为自我厌弃:“积羽沉舟,群轻折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那样一个值得跟随的人,我为何竟怀疑起他来?物有必至,事有固然,我与他之间的信任动摇,一定有缘由,或许在莫非,或许不在。我必须找出问题的症结,不解决绝对不能回来……”
石硅向来都偏向于他、给他林阡互信机会!只不过好事多磨,直到今日,石硅终于眼见为实,内鬼并非因为“国别”变节,而是内鬼本身可恶!如此,金宋不分和三被害的心结都解,加上郝定亲口劝归、三被害的心结也提前告终,石硅彻底醒转,临阵做出决定,他想通了,找到答案了:问题的症结在于“人心”,敌人和自己人可以相互转化!
“这封信里的笔迹,汝等尽可拿去核对。”石硅恨不得立刻对林阡负荆请罪,但现在这场景还是更适合身为第三方诸侯,所以他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冰冷冷。
纵然不曾表明心意,千言万语都是一个眼神的传达。
“将路成拿下!”路政接过书信,脸色一变,立即喝令。
“不,不,是他们串谋害我……”路成还想诬赖石硅一早就是林阡的人,可眼下石硅、杨鞍、林阡名义上还是平起平坐的三大势力……缓得一缓,路成束手就擒,被路政亲自扭送到杨致诚面前按跪:“致诚,路政教子无方,对不住你……这畜生听凭发落。”

“二当家,您看……”这时,信传到展徽手里,他一看就直接交予杨鞍,杨鞍也顿时神色大变,陡然目中精光大作,似要直射进李全的骨缝。
“怎……怎么?鞍哥?”眼见剧情愈发偏离既定轨道,李全早已下定决心置身事外,谁想那封信不只包含路成笔迹,竟还存在他李全的痕迹——
李全先前的出奇制胜建立在敢于出卖路成的基础上,可万万没料到那是一把双刃剑——不给路成打掩护,就是给他自己留后患!怪只怪夔王府乃至金军羸弱,不少天火岛人都和路成情报方面是半道出家……
“那个陈反复……是路成帮忙种符咒、逼迫改口供、帮你李全出狱?!”“二当家,小的不叫陈反复……”“滚!”杨鞍气急大喝,一脚将那陈反复踹翻,“李全,是也不是?!”深信不疑的战友竟把他当猴耍,这叫他怎么接受得了!
“鞍哥三思!陈反复改供词,眼看确实是救了我,却极有可能是金军想给战局添一个干扰——是他们帮林阡迷惑鞍哥之用!就像现在这般、乱鞍哥的心……”李全不能再等了,火烧到自己了,只守不攻就是坐以待毙!正在回味这句狡辩的可行性,冥冥中金军先给他挡了一劫,原来,恰逢此时,马耆山已死几日的剑冢又出新祸。
无需羽檄飞驰,无需哨骑来报,远远望去,漫天黑云携海潮,以参横斗转之势,越过山野,淹没林田,往他们所在的营寨倾轧过来。
综漫之血海修罗
猝不及防的一场沧海横流,把此间的激烈漩涡直接压缩作泡沫。在造物主的不可抗力面前,人类原就是渺小得跟蝼蚁没什么区别!直到饮恨刀、冯虚刀、残情剑、寒星枪等武器接连离手、披荡往来、汇聚成大片清亮光网,反向迎上硬生生将那些黑色云翳的阵脚射定……飓风倏停,众人才纷纷反应回神,谁说我们是蝼蚁了?人定胜天!
但林阡、徐辕、柳闻因等人实已强弩之末,此刻他们心头全是一个想法:怎么这剑冢就没个完了!
“你们继续。我先去看。”绝顶高手里,有且只有独孤清绝还有余力,而且他对剑冢不排斥,相反,临走前,满脸都是“其乐无穷”。

“郝定愿战!”“义斌愿前往!”“裴渊也同去。”二线高手,跃跃欲试已久,争先恐后请缨。齐鲁之地盛产豪杰,谁也不喜欢私斗、内耗。他们这般踊跃,眼看着就要簇拥林阡重回剑冢。
“不准去!”杨鞍脸色铁青,边阻止边回望林阡,动情的泪湿了眼眶,“胜南,不能再去救金军了!你还想失踪几日?还想这样的问罪再发生几次!?别再说解救苍生,不救会否灭世都是未知。我只知,你若不在,这天下必定大乱,要它何用!”
“鞍哥,不是去救……只是请独孤先去打探,到底发生何事。”林阡听得也感动不已,他知道杨鞍对他的担心都是出于善意。蛋他想对杨鞍说,事不过三,此刻剑冢的突然崩坏,可能是因发生了其它变故,未必需要金宋再次合力破阵。
偏有个邪恶的人抢先冷笑,而杨鞍正好站在他影子里:“鞍哥,吸取教训,别再中林阡计了!他和曹王府用这怎么死也死不掉的阵法,把山东兄弟们的红袄寨都快掏空了。”
“掏空……”杨鞍眉心全是优柔。
以李全性格,哪可能束手就擒?掀不起浪,便退而求其次,紧抱杨鞍这最后一根浮木,死咬林阡,确保自由。
看清楚这一点的石硅当然不会给李全自由,毫不犹豫以一个第三方主帅的身份对杨鞍建议:“鞍哥,我算看清楚了,李全此人颠倒黑白、合纵连横本事逆天,昨日正是他利用路成将我骗到阵前阻碍您。我错了!鞍哥,吸取教训,无论如何,先把李全灭了再说!”
“畜生,你说!是不是李全利用你!”闻言路政也怒喝,希望物证之外叠人证钉死李全,路成却仍然咬紧牙关。路成这般嘴硬,只因邵鸿渊示意,趁众人重心全在林阡,从他角度能立杀杨妙真。
“鞍哥……求您明辨……勿听小人谗言……”李全紧张得耳朵失聪,真没想到才出一招就被石硅抽回脸上,林阡都无需出手应战的……狼狈至极,哪敢再攻?好像是该服输了,偌大一个山东棋盘,全体红袄寨都站在林阡那边,此情此境,李全除了听见自己的砰砰心跳,好像还能听到彭义斌郝定说“支持盟王”,听到石硅说“支持主公,加入战斗”,一个接一个络绎不绝……
并不荡气回肠,只是献愁供恨,这些,都是我李全孜孜以求……
“去战!哥哥,妙真支持师父,愿往阵法一探!”当是时,杨妙真揽住杨鞍手臂,意欲对杨鞍摇摆的心态一锤定音。
局面一目了然,林阡压倒性胜利。当发现妙真口中连他的地位都没有、妙真眼里也只有对逐鹿林阡的天下的憧憬……李全心里的最后一束光都熄灭。
哈哈哈哈,十三翼当真逐一回归了,江星衍、杨妙真、石硅给刘二祖的预言画上了完美句点。深受打击的李全只感到雪上加霜,不由得仰天长笑,长笑当哭:世上怎就该有林阡,若没有他,我与妙真一个奇谋,一个险兵,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oj4df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南宋風煙路 林阡-第1817章 撞招不可怕,誰弱誰尷尬鑒賞-ybyub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不得不说第一回合是林阡最危险的时刻——才刚自残就被战狼的悍然剑气笼盖,他差点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命的代价。
后悔不迭:怎就被激怒甩出双刀?“层阶越高反而越不适合左右并用,意境越强的招就越容易打不准”,这现实,不该逃避更不该忘!
好在知错就改、打错重来、有的是机会……第二回合,林阡果断平心静气,忽略飙血,调整刀法、调匀内息,
虽然暂时还没抢回主导权,但要想对战狼的剑法水来土掩,对饮恨长刀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况且端正了心态之后,见招拆招也算得上一件赏心悦目事。
这一探寻,愈发爽快,只因林阡探寻到了战狼更为准确的真谛!哈哈,林阡笑起来,他先前以为:“如果没猜错的话,战狼最厉害的《悲回风》剑谱是被渊声打下悬崖后呕心沥血所创,因是以命铸就、所以极难破解……”现在才发现,原来他猜错了。悲回风是推动入魔之用的,而战狼落难自创后来被轩辕九烨捡到的宝,却是他苦思冥想着如何更高效地制约渊声入魔的……一“推动”一“制约”,完全相反,林阡当然猜错了。
杀破天下 吊脚楼
如今刚好纠正得出:悲回风之所以坚硬难破,是因其归属于天衍门“悲咒诸剑”,乃北冥老祖传授,是战狼的剑法根基!可能有人要疑惑问:降魔者为何要以这套坑害对手入魔的剑法为根基?天衍门给出的道理是这样的:当正气无法直接点化魔头时,只能靠正中掺邪,先同化和毒化魔头……
而在天衍门剑法中,紧承着“悲咒诸剑”的则是制约入魔的“梵音诸剑”,实战中两大剑法往往螺旋并进,一边毒化一边点化,双管齐下。这门道,就属轩辕九烨继承得最佳,无怪乎他做了新掌门人。
昔年战狼被打下悬崖九死一生,自创出的“水月通禅寂”“万里空中明”之类大多就是脱自于“梵音诸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初他人之将死,走了这个“还是制约入魔好”的极端,不料若干年后他大放异彩时又矫枉过正,去了“还是推动入魔好”的另一极端……在那个极端,“不得已在正中掺点邪”,就被误读成了“足以用善来掩蔽恶”!
战狼应是去年冬天在文县为了嫁祸林阡而屠城时就走偏了路,只不过当时他还有良知,知道他自己丧心病狂;但短刀谷之战杀害全部师兄弟后,战狼便完全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逻辑,丢弃了正常人类对善恶的全部认知:“我是帮他们解脱。”“他们有他们的道,便是殉我的道。”后来,兴许薛焕的楚狂刀还能偶尔扳回战狼的心境,令战狼夜深人静能猛然醒悟、手足无措?但薛焕现在被挪开了,战狼不再无措、满脸都是“无错”,错的不是我,是你们,竟去认林阡为唯一天命,可是他明明暴戾无道!天道早已残破,誓以林匪血补,哪怕由我奉陪,必当在所不惜!
林阡在入侵了战狼的思绪之后,意识到自己在他的世界观里早该被挫骨扬灰,难免倒吸了一口凉气:战狼,教我怎么救你?
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战狼,教我怎么救你。”为什么林阡想要救战狼?
斗破三千 寒武纪小虫
“湛卢剑的各大剑境都快被林阡探寻完了……”为什么要探寻战狼?
“林阡从未真正了解过战狼。”为什么要了解战狼?为什么要去猜测和纠正他的战史?
因为林阡在兵法群败给林陌之前,就听说过战狼为了移除薛焕、竟连金军危在旦夕也不顾、情绪完全失控的真实事件……那场“段薛不和”是林陌也没料到的插曲,不仅在当时对林阡起到了引君入瓮的妙用,也给了林阡有关未来无关战场的示警:如果薛大人不在,防战狼走火入魔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了。
忽然很想你
杉井 光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虾米蕾
于理,能者多劳,当仁不让,林阡武功是全天下唯一能碾压战狼的,如果连他都放任战狼入魔而不管,那谁还管?
于情,薛焕、轩辕九烨都是他知交好友。
然而,管不代表杀,林阡并不想剑冢里添一把血狼影的死灵,相反,他希望战狼活着,作为一个侠者。
为公,如果能把战狼从半魔渡成个佛,那也是造福天下苍生的,毕竟战狼是曹王的死忠,万一哪天蒙古或哪里冒出个新魔来,或者万一哪天林阡自己产生抗性成了魔,需要有武功绝顶的侠者留存,多多益善。
为私,段亦心默默付出了那么久,对他也就只有过一句留父亲一命的恳求。
但此刻,随着“涕泣交而凄凄”“思不眠以至曙”源源不断压迫而来,林阡觉得心里抑郁难受的同时,明确了战狼是一门心思推动自己想不开从而患得患失持续犯错……这么一来,要救战狼实在太一厢情愿,太难了!
不过,再难也不放弃,是他林阡贯彻始终的风格。
第三回合终至,林阡克服万难开始转守为攻,只要过了这一回合他就能将战狼强行镇压,但他还是想试试这一回合能不能随风潜入夜,
探陵计划 luanhao000
遂努力思索,到底要怎样才能消除战狼剑端不断往外冒的戾气。
“怎么消除戾气来着……‘上善若水’‘天地人’‘我佛慈悲’,还是……”林阡的脑速永远不及手速,脑子里还在想,刀已经打出来——也有可能是气氛恰到好处的缘故,饮恨刀鬼使神差地拈来了北冥老祖在大圣山教导轩辕九烨时林阡偷师的那一招——
理论上北冥老祖是战狼的师父,他的招法显然最适合消除战狼剑法的戾气!那招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林阡不太记得名字了,但对招式怎么耍实在是印象深刻。
强掠帝国

林阡坚定不移的相同三个回合里,战狼摇摆了感觉有大半辈子那么久。
从“林阡是不是魔?”“我能杀得了他?”“我若活下来却步他后尘?”的纠结之心,
到“不管林阡消极紊乱或是消极入魔都有利于我”的坚定之意,
到“怎么办,差口气,难道真要我先入魔?那我如何对得起师门,对得起前半生”的再度纠结……
三招末,截止时间到,才终于坚定决心:“反正我要自绝,横竖林阡必死,顺序先后而已”……
不再犹豫,祭出悲咒,剑端却本能螺旋着一圈梵音,非他所愿。前者推动入魔,后者制约入魔,两者的结合完全烙印到了战狼的血液里,以至于战狼虽然想走前者的极端,却还是在纠结凌乱的过程中,不经意间就把后者拖带着打了出来,那一剑的名字正是叫作……
罗睺!
“这一刀,好像叫……罗睺……”三招末,林阡正巧也终于想起来自己即将发出的妙招叫什么,
一怔色变,轰然巨响,他竟和对面战狼照镜一般,打出来别无两样的招式动作……
始料未及的撞招!
后面愣怔怔杵在那里的却是战狼,面如土色,心如死灰——
双刃相交,刀强剑弱,意境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战狼虽具毫不妥协之意,怎及林阡那永恒不灭之光!
撞招不可怕,谁弱谁尴尬。

岂止尴尬,奇耻大辱!天衍门罗睺剑法原是战狼的看家本领啊!
想找林阡破绽,结果自己的剑法被林阡一层层剥开、现学现卖,怕是连旁边残喘的范殿臣也看了个精光。
想除林阡魔性,结果林阡反朝自己打出这种除魔之招,明摆着是把自己当成个魔在处置。
想把林阡压迫成魔然后铲除,“吾发之,吾能收之”,可笑自己做不到,竟被林阡列入计划。可是林阡他凭什么来越俎代庖当除魔者,他也配与我并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倏然战狼厌恶起这样一个反常的居然犹豫不决这么久的自己,平素那个杀伐决断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段炼上哪去了!
不愿再被善恶拉扯,索性就把自己定性:我就做魔,你奈我何!
他这两剑相互螺旋,说到底,还是师门的框架束缚,师门是什么,迂腐就可抛!
悲咒梵音虽都是根,可梵音林阡也会,还比他打得更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战狼:悲咒才是彻彻底底的林阡克星。
当机立断,二剑弃一:“林匪,我先去!等你来!”
断舍离,这也是林阡提醒他的,“不需要”——不需要梵音拖后腿,只需悲咒即可使自己入魔,变强,随心所欲!
利己,也害林阡;此消彼长,必胜!